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黨97周年|致富路上,書記帶咱向前走

來源︰新華社作者︰李驚亞、王大千、向志強、劉洪明、楊穩璽、張欽責任編輯︰楊帆
2018-07-02 18:07

致富路上,書記帶咱向前走

有一種責任,一經扛起,再難放下。

在中國廣袤農村,許多基層黨支部書記以先鋒戰士之勢,決戰脫貧攻堅“最後一公里”,成為基層黨組織的“主心骨”、群眾的“貼心人”。他們滿懷對腳下這片土地的摯愛,無怨無悔地奉獻。

辦好“最大事”贏得民心

近日,記者來到寧夏固原市原州區彭堡鎮姚磨村。村黨支部書記姚選正在蔬菜大棚忙乎。

村里種了8000多畝冷涼蔬菜,有西藍花、菜心、冬瓜等10余種作物。這些年,在姚選帶領下,村里實行土地流轉,成立農業合作社,圍繞冷涼蔬菜做文章,形成了從育苗、冷庫儲藏到包裝箱制作等多個領域的產業鏈,2014年實現了整村脫貧,2017年全村人均純收入達1.45萬元。

姚選不只有想法,身上更有一股闖勁,他認定的事情會想方設法干成、干好。村干部王元明說︰“群眾對干部的信任不是憑空來的,必須把工作落到實處,要心系大伙兒。”

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青珍鄉青珍村,位于青藏高原三江源區腹地,高寒缺氧、災害性天氣頻發,生產生活條件十分艱苦。

讓群眾過上好日子,是青珍村黨支部書記普華心里最大的事。

2015年,立足三江源地區生態保護的實際,青海省持續推進生態畜牧業建設調結構。普華苦口婆心地動員牧民將草場流轉,入股成立生態畜牧業合作社。

“早上霧還沒有散去,普華書記就趕到牧民家為犛牛佩戴耳標並做好拍照、登記、編號等工作。晚上,他還拉著畜牧業專家在村委會談項目、說產業。”合作社牧民羅達說。

青珍村生態畜牧業合作社不斷壯大,入股人員達到130戶562人,飼草種植面積2000畝,2017年底分紅,戶均收益近7000元。村里還完成了19套易地扶貧搬遷房建設,修建了村文化服務中心、兩座蔬菜大棚和16公里的村級標準化公路。

高產的草地提高了載畜能力,四季如春的暖棚突破了畜牧業的季節性產量限制,牧民可以不用在“冬窩子”和“夏窩子”之間辛苦轉場,老人婦女守在家門口剪羊毛、擠犛牛奶賺錢……有了普華這樣的主心骨、領頭人,村民信心滿滿。

心連心 手把手

西藏山南市隆子縣隆子鎮扎果村有一支遠近聞名的農牧民施工隊,成為村民脫貧致富“排頭兵”。18年前,大巴珠創立了建築施工隊。

“是黨把我從什麼都不懂的普通老百姓培養成一名共產黨員,沒有鄉親們支持,沒有藏漢民族團結,就沒有我的一切。”大巴珠說。

大巴珠在拉薩、山南、日喀則等地從事過工地上的搬運工、技術協助員等建築工作,積累了施工經驗和良好人脈。2000年後,他開始組織扎果青壯年承包建築工地零活。2013年,農牧民施工隊黨支部成立,他擔任支部書記。

施工隊越干越大,于2016年成立了山南市永創發展建設有限公司,下轄企業包括扎果村農牧民施工隊、扎果村砂石廠等。施工隊員工人均年工資2.5萬元,扎果村全村人均純收入超萬元。

隆子鎮黨委書記巴桑次仁說︰“大巴珠致富不忘鄉親,是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和致富帶頭人。”

在甘肅省舟曲縣貧困村——東山鎮謝家村,也有這樣一位帶頭人,他叫謝村選,靠養雞致富,成為遠近聞名的“雞司令”。2016年,在群眾的熱切期盼中,謝村選被推選為村黨支部書記。

沒資金,他幫助聯系貸款,每年為合作社社員和貧困戶免費發放土雞苗;沒技術,他上門提供圈舍修建、飼料加工、疫病防治和養殖技術指導服務;沒經驗,他從雞的品種到飼養,從防疫到科學喂養,到市場銷售,手把手幫忙……

在他的帶領下,僅兩年時間,全村入社農戶達98戶,養雞總數達20多萬只,實現入社農戶年增收達2400元以上,土雞養殖成為全村脫貧的“金產業”。

“為家付出,無怨無悔”

從1990年第一次被選為村干部至今,廣西田陽縣那滿鎮新立村黨總支部書記羅朝陽在村里一干就是28年。

“一次,我走訪調查,看見有個山村只有孤零零的一座房子,一個79歲的老太太一個人坐在門口,旁邊有只貓,孩子都在外務工。當時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這些群眾搬出去。”羅朝陽說。

在他的爭取下,移民搬遷點“廣新家園”2014年竣工,新立村和鄰村的100多戶群眾陸續搬出了石山。

新立村曾經以種植甘蔗、紅薯、玉米、黃豆等傳統作物為主,2012年開始,羅朝陽帶領全村推進產業結構調整,通過開展土地流轉引進大企業,發展芒果、香蕉、火龍果等水果規模化種植。

村民陸忠和曾反對土地流轉,現在,他每年可以拿1萬多元的土地流轉金。從土地上“解放”出來後,他跑起了運輸,日子越來越好。

“組織、群眾信任我,我就要盡心盡力為他們做事。”羅朝陽說。

走進貴州安順市西秀區雙堡鎮大壩村,只見一排排獨棟三層小洋樓,寬敞明亮的鄉村柏油路,還有金刺梨種植基地、螞蚱養殖基地、貴州大興延年果酒有限公司……

過去,這里很窮。1996年,28歲的陳大興擔任大壩村黨支部書記,帶領村民們種烤煙、種中藥材、育樹苗、養牛,試圖走出一條致富路,但並不順利。

2011年,陳大興試種的30畝金刺梨大豐收,批發商願意出價近200萬元收購。但他不賣,搞了個金刺梨觀摩會,還把育的苗免費送給鄉親種。他說︰“要富大家一起富。”3年時間,陳大興帶領村民光育苗就賣了上千萬元。

找準了發展路子,大壩村產業蒸蒸日上。到2017年底,全村人均年收入超過1.2萬元,村集體固定資產規模過億元,村集體經濟累計1200余萬元。

彝族村民王順珍將4畝土地入股金刺梨合作社,和丈夫在產業基地務工,一年收入6萬多元,“沒有陳支書我們過不上這樣的好生活。”

“大家小家都是一個家,為家付出,我無怨無悔。”陳大興說。

(新華社北京7月2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