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趣聞∣李小龍當年差點成了美國大兵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郭彩虹責任編輯︰董
2017-04-24 12:43

大家好!“信不信由你”欄目又來啦~快來看看這次又將會有哪些趣聞吸引你的眼球呢?

敵友難分

英美是盟軍,兩家都說英語,但誤會一點也不少。

戴維•尼文戰前是混好萊塢的名角兒,二戰時他回國參軍,當上了英軍情報官。尼文有次經過美軍第9軍防區,遇著哨兵盤問︰“誰贏了1940年世界杯?”“當時我就懵了”,尼文後來講,“但我和金吉•羅吉斯特熟。”尼文和這位大美女拍過對手戲,這才讓他過了關。

英軍禁衛裝甲師師長艾德爾少將就沒那麼幸運,他和副官被一隊美軍黑人哨兵攔下,兩人急忙四下掏兜找證件。領頭的黑人士官說話陰陽怪氣︰“將軍,我要是你,就換個副官。”把英國人氣得夠嗆。

最慘的是英軍里一些從德國逃出來的猶太人,說話帶德國口音。1944年12月17日,英軍中尉歐文與幾個美國兵喝酒,後者講他們的隊伍里也有個叫歐文的,說話也是德國味。一群人喝高了就要去找人,于是就都被扣了。歐文沒有通行證,而且嫌疑最大。情急之下,他只能脫了褲子,這軍用內褲可是美式的。美國人將信將疑,決定次日細審。審不過還得槍斃,天曉得德國人是不是內褲也造了假。第二天,美軍審訊官一見面樂了,兩人長得像,而且都叫歐文,都是猶太人,仔細一問還是堂兄弟。

索姆河會戰的冤大頭

一般而言,重大戰役都是圍繞著戰略要點展開的。一戰規模最大的索姆河會戰算是個例外。1916年,西線戰場已經打成僵局,無論從哪個地方突破都不容易。但法國人急于把德國人從自己的國土上趕出去,急于主動打一仗;遠征作戰的英國人不太熱心,但也需要一場勝利。既然如此,協約國將領就決定從英法軍隊結合部發動攻勢,以便兩軍共同參與。沒想到的是,索姆河會戰仍在籌劃期間,凡爾登會戰打響,法軍主力轉移,反而讓英國人成了最大冤主,一仗下來損失40萬人,從此元氣大傷。

“吸血鬼”行動

1950年,美軍在菲律賓鎮壓反美游擊隊時,用過一個損招。當地人迷信,認為叢林里生活著一種會變形的吸血鬼。于是,美國人就在游擊隊活動區散布消息,說山里來了吸血鬼,然後派人設下埋伏,專等游擊隊來。伏擊者只攻擊落在最後的那個倒霉蛋,然後在他脖子上扎兩個洞,再把尸體放回去,故意讓游擊隊找到。這招確實管用,游擊隊紛紛逃出叢林投降了。

沒能當兵的名人

間諜驚悚片導演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1899∼1980)一戰的時候就想為大英帝國效力,但因體重太輕未能如願。二戰爆發,他再次報名參戰,年齡又超了。戰爭後期,他監制了一部反映集中營的紀錄片,最終也未能完成。2015年英國紀錄片《夜幕降臨》里有12分鐘的片段就是希區柯克當年的原作。

朱莉婭•蔡爾德在美國是家喻戶曉的美食作家,蔡大娘身高6英尺2英寸,往電視機前一站,一手舉刀一手舉火雞,有模有樣的。誰能想到,這位居家大媽早年一心想從軍,但無論是陸軍婦女部隊還是婦女志願特勤隊都將她拒之門外,理由是她個頭太高。一氣之下,那個時候的蔡姑娘加入了戰略情報局,意外成了中情局元老級人物。做菜是她後來在法國駐扎時學的業余愛好。

上面兩位可能听起來有點勉強,下面這位沒當上兵就更匪夷所思了。1959年,李小龍去美國為的是上學,但他出生在美國,所以1963年美國陸軍征兵局通知他去體檢。誰會想到李小龍體檢竟然沒通過,毛病據說還不止一個。還好沒過,如果體檢過了,功夫巨星的性命說不準就要丟在越南了。

本文刊于《環球軍事》2017年4月上半月版,原標題為《信不信由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