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院士寫在東北的故事︰信念、堅守、奉獻

來源︰新華社作者︰郎秋紅 孟含琪責任編輯︰王俊
2018-09-11 18:54

信念、堅守、奉獻

——三代院士寫在東北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郎秋紅、孟含琪

1952年,北京,時任中央教育部副部長曾昭掄正與愛徒談心,希望他到東北人民大學(吉林大學前身)去創辦化學系。此時距他從美國回到北京大學任教剛剛兩年。愛徒毫不猶豫,“我服從組織分配”。這一去,就是30多年。

同年10月中旬,還有一位20歲的年輕人,從溫暖繁華的黃浦江畔啟程。他坐了兩天一夜的火車,然後又轉乘馬車,一路向北……從此就是一生。

若干年後,不斷有學校開出優厚條件,邀請吉林大學化學學院女院士去南方工作。她委婉地說,“我听老師的”。直到今天,她還和她的老師一道,留在東北,留在吉林大學。

他們是唐敖慶、徐如人、于吉紅。三代院士,听從祖國召喚,師生接力、薪火相傳,把人生中最美的年華奉獻給了祖國的科研和教育事業,在遙遠的東北寫下一段動人故事。

信念——國家需要就是我的選擇

1950年,新中國成立伊始,百廢待興。

在美國一位化學泰斗家中,師生展開一場傾心長談。

“我對貴國目前的落後情況確信不疑。你若回到那里,繼續從事科學研究是相當困難的。”導師哈弗爾德說。

“我知道我的祖國滿目瘡痍,但您知道,一個愛國者是不會嫌棄他的祖國的。”

就這樣,中國青年義無反顧,漂洋過海,回到亟待建設的祖國。兩年後,他又前往東北人民大學,與物理化學家蔡鎦生等人合作,白手起家創建了化學系。

他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唐敖慶,中國現代理論化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中國量子化學之父”。

“當時唐老師是教授,我是助教,我們感情很好。他帶領我們很快構建了化學學科的宏偉藍圖,還為我們這些年輕教師上基礎化學課,夯實我們的基礎。我等于是重新讀了一次大學。”無機化學家、中科院院士、吉林大學化學學院教授徐如人雖未直接師承唐敖慶,但是一生都尊其為老師。

徐如人是浙江人,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畢業時他參與了華東地區學生分配工作,本來是有機會留在更好的地方工作,但他響應國家號召,把自己分配到了東北。

當時東北和現在完全不一樣,買蔬菜都很困難,冬天特別漫長。許多南方學子來東北一兩年後就走了,而徐如人在這里堅守了一生。2017年,他和夫人又捐出畢生積蓄500萬元用作化學學院優秀學子的獎學金。

“之前有很多南方學校聘請徐先生去,但他都沒有同意,他始終將國家給他的安排放在第一位,就是建設東北。”徐如人的學生、中科院院士于吉紅說。作為國際分子篩領域冉冉升起的新星,于吉紅本來有更多的選擇,但是在老師的影響下,她婉拒了更高的薪酬,更好的生活條件,堅持留在吉林大學和老師一起奮斗。

堅守——科研工作在哪里搞不重要,重要的是敢為人先

如今在吉林大學化學學院,國內化學界大咖雲集,實驗設備堪稱國內一流。但是無論新生還是畢業生,常常會返回老校區的理化樓,摸摸那里的磚瓦,觸摸一種精神的力量……

在建系的艱苦年代,化學系可謂是一窮二白,唐敖慶、徐如人以及孫家鐘院士、沈家驄院士等人只能因陋就簡。他們圍著的是一張像賣肉案板似的實驗台,加熱用的是廢舊墨水瓶改做的酒精燈……

在如此簡陋的條件下,唐敖慶作為開拓者創建了我國量子化學學派,兩次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並與錢學森、王大珩等科學家一樣,成為新中國首批世界級的學者。

“科研工作在哪里搞不重要,重要的是無中生有,敢為天下先。”耳濡目染,徐如人對于科研也有一種勇于踫硬的拼勁。他認為做科研就要瞄準兩個方向,一是前沿科技,另一個就是國家需要。20世紀80年代,我國石油工業發展所需的分子篩催化劑大量依靠進口,于是,他將分子篩確立為自己研究的方向。

當時,我國在這一領域的基礎研究還是空白。為了了解世界前沿動態,他整天抱著英文詞典,查閱大量英文文獻……幾個月下來,僅筆記就做了厚厚的5本,在實驗室一待就是半夜……最終成功解決了我國煉油行業的導向劑易膠凝、生產經常中斷的關鍵性難題。

徐如人說,搞物理研究,還可能靠腦子好出成果,但是搞化學研究,就是靠笨功夫,要坐住冷板凳。他的科學精神深深影響了學生于吉紅等人。

1998年,于吉紅博士後出站後回到吉林大學,和老師一起研究定向合成。傳統的無機合成好像炒菜,炒出什麼算什麼;定向合成則是理性地、有目的地去合成。很多人都說這是不可能實現的技術。

他們用了“最笨”的方法,帶領學生,找遍近50年的文獻逐篇查閱,分析比對,建立數據庫。一年年過去了,身邊不斷有人發表論文,爭取到各種各樣的項目,師生二人卻心無旁騖。5年後,他們終于成功開發了分子篩定向合成的方法,將功能無機晶體材料的設計定向合成研究帶入世界領先水平。

奉獻——好的科學家也應是教育家

吉林大學化學學院有一道獨特的風景,老師上課不拿講義,不看講稿。這個傳統始自于老校長唐敖慶。

2000多度的高度近視,讓唐敖慶上課時看不清黑板。于是,從學生時代起,他便練就博聞強記的本領,成串的公式、定理完全靠記憶再現。2008年唐敖慶逝世,但他的“唐氏講課法”流傳至今。

化學學院還有一個傳統,無論多麼牛的專家教授,都會給本科生講課。在化學學院的課堂上,教材的作者可能就是眼前上課的老師;實驗室隨時看到的一位指導學生的教師,可能就是國家“千人計劃”特聘教授;院士的辦公室是敞開的,有問題可以推門就進……

教書育人,甘為人梯,在吉林大學已形成一種氛圍。建系初期的艱苦歲月,唐敖慶和徐如人先後承擔十幾門課,沒有教材,就自己編寫,連非化學系的學生都听得津津有味……

今天,身為中科院院士的于吉紅仍在給本科生上課,講授國際上最前沿、最新的研究進展。氣質好、學問好、講課好,化學學院的學生,無一不被她“圈粉”。

“徐先生經常講,一個好的科學家也應該是一個好的教育家。”于吉紅說。

過去,吉林大學化學學院的高材生畢業後往往要往外跑,出國深造。現在,很多人紛紛選擇留下來,因為化學界頂尖的“牛人”就在身邊。

“從當年建系時不足百人到如今桃李天下,化學學科成功入選國家一流學科建設行列,是唐敖慶、徐如人、于吉紅等幾代師生共同奮斗的結果。”吉林大學黨委書記楊振斌說。

70多年前,在美求學的唐敖慶,冒著眼楮失明的危險在3年里同時主修化學和數學兩門專業課。因為國家太落後,不允許他按部就班……

今年的9月17日,以于吉紅為學術委員會主任的吉林大學未來科學論壇將吸引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哈特穆特•米歇爾等一批世界頂尖的科學家來參加。

心有大我,至誠報國。三代院士的故事,將在東北展開新的篇章。

(新華社長春9月11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