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軍從這里走來

來源︰人民政協報微信公眾號作者︰史銘責任編輯︰侯臥松
2016-09-17 18:24

長辛店,位于首都西南方的京畿重鎮。千百年流淌不息的永定河,靜默無聲地滋潤著這片熱土。

很少有人知道,這里曾孕育並走出一支神秘之旅——半個世紀前的1957年12月9日,炮兵教導大隊在長辛店成立,中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蓄勢待發。

2016年是火箭軍建軍50周年,在八一建軍節即將到來之際,我們懷著崇敬之情,將深藏在長辛店多年、後人無法忘卻的一段歷史呈現給讀者,獻給參與創造這段光輝歷史的老一輩開拓者———中國戰略導彈部隊的先驅。

神秘的首次接裝

1957年12月20日深夜,滿洲里。

一列滿載特種武器裝備的專列,風馳電掣般地穿越歐亞大陸,在這個被稱為“歐亞橋頭堡”的當時中國最大的陸運口岸換軌入境(蘇聯鐵軌寬于中國標準鐵軌85毫米)。一排排背對列車、荷槍實彈的哨兵,使靜謐寒冷的邊境口岸更添幾分神秘。

身著西裝的蘇軍領隊布里奧•伯列任斯基中校,與提前從北京趕來的軍委炮兵上校孫式性進行禮節性會見,辦妥過境手續後,共同登車啟程。

直至近半個世紀後,這趟專列才向世人掀開神秘的面紗︰車上裝載的,正是從蘇聯引進的2枚P—2地地導彈(含一枚解剖彈),以及45台件測試、發射、橫偏校正、加注和運輸等特種裝備。隨車來華執教的蘇軍官兵共102人,其中軍官37人,士兵65人。P—2導彈是使用液氧和酒精做推進劑的單級火箭,最大射程590公里。當時的保密措施極其嚴格縝密,列車上裝的是什麼,別說擔負警戒的哨兵和警察不知道,鐵路部門不知道,甚至連中方前去接裝的一些士兵也說不清楚。

1963年11月3日,炮兵第801營在國防科委第20基地執行國產首批“1059”型導彈檢驗發射任務(代號“105”),成功發射“1059”導彈1枚。圖為加注分隊進行發射前的訓練。

享有一級警衛規格的特種專列一路南下,穿越一座座隧道、橋梁、車站,于24日18點51分抵達北京西南長辛店車站,又經專用線直接開至9公里外的原東方馬列學院二分院院內,剛成立半個月的炮兵教導大隊官兵在此翹首迎候。

隆重的交接儀式在當天深夜舉行。這當然出于保密考慮。蘇方代表宣布,卸裝將是給中國同志上的第一堂課。其語氣既不乏嚴肅與苛刻,又略含幾分自負與傲慢。

負責卸車入庫的中蘇兩軍官兵,按照職務對等對口的原則,共同打開保險鉛封,依照來貨清單逐件查對交接。

伯列任斯基中校有所不知,之前炮兵教導大隊已專門成立接裝指揮部,由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林爽任總指揮。接裝教育極其認真,許多學員報到後,剛放下背包就進入緊張的接裝準備。官兵們深深懂得,在抗美援朝戰爭剛結束不久,特別是我們正加快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的重要時期,蘇聯“老大哥”能夠有償提供這批導彈裝備,是何等彌足珍貴。為確保萬無一失,軍委炮兵協調各方,調集6台大型單臂吊車、6輛牽引車、24輛卡車和其它卸載工具,反復組織裝卸車演練,直到官兵熟練掌握規範動作要領。

接裝現場既緊張熱烈,又井然有序。蘇軍官兵操作技能嫻熟到位,每個號手都會駕駛機動車輛,顯示出“老大哥”的能力素質確實不凡。但卸載大型裝備並非預想得那般順利,因蘇式導彈自備車采用大掀蓋式,從頂部一塊塊吊下拼裝的頂板和側板,有些溝槽已經老化變形,大都需費一番周折才能拆卸下來。好在炮兵教導大隊從兄弟部隊借用的8噸大吊車頗為爭氣,從導彈起吊轉載到運輸入庫皆有條不紊,快捷高效。整個接裝過程,實際上成為中方官兵展示良好素質和過硬作風的過程。因為大家深知,這關系到祖國的榮譽,更代表著中國軍人的形象!

時任轉運排長的江紹華,如今已是耄耋之年。追憶起這段往事,依然歷歷在目,頗為自豪。

“中校同志,卸車第一堂課能及格嗎?”望著伯列任斯基滿臉的驚詫與欽佩,炮兵教導大隊政委宋杲上校不失時機地發問。“上校同志,何止及格,應當給你們打滿分!”蘇軍領隊確實未曾料到,這些龐大的特種裝備能如此順利安全入庫,尤其令伯列任斯基等滿意的是,一些易燃易爆危險物品的存放,中方都想得周到細致,安排極為妥當。“老大哥”對“小兄弟”素以苛刻嚴厲著稱,但這次由滿洲里至長辛店的神秘接裝,卻讓蘇軍中校對中國軍人刮目相看。他熱情伸出大拇指,並與宋杲緊緊擁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