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編輯特戰旅當兵蹲連一個月︰體會到“練唄”兩字意味著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莞梅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9-12 04:29

不久前,解放軍報新任編輯李莞梅到陸軍某特戰旅當兵蹲連一個月。那一個月,她從一個個戰士的眼楮里讀懂了進取、奉獻和堅守,請看她的當兵體會。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跨越重重關隘,去看星辰大海

■解放軍報記者 李莞梅

過居庸關、越八達嶺,陸軍某特戰旅的野外駐訓地便出現在巍巍山巒間。一抬頭,雲遮霧罩中一條騰躍的“巨龍”,那便是長城。

長城腳下的特種部隊,于我而言,處處是過不去的關隘。這第一關,便是體能。第一次3公里跑,長年久坐不動的我,跑了不到100米就開始喘粗氣。後面的2000多米,我是在班長陳燁的陪伴和鼓勵下,像離水的魚一樣氣喘吁吁,以龜速“走”完的。

“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這句在部隊代代相傳的話,陳燁班長也同樣教給了我。而上等兵郭東霞的故事,“扶”起了我這個新下連的“阿斗”。

剛到女兵連,我便注意到六小隊的帳篷前有兩塊石頭,分別畫著竹和梅,給單調的院子平添不少雅趣。畫手是一個名叫郭東霞的姑娘,大家都叫她“小花”,因為她總是笑得跟花一樣燦爛。據說,小花大學學的專業是美術,出板報是一把好手,訓練卻有些跟不上,爬大繩甚至需要5分鐘。

然而,當我見到她時,她已經可以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著我這個45公斤重的大活人進行折返跑了。此時的她,爬大繩只需15秒。我看著這個體格跟我差不多的姑娘,驚問她是怎麼做到的。她笑著說︰“練唄!”

親歷其中,方才體會到這兩個字意味著什麼︰射擊不到45環的,一遍遍接著練,練到眼楮視物模糊;投彈不及格的,一次次接著投,投到胳膊疼得抬不起來;沿陡坡沖100多米的山路,說沖八回就一回也不能少,沖得雙膝發軟……

“可以慢,但不可以停。”這是我第一次跑3公里時,班長陳燁對我提的要求。這意味著,無論有多大的困難,都要想辦法克服,永遠保持進取的姿態,向更高更遠的前方進發。縱然面前有重重關隘,而對這些奮發向上、積極進取的姑娘們來說,她們的未來,也必是璀璨星辰、無邊大海。

但也許,不是每一個人都向往遙遠都市的星辰大海。

士官閆星星,畢業于河北大學,是全旅的攝影“扛把子”,也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的會員。

攝影是個苦差事,天天扛著“長槍短炮”到處跑。如果去地方,像他這樣的優秀攝影師可以有不錯的出路和收入,然而他在部隊這一方熱土上一待就是8年。8年來,他風雨無阻,忠實地記錄下戰友們成長的一個個瞬間,但出于保密,其中只有少部分能夠發表。很多時候,他只能一個人在夜深人靜時,默默點開一個又一個文件夾,自己做自己的觀眾。

“為什麼不離開呢?”我忍不住問。

閆星星笑了笑,淡淡地說︰“人各有志唄。”

閆星星的“志”,是那個自小萌發的從軍夢。任漫天的星辰閃耀,他始終堅定地走在來時的路上,初心不改。而他淡淡的微笑里,仿佛有星辰般的光芒。

又是一年離別時。陳燁和她的戰友們早早掰著指頭算,有多少人將要離開,又會有幾個新兵進來,常常算著算著,氣氛便低沉下來。

“我希望,那些夏天,就像星星一樣永恆。將要離開的,都是不舍和懷念。”喜愛民謠的陳燁,時常如是低聲吟唱。

她不想離開。今年中士服役期將滿的她,已決定申請晉升上士。她說,她要像《士兵突擊》里的許三多堅守“鋼七連”一樣,堅守著她的連隊。在這崇山環繞的火熱軍營中,自有她的星辰大海。

進取,奉獻,堅守。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月,但我對這個可愛又可敬的集體,似共同經歷了許多,自然生出一種此生不斷的共鳴。

當我回到單位,發現3公里于我而言已不再是難事。經過一個月艱苦卻未曾放棄的訓練,不知何時起,我已有了更厚實的肩膀、更有力的步伐和更堅強的心志。跨越重重關隘,我也能像他們一樣,扛起自己的使命,去領略那星辰的光輝、大海的浩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