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黃大年到鐘揚的時代啟示|書寫新時代奮斗者的答卷

來源︰新華社作者︰陳芳 吳晶 陳聰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01 09:40

新華社北京5月1日電

書寫新時代奮斗者的答卷——從黃大年到鐘揚的時代啟示

新華社記者陳芳、吳晶、陳聰

有了大寫的人,才有大寫的國。

近些年來,兩個中國科學家的名字被人們廣為傳頌。

黃大年——地球物理學家,吉林大學教授,在毅然歸國後的7年里,推動中國深部地球探測技術實現跨代飛躍;

鐘揚——植物學家,復旦大學教授,在生命的最後16年,扎根青藏高原,帶領團隊收集4000萬顆種子,盤點了世界屋脊的生物“家底”。

從白山松江到雪域高原,他們並不熟識卻精神相通。他們的身後,是千千萬萬“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知識分子,以忠誠和奮斗書寫著新時代的精彩答卷。

生命,為祖國澎湃——從黃大年到鐘揚,一個個當代知識分子傳承前輩精神,以愛國之情、報國之志、卓越之才寫下奮斗者的答卷

黃大年與鐘揚,似乎有著不解之緣。

2017年9月24日23時38分,復旦大學研究生院,鐘揚就黨支部會議議題征求院領導意見,在微信群里“圈”了所有人︰“我們何不在26號下午花一個小時開個會,講講黃大年呢?”

此時,距離黃大年去世,已有8個多月。而就在微信留言幾個小時之後,鐘揚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出差途中不幸遭遇車禍,53歲的生命戛然而止。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種力量,牽引著這兩位奮斗者的生命。

他們有同樣的夢想,都為之“惜時不惜命”;他們有同樣的使命,都為之“如痴如狂”;當他們身體發出最後預警時,他們想到的不是休息,而是干事拼搏的加速度……

復旦大學研究生院辦公室工作人員說,那時提起黃大年,鐘院長時常感到惋惜,可他一面說著,一面仍然堅持進藏。

整整16年,每年100多天,行程超過50萬公里;十多種高原反應,鐘揚樣樣都有,但他為了填補國家植物基因圖譜中的那片空白,16年如一日穿梭在青藏高原的千溝萬壑。

一次,高原野外采樣途中,九座越野車上,學生們在前座上顛簸得受不了,瞧見躺在後座一堆行李上的鐘老師卻睡得正香,心里覺得“行李座”或許會好受些,鬧著和鐘老師換座位。

換座後,沒過十分鐘,兩個女學生吐得翻江倒海︰“這哪兒是人睡的地方啊!”

“鐘老師!他怎麼能……整整十六年啊,他怎麼受得了!”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畢業生朱彬回憶起當年的點點滴滴,泣不成聲。

要知道,即便是西藏當地人,由于高原缺氧,往往要睡夠八九個小時才能有精神工作,可鐘揚卻說︰“我在這里能睡四個小時,已經很奢侈了……”

2015年,鐘揚生了一場大病,別人都以為他出院後會“有所收斂”,沒想到他卻“變本加厲”。在挑戰生理極限的高原野外考察中,往往是凌晨時分在上海工作,當天深夜又在海拔4000米的拉薩工作到又一個凌晨,學生們送他一個外號“鐘大膽”。

鐘揚曾說︰“高原反應的危害要5到10年後才顯現,我有一種緊迫感,希望老天再給我10年時間,讓我把高原種子和西藏的工作繼續做下去。”

拿命換科研,這是何等痴狂!

2016年6月28日,北京青龍橋,中國地質科學院地球深部探測中心。

黃大年作為首席科學家主持的“地球深部探測關鍵儀器裝備項目”在這一天通過評審驗收。這意味著,中國重型探測裝備技術研發實現了彎道超車、跨代飛躍!

而就在一天前,黃大年突然暈倒在辦公室。為了準備這次評審,他已經帶著團隊熬了將近3個通宵,醒來第一句話卻是告訴秘書王郁涵“不許跟別人說”。

許多人不理解,可黃大年的摯友、著名科學家施一公理解他︰“大年是一個具有強烈的報國理想和報國沖動的人。他深知我們的科研與外界的差距,他懼怕我們的動作稍微慢一點,我們的國家就會趕不上。”

許多人不理解,可鐘揚的妻子張曉艷理解他︰“從我認識他的那一刻,就知道他為科學而生,為事業而生,為理想而生。他的人生,屬于科學,屬于國家,屬于人類。”

同樣的愛國之情、同樣的報國之志、同樣的卓越之才。他們心中想的都是祖國、是事業,而唯獨沒有自己。

“看到他,你會知道怎樣才能一生無悔,什麼才能稱之為中國脊梁。當你面臨同樣選擇時,你是否會像他那樣,義無反顧?”

這是黃大年曾在朋友圈提出的“黃大年之問”,是他向自己的偶像、“兩彈元勛”鄧稼先的仰望致敬,更是一代愛國科學家捧出的赤子之心。

追溯黃大年和鐘揚的生命軌跡,探詢他們的人生理想,我們看到了新中國一代代知識分子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為民族復興而奮斗的精神譜系。

穿越歷史的星空,他們如此相似。

錢學森——1955年,沖破重重阻力離開美國,投身到新中國建設的熱潮中,用7年時間實現了中國導彈從仿制到自行研制的飛躍,卻一直不願接受“導彈之父”或“航天之父”的稱呼。他曾說,航天是一項大規模的科學技術事業,成就應歸功于集體。

鄧稼先——26歲,在拿到美國博士學位的第九天,回到了一窮二白的中國;34歲,他用3個“不能說”告訴妻子工作的變動,從此,消失整整28年,回來的時候,已是一個直腸癌晚期的病人;彌留之際,他仍囑咐要在尖端武器研發方面努力,“不要讓人家把我們落得太遠……”

羅健夫——微電子領域著名科學家,先後研制出我國第一台“圖形發生器”“Ⅱ型圖形發生器”,為航天事業作出突出貢獻,47歲英年早逝,被稱為“中國式保爾”;

蔣築英——用生命中最後近20年時光填補了光學鏡頭像質評價領域的空白,去世時年僅44歲,但其光學傳遞函數學科成果已在航空航天、地面測控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從無到有,從弱到強,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時空中,閃耀著一代代科學家奮力前行的奪目光芒。

從“東方紅”躍然于世到“墨子號”飛向太空,再到“復興號”風馳電掣、C919大飛機劃過長空……正是一代代科學家以“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情懷投身國家發展偉大事業,挺起了中華民族傲然屹立于世界東方的自信脊梁,綻放出蕩氣回腸、感天動地的精神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