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年過半百“老兵”為啥還這麼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包國俊 孫洪偉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21 04:04

自打2013年從軍事科學院軍隊體制編制研究室主任崗位上退下來後,周宏偉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軍事科學研究上。也就是從那時起,他喜歡稱自己為“老兵”,科研一線的老兵。“DB22”是一個編號,意思是第22本“大兵筆記”。過去幾年,周宏偉聚焦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一系列關鍵問題攻關研究,每年參與完成一項重大課題,多項科研成果獲得軍委首長肯定。已經年過半百,“老兵”為啥還這麼拼?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激情沖鋒為改革建言

——記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周宏偉

■包國俊 孫洪偉

深秋,夜涼如水。59歲的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周宏偉給仍未傷愈的腳踝套上厚厚的棉鞋,靜靜坐在台燈前,打開一本標有“DB22”字樣的“大兵筆記”,開始整理一天的研究與思考。

自打2013年從軍事科學院軍隊體制編制研究室主任崗位上退下來後,周宏偉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軍事科學研究上。也就是從那時起,他喜歡稱自己為“老兵”,科研一線的老兵。“DB22”是一個編號,意思是第22本“大兵筆記”。

過去幾年,周宏偉聚焦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一系列關鍵問題攻關研究,每年參與完成一項重大課題,多項科研成果獲得軍委首長肯定。

已經年過半百,“老兵”為啥還這麼拼?

周宏偉對習主席主持召開新一屆軍委班子第一次常務會議時的講話記憶猶新。“要始終以改革創新精神開拓前進,努力奪取我軍在軍事競爭中的主動權”,這句話,讓研究軍隊體制編制30多年的他感覺“整個人都被點燃了”。

“我們必須改革,不然將來是打不了勝仗的!”長期跟蹤研究軍隊改革的周宏偉,不就是等待一聲號令,為上級決策獻計獻策嗎?

上世紀80年代,還在部隊院校工作時,他就對軍事教育改革持續研究思考,在媒體發文提出“穩中求進,深中求新”等改革對策和觀點。到軍事科學院擔任研究室主任後,他又以更加寬廣的視野和戰略思維研究思考問題,積極為軍隊改革建言獻策。

2012年,周宏偉擔任課題組副組長,受領了一項國家社科基金軍事學重點項目的研究任務。課題前瞻性強、敏感度高,周宏偉與課題組人員馬不停蹄地研究國外軍隊改革先進經驗、走訪原總部機關、深入基層部隊調研。一年多後,課題組完成了1份主報告、9份分報告,周宏偉則瘦了一圈兒。

新一輪國防和軍隊改革展開後,周宏偉變得更忙了。他帶領科研團隊展開對信息化條件下戰略管理改革、深化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全軍裝備保障體制調整改革等多項涉及軍隊改革重大現實問題的研究,向上級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決策咨詢。

面對一個接一個的全新課題,周宏偉干勁十足,也“壓力山大”。有一段時間,他經常召集專家加班加點討論交流研究情況,有時回家躺在床上仍滿腦子問題睡不著,“吃片安眠藥才能睡上幾個小時”。後來,他干脆在辦公室支張簡易床,節省從辦公室到家的往返時間。

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等不起、慢不得,加強對軍隊改革相關問題的前瞻性研究更是時不我待。這一過程中,既需要快馬加鞭苦干,也需要主動作為擔當。

2013年,周宏偉擔任上級賦予的兩個課題組組長,對我軍改革建設發展的兩個重大問題展開深入研究。當時有人擔心這些問題太敏感,容易得罪人,提醒他提建議時委婉一些。

周宏偉卻說,提出的對策建議必須為軍隊建設事業負責。最終,他在研究報告中對一系列制約部隊建設發展的重大問題大膽提出改進建議,為黨中央、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提供理論咨詢。2016年,他領銜的一項科研成果獲全軍軍事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一等獎。

相比獲獎,周宏偉更關心的,還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進展以及改革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課題研究之余,周宏偉還先後撰寫了《談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的建設目標及實現途徑》《軍隊組織編制管理法制化建設目標及實現路徑》等學術理論文章,幫助大家正確理解改革要求,推進改革落實。

周宏偉的腳踝在前年年底不慎受傷,一年多來,他一邊做理療,一邊堅持上班。醫生告訴他,年齡大了,傷筋動骨需要好好靜養。

可他哪里閑得住呢。目前,他正主持一項國家社科基金軍事學重點項目研究,此外還參加了軍事科學院兩項重要課題的攻關。“只要改革還沒完成,我們的研究就沒有止境!”他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