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王繼才式的戍邊人——扎根東海深處的海防兵

來源︰中國之聲作者︰朱曉沖 魯航 沈兵武責任編輯︰焦國慶
2018-10-10 22:36

【播】花鳥島位于浙江舟山群島的最東北端,面積僅有3.28平方公里,小島雖然名為花鳥島,但就在幾年前,島上既無花也無鳥,環境惡劣,被形象地稱為“風的王國、霧的家鄉、雨的溫床”。央廣記者近日乘船來到這里,找尋一位堅守海島11年的老兵-王偉。請听記者朱曉沖、魯航、沈兵武采制的報道《扎根東海深處的海防兵》。

【海浪聲】

經過近4個小時的海上顛簸,花鳥島在雨霧里逐漸變得清晰起來,遠遠望去,島上花草叢生,沒有見到傳說中無花也無鳥的景象,當地人告訴記者,經過近幾年的建設發展,小島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東海勁旅向前進歌曲】

走進花鳥島哨所,“千島第一哨”幾個字映入眼簾,身穿迷彩服的老兵王偉正在執勤站崗,黝黑的臉上,那雙炯炯有神的眼楮緊緊盯著海平面遠方,一刻也不敢松懈。

“我是07年7月份到的這個花鳥,現在主要的工作任務就是負責花鳥的陣地庫安全,包括站崗執勤這一塊。”

王偉2003年12月入伍,在泗礁島當了兩年步兵後,考入南京國際關系學院兩棲偵察專業,畢業後分配到花鳥島。

“泗礁島屬于一個本島還是比較大的,到了南京那更繁華,然後再從南京一下子到花鳥島的這個落差還是比較大。”

王偉剛上花鳥島時,島上還沒有海水淡化設備,喝的都是存在坑道里的雨水。海島環境終年潮濕,冬天在崗樓里執勤寒風刺骨,夏天潮濕悶熱,由于長期生活在這種環境中,現在每到陰雨天,王偉的膝蓋就會有一種酸痛感。

“在我們哨所當過兵的,基本上都會有關節炎,因為這里面太潮濕了。今年4月份開始起,我們這個哨所的這個地面就沒有干過,一踩就是一個腳印,官兵洗完了衣服曬到曬衣房里,基本上十天半個月都沒有干過,大家都穿著有有潮氣的衣服進行工作。冬天值班執勤的時候,因為我們崗樓是有窗戶的,如果說你關著窗戶,會影響你的判斷,你打開窗戶,那兩個窗戶一對吹,如果說你不戴手套容易出現凍瘡。”

花鳥島距離公海僅12海里,經常會有大型商貨船或外籍船只經過,地理位置重要,王偉和他戰友們的任務就是晝夜監測海域和空域,對雷達站未監測到的死角進行補盲執勤。

“零幾年的時候,在我們的東北方向,有兩艘美國的驅逐艦,當時上面是沒有什麼任務,包括沒有通知下來的,然後我們發現了,我們24小時的盯著那兩艘船,最後確定了它是要去上海訪問的,我們才把這個目標給它脫離。”

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和孤獨的守島生活,王偉無怨無悔,這一守就是十一年,王偉也因此練就了僅憑耳朵听船的霧號聲,就能辨別船的方向、噸位的看家本領。

“靠我自己的經驗多去听多去判斷,如果說再發出來霧號聲,什麼船發出霧號聲,在哪個方位,我都要去證實那個船是什麼船,什麼類型,然後再經過一點點的積累,包括這個一點點的判斷,然後才能練出這個本本事來吧。”

入伍以來,王偉先後榮立個人三等功4次,被評為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三等獎1次,在原浙江省軍區、舟山警備區軍事訓練比武競賽中先後共取得五金三銀一銅的優異成績,被原警備區評為海防青年標兵、優秀共產黨員。東部戰區陸軍某海防連連長鄭競超

“王偉同志注重個人的學習提高,利用課余時間積極學習黨的先進理論和習主席強軍思想,並將自己的學習體會傳導給自己身邊的戰友,在日常的訓練當中勇于爭先,在上半年旅組織的建制連考核當中,各項課目都名列前茅。”

近些年,花鳥島的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連隊的硬件條件也越來越好,不僅建成了健身室、娛樂室,還給哨所營房加裝了隔熱板,王偉說,他已經在這里守了11年,早已把花鳥島當成了自己的家,只要組織需要,他願意一直守下去。

“有很多次領導說,就包包括整編以後,領導說要不要去這個本島啊,或者是去這個更大的島上。我說我還是感覺在這里,才能體現出我的價值,我要堅守在這里。”

【音樂起】

“我叫王偉,今年三十四歲,現在是東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的一名通信班長。風的故鄉,霧的搖籃,是花鳥島的真實寫照,但對于我們小島官兵來說,以花鳥風大霧大戰士胸懷更大,哨所坡陡山高官兵志向更高的精神激勵自己,以千島第一哨的歷史榮譽,鼓勵自己不斷磨礪,拼搏進取,扎實工作,在艱苦小島上實現自己的價值。我就是王偉。”

(中國之聲國防時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