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斗民族的這道獨特景觀,為何能遍布整個俄羅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先義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4-03 00:28

從俄羅斯歸來,如果有人問我,俄羅斯給你印象最深的是什麼?我幾乎會不假思索地回答︰除了高聳雲天的那數不清的東正教教堂,除了那廣袤的白樺林,除了奔騰不息的河流和無際的草原,讓我永遠存留記憶的還是遍布于整個俄羅斯城鎮的那些英雄和精英的雕像,以及與這些雕像相應的一個戰斗民族的血性精神。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俄羅斯歸來說英雄

■陳先義

從俄羅斯歸來,如果有人問我,俄羅斯給你印象最深的是什麼?我幾乎會不假思索地回答︰除了高聳雲天的那數不清的東正教教堂,除了那廣袤的白樺林,除了奔騰不息的河流和無際的草原,讓我永遠存留記憶的還是遍布于整個俄羅斯城鎮的那些英雄和精英的雕像,以及與這些雕像相應的一個戰斗民族的血性精神。

在俄羅斯的大街小巷,雕像似乎成為城市一道獨特的景觀。凡是為民族作出貢獻的軍事家、政治家、作家、藝術家、科學家,包括普通士兵和平民,只要為國家贏得過榮耀,都有聳立的雕像加以紀念。它像一座城市的地標,展示的是一座城市的歷史;它更像一張名片,透過一個人物向人們敘說著一座城市的光榮與輝煌。

正是通過這些雕像,我們在俄羅斯一睹大批杰出人物的風采,像領袖列寧、斯大林,像作家列夫•托爾斯泰、阿•托爾斯泰、肖洛霍夫、普希金、果戈里、奧斯特洛夫斯基、高爾基、契訶夫等,以及像俄羅斯航空之父茹科夫斯基、實驗物理奠基人斯托列托夫、化學家門捷列夫等大批科學家,都可以看到他們各具特色的雕像。當然更多的雕像內容還是對開國元勛以及軍事家和英雄的贊頌,比如蘇沃洛夫、庫圖佐夫、朱可夫,以及像卓婭、舒拉那樣的大批士兵和平民英雄。站在這樣杰出人物的雕像面前,除了肅然起敬,更有一種英雄的情結在胸中孕育升騰,這是一個民族的驕傲,這是屬于國家的光榮。人民用雕像來紀念他們的英雄,是對英雄主義精神的張揚。

在莫斯科紅場上,一座騎馬的將軍的雕像高高聳立,格外醒目。他就是著名的軍事家朱可夫。這位在“二戰”中獲得卓越功勛的元帥,是當時蘇聯媒體公認的軍神。德軍稱為天下無敵的戰將曼斯泰因、隆美爾等,最終都成為他手下敗將。當時在蘇聯也只有兩個人曾經4次獲得“蘇聯英雄”的稱號,朱可夫就是其中之一。沒有他的卓越指揮,衛國戰爭的歷史可能會改寫。

行走在莫斯科河岸,可以遠遠看見彼得大帝的雕像聳立在一座戰艦樣的建築上。這就像莫斯科的地標一樣讓人們過目不忘。當17世紀末歐洲完成文藝復興宗教改革時,俄羅斯還處于農奴社會,正是彼得大帝的上台以及他推行的科技、軍事、政治、經濟等全方位改革的方略,把貧弱的俄羅斯帶到了歐洲同等水平。他拓疆開土,勵精圖治,使俄羅斯擁有遼闊的土地,奪得通向波羅的海的出海口。所以,關于他的雕塑,幾乎遍布整個俄羅斯。

庫圖佐夫的雕塑更是聖彼得堡的一大景觀。正是這位將軍的出色指揮,俄羅斯部隊打敗了不可一世的拿破侖,使俄羅斯得到“一個國家挽救整個歐洲”的贊譽。

這些杰出人物的雕像,引發的是每個俄羅斯人的自豪和激情,這或許正是俄羅斯作為一個戰斗民族的成長基因。血性精神的培養,民族性格的孕育,需要一種氛圍,俄羅斯極其看重這樣一種氛圍。所有到過俄羅斯的人,都會被一些到烈士墓和英雄雕像前獻花的新婚夫婦所感染,就像中國青年新婚拜天拜地拜父母一樣,俄羅斯人首先要拜的是英雄和先烈,這成為俄羅斯的一種民俗。多年來,不管俄羅斯政權怎樣更迭,不管誰來當總統,這種民俗從來沒有改變過。正是這種傳承,使俄羅斯人有一種不甘屈服的民族性格。

如今,雖然俄羅斯經濟依然在西方制裁的聲浪中在慢車道上緩慢而行,甚至顯得十分艱難,但俄羅斯戰斗民族的英雄主義情結從來沒有散去。不久前,34歲的俄羅斯空軍少校羅曼•菲利波夫在敘利亞戰場的犧牲,在俄羅斯引發巨大轟動。這位被稱為“俄羅斯的中國王成”式的英雄,在敵人將他團團包圍時,斷然引爆手榴彈與恐怖分子同歸于盡。俄民眾以各種形式自發舉行對這位英雄的悼念。事後,總統普京簽署命令,在英雄的家鄉為其舉行隆重的葬禮。值得一提的是,在敘利亞,俄羅斯軍人類似的壯舉已經不是第一次。

每當紀念日來臨,老兵們都會穿上舊戎裝,帶上軍功章,在各地舉行紀念活動,民眾都會熱心參加。那天走在聖彼得堡街頭,我們看到,老兵們開著英雄車飛一樣從身邊閃過。我問警察為什麼不管一管,警察聳聳肩,哈哈大笑說︰“今天是英雄節,此刻聖彼得堡屬于他們,我們的城市因為他們而光榮。”這種做法是否可取另當別論,但是,透過這樣一件小事,我們看到了俄羅斯對英雄的敬仰、對那些為捍衛國家主權而曾有過特別貢獻的人的尊重,是一種出于民族自覺的呵護和尊敬。這恰恰是需要我們認真學習和深入研究的。

中華民族歷史上不乏英雄,從古代的岳飛、文天祥、戚繼光、衛青、霍去病,到當代的黃繼光、邱少雲、董存瑞,更有那些為民族統一作出巨大貢獻的歷代偉人、數不清的英雄豪杰,都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我們應該倍加珍惜。然而今天,每當看到一些城市廣場上那些四六不著調的雕塑時,每當看到與一個城市文化和歷史毫不相干的所謂現代派藝術時,總有一種難言之隱。這樣以時尚名義割斷歷史和民族文化的行為,更像是一種文化公害。至于那些惡搞英雄、丑化先賢、誹謗領袖的種種行為,則已經完全超出了道德底線,這是全社會都應該倍加警惕的。

從俄羅斯歸來,一種思考久久地在腦海縈繞,那就是捍衛英雄、弘揚英雄主義精神,我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路正長,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有一種傳承英雄基因的文化自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