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伊木河︰我從未忘記那片孤獨的林海

來源︰解放軍報記者部微信作者︰陰山散人責任編輯︰姚遠
2016-01-06 17:03

從伊木河哨所最後一次走出去的時間,距今應該是整整15個年頭了,盡管我從這一遙遠的北國線上號稱“北疆第一哨”和“中國最冷的哨所”走進首府,甚至首都,面對車水馬龍及繁雜的社會,我血管里始終流淌著難以言表的冰冷的血液,因為,我沒有能力修復面對如此艱苦的環境和無奈的孤寂,以及茫茫林海雪原造就的心靈獨特的創傷。

而今,這種創傷日益加重,尤其是前幾天,驚聞現任連長杜宏在執行邊境巡邏任務的途中,因為山道雪崩滾下雪山壯烈犧牲的那一刻,我無法抑制這種久積的疼痛,淚水愈加冰冷。我不認識剛剛犧牲的連長杜宏,甚至開始懷疑他是不是我軍校的學弟?一個年僅20出頭的有志青年,為了國防和邊境的安寧,從遙遠的內地義無反顧走進那片號稱“林海孤島”的地方,將生命留給了那片曾灑滿神聖的第二故土。雪原低首,高山無語,界江封凍,林濤嗚咽,大地流淚,狼亦哀鳴,蒼鷹折翅,日月蒙羞。

記憶中依然記得,伊木河哨所,立于祖國母親版圖“雞冠子”頂端的中俄邊境上,那里除了巡邏執勤的邊防官兵外,周圍300公里杳無人煙。冬季奇寒漫長,年無霜期只有80天,最低氣溫達零下57度,被稱為“中國最冷的地方”。每年年底和來年3至5月,“額爾古納河”界河不是江面沒有凍實就是冰層已開化裂縫,車跑不得,船行不了,此時的伊木河便成了一座陸地“孤島”,有小半年時間要與外界隔絕。五月未解凍,九月即飛雪,十月大雪封山。這個季節,即便陽光燦爛,山林間仍會飄蕩著一層白色的霧霜。這個季節,銀裝素裹漫長,山中陳列凍僵的寒潮,每道山梁,每道溝谷,都蓄滿著艱澀的思緒,闖過童話般曠遠,唯有于世的驚嘆和仰止。

15年前,我與現解放軍報的記者部主任王士彬和現中宣部的郭瑞宏一同走進這片林海孤島,再一次行走在無奈而必須的“闖江道”途中,去感受挑戰生命極限的人類堅守。3個月之後,我又一次帶軍區文工團到達這個哨所,從此,再也沒有去過這個讓我靈魂碎裂的生存極地。而我從沒有忘記那片孤獨的林海,就像我沒有忘記冰冷的邊關和熾熱的軍人情懷。

千里埋忠骨,何須人景仰?共和國會記住,那片冰冷的土地總有青春的無私堅守,那片孤獨的林海孤島,正以正步走的方式印記在國防的史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