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最美退役軍人”徐申權的3個人生關鍵詞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鄒為兵 楊明月責任編輯︰楊一楠
2018-12-08 07:36

在前不久公布的20名“最美退役軍人”中,徐申權是稍顯特殊的一個。“特殊”是因為他的職業,一名殯儀館的火化工。畢竟,無論在城市還是鄉村,這都不是很多人願意從事的職業。從一名在部隊屢次立功受獎的優秀士兵,到成為一名普通又並不平凡的殯儀館火化工,15年間,徐申權究竟走過了怎樣的心路歷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守護最後那束火光

——解讀“最美退役軍人”、湖北麻城殯儀館火化工徐申權的3個人生關鍵詞

■鄒為兵 解放軍報記者 楊明月

在前不久公布的20名“最美退役軍人”中,徐申權是稍顯特殊的一個。“特殊”是因為他的職業,一名殯儀館的火化工。畢竟,無論在城市還是鄉村,這都不是很多人願意從事的職業。

起初,徐申權自己也很難接受這個職業,直到現在,他依然會說︰“這不是一份體面的工作,沒有多少人願意干。”可如今他已經干了15年,並在這個崗位上獲得了湖北省“先進工作者”的榮譽,被社會各界譽為殯儀戰線的“天堂使者”。

從一名在部隊屢次立功受獎的優秀士兵,到成為一名普通又並不平凡的殯儀館火化工,15年間,徐申權究竟走過了怎樣的心路歷程?

(題圖照片由作者提供,合成︰蘇潤淇)

關鍵詞ヾ︰選 擇

脫下了軍裝也不能當“逃兵”

1987年10月,18歲的徐申權從湖北省麻城市上灣村入伍,來到遙遠的東北邊陲吉林省梅河口駐軍某部。時刻牢記父母囑托要當一名好兵的他,因為表現優異,1989年作為全師唯一的人選被送到武漢軍械工程學院學習光學技術。兩年學成歸來,徐申權成為全團首位光學技師。

這個“首位”出現之前,光學器材頻繁損壞一直困擾著時任軍械股股長徐適文。“他回來後這個問題就解決了,單位省大事了。”時隔多年,徐適文提起徐申權依然贊不絕口。

別人眼中的不費力,很多時候意味著自己背後要付出極大的努力。剛從“象牙塔”里出來的徐申權,很快就認識到書本知識和實踐操作中存在的差距,種種困難等著他去克服,“在學校時有各種稱手的工具,可修理所里很多必要的工具器材都沒有。”缺少酒精和棉條,他就到衛生隊去借;缺少維修器材,他就到倉庫里去淘,尋找替代品……

有件事徐申權至今都記得很清楚。那一次全師組織到各團巡檢,某團修理工反映方向盤上指北針偏差過大,不知如何處理。徐申權自告奮勇,很快把方向盤拆卸下來排除了故障。“如果不是技術到位,拆都不敢拆。”徐申權對自己的技術很自信,這份自信背後所展現出來的能力素質,讓他先後3次榮立三等功。

2001年底,因為單位改革調整,入伍13年的徐申權離開部隊回到家鄉麻城市,等待政府分配工作。“沒想到竟被分到了市殯儀館。”這個結果出乎徐申權的意料,讓他難以接受。一些相熟的戰友還勸他辭去工作,跟他們一起去做生意。

已過而立之年,又要從頭開始,本就不是易事,這人生的“第二站”看上去更不如意,怎麼辦?考慮到父母身體不好需要照顧,妻子工作的單位待遇又不高,徐申權猶豫了幾天,還是決定去殯儀館上班。而且,他曾是一個兵,即使已經離開了軍營,也不能當“逃兵”。

關鍵詞ゝ︰堅 守

干一行就要專一行

透過幾個數字可以很容易了解麻城市殯儀館的現狀︰2004年至今,殯儀館沒再增加過一名正式員工,反而從滿編的29人縮減到現在的12人——其中6名為退役軍人。

與徐申權對應的那個數字,是“13000”,這是他做火化工以來火化過遺體的大致數目。

盡管已經在殯儀館工作了16年,徐申權還是不太願意翻出他第一次工作時的記憶。那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但我的頭皮還是發麻,因為要用手把遺體扶正,我不敢也不知道該怎麼用力……”在師傅的帶領下,他艱難地完成初次任務,當晚連飯都吃不下,晚上久久不能入睡。

殯儀館的工作環境也如他想象那般“陰森恐怖”︰一幢幢60年代建造的老樓,里里外外牆面斑駁不堪。火化車間的窗戶破了幾塊,一年四季漏著風。十幾米高的煙囪不時向外冒出黑煙……

“我一開始並不喜歡這份工作。”但當兵多年已將“干一行就要專一行”作為人生座右銘的徐申權,還是認真地跟著老師傅學習,短短兩個月就掌握了全部的火化操作技術。

母親的去世讓他開始體會到這份工作的意義。2004年6月,徐申權的母親去世。當看到同事們輕手輕腳地為母親整理衣冠時,徐申權深受感動。角色身份的轉變讓徐申權意識到︰“我們的工作就是對逝者親人的慰藉,也是對逝者本人生命尊嚴的最後一次呵護,工作中容不得出現任何差錯。”

從單純地掌握好工作技能,到發自內心地理解這份工作的價值,徐申權對自己的崗位開始改觀。為讓逝者走得更安然、踏實和體面,火化工作必須做得更細、更好、更人性化。徐申權在火化操作時,都要將每具遺體的壽衣撫整齊,枕頭放穩,墊腳放好,鋪單擺到位。特別是夏天,車間溫度高達40攝氏度以上,工作幾分鐘衣服就能濕透,有時還會遇到腐爛變味的遺體,但徐申權依舊照常進行整理,一絲不苟,直到喪屬滿意。由于受傳統土葬觀念影響,少數喪屬情緒激動時會對火化工發脾氣,說一些難听的話,徐申權始終保持“逝者為大”的心態,充分理解喪屬失去親人的悲痛心情,耐心地做好解釋工作,從不與喪屬爭執紅臉,沒出現一例差錯。

2007年8月的一天,一位喪屬親眼看到徐申權為老人整理壽衣、整容、火化、裝骨灰的全過程,看到他那麼認真、敬業,感動之余在儀式結束後對他進行了跪謝。接觸過徐申權的喪屬都說,他把我們當親人,我們的痛苦都在這里得到了安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