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悶罐車”到“和諧號” 軍事運輸千里投送朝發夕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程 榮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05 00:13

依托我國交通快速發展,我軍兵力投送、裝備轉運、物資運送全面提速拓展.

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軍事運輸︰更快更遠更智能

■中國國防報記者 程 榮

吉維新1981年入伍時,是坐著“悶罐車”從河南到新疆的。車廂門一關,光線昏暗、不透氣不說,還沒有坐椅和廁所,只能席地坐臥。他和許多新兵一起,經歷了5天6夜的顛簸才到達部隊駐地。

2011年,吉維新任駐鄭州鐵路局軍代處主任。近幾年來,他每年都擔任新老兵運輸工作指揮員,在運力籌劃中廣泛使用高鐵動車組,極大改善了兵員乘行環境。今年運送新兵時,吉維新專門跟了一趟車,望著坐在寬敞明亮的“和諧號”動車里的新兵,他深有感觸地說︰“新時代的新兵,真享福啊!”

快——這是近年來新老兵運輸帶給人們最直觀的印象。

改革開放前,新兵進藏進疆,老兵出藏出疆,大多要乘一周時間的火車和長途汽車;現在,多是統一乘坐民航飛機,最多只需要一天時間。

千里投送朝發夕至,這得益于我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交通大發展︰截至2017年底,我國鐵路運營里程達12.7萬公里,是改革開放初期的2.5倍;高鐵運營里程2.5萬公里,佔世界高鐵的2/3;全國公路總里程477.35萬公里,為改革開放初期的5.4倍,其中高速公路里程達13.6萬公里,居世界之首;我國民用航空頒證機場共229個,是改革開放初期的3倍……借助交通快速發展的東風,我軍運輸投送速度越來越快。

過去,如果一支部隊要機動千里,需要提前幾個月時間制訂運輸計劃,協調沿途交通保障單位承運,通常需要走兩三天時間。如遇突發情況或是裝備超長超限,有可能需要十幾天才能到達目的地。如今,運輸保障從部隊建制保障向軍地聯合保障拓展,前不久一支部隊跨越5省區機動3000多公里,僅用了35個小時。

2016年,南海艦隊後勤部軍事交通運輸處處長丘濤參與了一場“激蕩人心”的投送任務。

他們通過公路、水路、鐵路、航空運輸等多維立體投送方式,將數千名海軍陸戰隊員和各型裝備快速投送至新疆某訓練基地,拉開海軍陸戰隊沙漠戈壁實戰化訓練的序幕。

“這是海軍陸戰隊投送距離最遠、時間最長、跨度最大的一次,采取海軍建制運力、民用運力、聯勤加強運力相結合的方式實施聯合立體投送。”丘濤說,“軍民融合運輸,不僅提升了投送能力,而且為部隊全域作戰拓展了兵力投送新途徑。”

改革開放前,各部隊大多在戰區範圍內短距離機動。如今,跨區甚至是跨境機動已不是新鮮事兒。僅2013年至2016年間,我國交通戰備系統共計200多次保障部隊跨區遠距離機動。今年夏天,“國際軍事比賽—2018”與“東方—2018”戰略演習同時展開,這是我軍出境參演兵力最多、跨國鐵路投送規模最大的一次,共計輸送人員數千人,裝備千余台。由于運力強大,人員和裝備均按時順利抵達。

從“國際軍事比賽”到“和平使命”系列、“雄鷹”系列、“突擊”系列等重大聯演聯訓活動,我軍軍事運輸路程越來越遠,遠程機動能力越來越強。

同時,隨著我國物流、快遞等新型運輸力量快速發展,我軍在依托傳統運輸形態提升軍事運輸能力的基礎上,主動作為、大膽創新,把新型運輸力量納入交通戰備建設範圍。2017年10月,空軍與5家物流公司簽署《空軍後勤物流軍民融合戰略合作協議》,著力挖掘地方運輸潛力服務空軍部隊戰斗力建設。

智 能

過去,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如今,兵馬未至糧草已達。近日,黑龍江省綏化軍分區組織應急保障演練時,動員處長曲貴峰輕敲鍵盤,一份食品供應計劃隨即發出。10分鐘後,遠在200公里外的安達市某連鎖超市網點反饋消息,所需礦泉水、面包、火腿腸等食品物資庫存充足,將在3小時內送達指定地點。

2017年四川九寨溝發生地震,貴州省交戰辦通過“民用運力(貨車)動員潛力實時調度平台”,在震後1小時調動九寨溝縣方圓200公里範圍內的4706名司機,作為救援行動的後備力量。據悉,這個依托某民營企業大數據中心搭建的平台,可隨時掌握520萬輛注冊貨車的運力情況,在遇有應急應戰任務時,能及時在線通知符合要求的貨車執行軍事運輸保障任務。

淮海戰役時數十萬群眾推著小推車支前,成為一幅壯美的歷史圖畫。如今,大數據技術下蘊含的軍事運輸動員潛力讓人驚嘆,龐大的民用動力“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正在變為現實。

近年來,全國國防交通空間數據平台3.0版、國防交通信息管理系統6.0版研發成功,並配發軍地有關部門使用;從國家交通運輸部海事局接入第二代導航應用系統,實現對全國沿海民用船舶動態和重點港口情況的實時掌握;接入鐵路運輸調度管理系統,實時掌握全國鐵路線上運行軍列的具體情況;接入部分航空公司運行控制系統,掌握其擁有的飛機型號數量,按需獲取航班進出港信息和航空軍事運輸情況。由此,我國軍事運輸已經步入智能化的新時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