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武器險被美算計 靠一人爭取了10年時間

來源︰鼎盛軍事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6-09-14 13:06

中國核武器發展被列入國家最高等級絕密工程,也是最具神秘色彩的領域。很多參與此項計劃的人員長期默默無聞地奉獻自己的青春和人生,他們是國家和民族走向富強的基石,他們的功績是我們國家和民族的寶貴的精神財富。

眾所周知,在中、美、俄、法、英這個五個核大國中,中國突破氫彈所花的時間是最短的,僅僅用了兩年多時間,中國就快速搞定了氫彈技術。但實際上,另一個很少被提及的事實是,中國掌握氫彈小型化技術卻是五個核大國中最晚的一個,直到1996年全面核禁試前夕才做完了必要的核試驗,而美蘇英法早在上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就已經完成了氫彈的小型化,並在之後很短的時間內就裝備了部隊,這給中國造成了很大的戰略壓力。

數量眾多的核武器之所以在實戰中派不上用場,主要是受到它自身巨大破壞性的制約。—顆當量為兩萬噸的原子彈在晴空中爆炸時,距爆心投影點7公里的人員所受光輻射的光沖量,比夏天正午的陽光還要強烈13倍,暴露的皮膚會因灼傷而出現水泡和劇烈的疼痛;距爆心更近者被傷害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此外,還將受到強烈的沖擊波、早期核輻射和放射性沾染等多種嚴重的破壞與傷害。西方學者推測,如果發生一場核大戰,對于生態環境產生毀滅性破壞的核大戰,將使受害地區甚至全球出現持續很長時間的“核冬天”。在這種“核冬天”狀態下,能活下來的生物寥寥無幾。

正是這種可怕的後果,迫使擁有毀滅地球的核力量的美國和蘇聯誰也不敢輕率地撳動核按鈕。于是美蘇在80年代以來的核軍備競賽中,便不約而同地選定了核彈小型化的發展方向,意在使僅僅用于威懾的核武器能夠跨越實戰的門檻。

1986年于敏審時度勢,對世界核武器發展作了深刻分析和預判,認為美國核武器的設計水平已登峰造極,創新空間有限。為保持自己的核優勢將會限制別人後來居上,他們很可能會加快核裁軍談判進程。倘若那樣,我國該做的熱核試驗還沒做,該掌握的數據還未得到,核武器事業可能停滯不前。

于敏感到事關重大,與鄧稼先聯名上書中央,陳述利弊,希望加快熱核試驗進程。果不其然,1992年美國提出禁止核試驗談判。接著,全面禁核條約簽署。于敏的那次上書為我國爭取了至少10年的熱核試驗時間。這次上書建議,可以與原子彈和氫彈技術突破相提並論,不然,我國的核武器水平會相當低。

事實證明,這項建議對中國核武器發展起了重要作用。于敏帶領團——突破了核武器小型化、中子彈技術,為我國核武器發展戰略和國防高技術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