俄英間諜懸疑劇撲朔迷離︰制生權爭奪戰悄然開幕

來源︰“第一軍情”微信公眾號作者︰郭繼衛責任編輯︰喬夢
2018-03-31 11:07

劍-毒一體的“制生權”軍事革命

在以往的任何戰爭中,所有的軍事打擊手段都是以單個人體為最小攻擊單位的,甚至都是成批的消滅。生物科技則能夠以單個人體為最大攻擊單位 ,有選擇地攻擊單個人體的“幾分之幾”,如可對人類基因組30億個堿基之中的幾個予以封閉或剔除。

傳統武器效能的發揮取決于武器和人發生作用的多種可能性(致死、重傷、輕傷、未命中等),而現代生物科技用于作戰,可以把殺傷能力預置于武器之中。這好比子彈和藥片的區別︰一顆子彈可能產生各種預期或不可預期的效果;而一粒藥片,本身就包含了設計預期的生理變化。如果形成了可以跨距離攻擊的“藥片”會是怎樣?這就是現代生物科技與其他殺傷手段的本質區別——劍與毒的雙向功效,在這里珠聯璧合了,這也代表著“制生權”時代將以戰爭的生物觀思維搶佔爭奪新型安全領域。

一旦生物科技之劍武裝到戰神身上,將使軍事斗爭形態發生巨大變革︰

——人類對抗方式將發生大轉向。作戰過程中“力氣活”和“技術活”的比例,決定著戰爭的現代化水平。體力是有極限的,而在技術輔助之下,人的能力可以永無止境地提升。“劍、毒”合體意味著“攻、控”結合,在作戰中直接提升或剝奪作戰人員身心能力,非致命作戰將得到大量的技術性支持。千百年的暴力摧毀式的競毀戰爭將向著人類功能性狀被精確操控的競控戰爭轉變,以物理化學能為主體的機械信息化戰爭將轉換成為基于生物機理的生物-信息或生物-智能型戰爭。這為未來的軍事競爭開闢了另一個廣闊的發展空間。

——未來作戰樣式將發生大變化。既要針對敵方的“人群”,又要具體到“人體”。作戰的復雜性既體現在怎樣到達“人群”,更體現在何時到達“人體”、如何作用于 “人體”。基于“二元武器”原理,敵對雙方可能在平時就開展生物科技斗爭較量,破解對方基因信息,安插可供戰時攻擊的bug ,甚至削弱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生理層面的作戰能力,讓敵人在無硝煙、不流血甚至看不見、未察覺中被征服。

——戰爭攻防空間將發生大拓展。以往的戰場基本上都是可見的,戰斗勝負可以通過戰場軍隊力量消減對比來判斷。而將來的生物化戰爭在可見的戰場上之外,還有一個微觀世界的戰場。除了進行物理域、信息域、認知域作戰,還有一個“生物域”作戰空間。軍隊必須處理好“大小戰場”的關系,才能取得戰爭的制勝優勢,即通過對敵方作戰人員實施微觀層次的操控來破壞其宏觀上的作戰能力,“小戰場”“微戰場 ”“預戰場”的勝利決定著“大戰場”的勝利。

(作者為陸軍軍醫大學研究生院院長,博士生導師。他在國內外首次提出的制生權理論,曾在國際上引起廣泛關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