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關鍵詞帶你解讀李浩的精神密碼

來源︰小張咬文嚼字微信公眾號作者︰張鳳強責任編輯︰董
2017-05-25 09:46

中國察打一體無人機早已融入作戰體系。從昨天開始,不少媒體陸續報道空軍某試驗訓練基地無人機飛行員李浩投身改革強軍的事跡,解讀其精神密碼,不外乎八個字︰忠誠、超越、擔當、奉獻。

忠誠是軍人的“標配”

當李浩即將達到戰斗機飛行員最高飛行年限,都以為他將“安全著陸”時,他的另一番飛行事業卻低調起航。當年大隊長問他去不去無人機部隊,他沒問去向何處,一聲“去”,干脆有力量!

當組織已確定李浩為選調最佳人選,征求他意見時,他只說了一句話︰“行!沒問題,讓我去哪就去哪。”這是他的第5次轉隸,也是駐地自然環境最差的……

總有超越利益之外的意義被追尋。那意義,便是忠誠的價值。忠誠,是伴隨軍人一路前行的“標配”,不可或缺又彌足珍貴。李浩那一聲“去”,一句“行”,是內心深處的靈魂回響,是忠誠向黨的精神之光,是信仰之花的黨性醇香。軍令之中有服從,利益之外有大局。如果說黨叫干啥就干啥是軍人最樸素的信仰,那麼黨叫干啥就干好則是軍人忠誠黨的事業最崇高的理想。

絕對服從彰顯絕對忠誠。踐行改革強軍戰略思想、推進部隊作戰力量建設,是檢驗軍人對黨絕對服從絕對忠誠的特殊考場,來不得半點討價還價。勇當擁抱改革的“第一茬人”,不折不扣地干好當下事,方能在絕對忠誠的考場掂量出黨性之純。

征程,讓一支飛翔的軍種,心懷競逐空天的夢與遠方;忠誠,讓一支飛翔的軍種,不只競逐空天的夢與遠方。信仰的旗幟在空中飄揚,忠誠的誓言在心頭激蕩。莫再問改革強軍路在何方,答案不在遠方,其實在你我心上。我們支持改革的正確打開方式就是帶上“標配”前行,不改初心,不懼迷茫,把阻滯發展的絆腳石化作前行的鋪路石,勇毅前行。

從“2.0”到“2.0”的超越

為了加速推進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升級打造新質戰斗力2.0版,李浩的視力從6年前的2.0變成現在的200度。從視力的“2.0”到追求戰斗力的“2.0”,是李浩刷新觀念、清零成績、自我革命、自我超越的重塑過程,也是我軍戰斗力脫毛換羽的超越過程。

改革是一次浴火重生的革命性質量躍升過程,是決勝未來的戰略謀劃。沒有自我革命的勇氣,改革將無法推進。李浩從戰斗機到無人機,不是簡單的從空中到地面,他面對的是思維觀念、知識結構、能力素質的立體變革。李浩敢于擁抱改革,走出頭腦里的“深水區”,敢于投身改革,自我革命,敢于適應改革,持續為新質戰斗力建設發光發熱,這種自我革命的精神在改革當前既難能可貴又迫切需要。

從自我革命到自我超越,是和痛苦反復較量的過程,踐行是最佳的拍檔,只有真正領會到超越的意義,才能伴隨痛苦不斷前行。當然,實現本質超越,必須沖破小我的、眼前的價值取向、人生格局的“無形屏障”束縛,才能抵達精神上的超越,這是改革當口我們這一代軍人的大情懷、大擔當、大超越。

越己者,恆越。戰斗力建設亦是如此,讓戰斗力2.0版更強,不可能幻想網絡游戲里走捷徑的“外掛”意外來臨,惟有超越自我,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戰士,敢于沖鋒,敢迎挑戰,方能成就自我、成就改革、超越對手。

涵養“第一茬人”的擔當氣質

制敵于方艙之中,殺敵于千里之外。解讀李浩為推動空軍無人機新質作戰力量作出重要貢獻的過程,常遇到兩個關鍵詞︰一個是“第一茬人”,一個是擔當。

李浩一路西行,立起了“第一茬人”的好樣子。當然,“第一茬人”不僅是個體的“李浩”,而是在歷次軍隊編制體制調整進程中“李浩們”的集合。“第一茬人”又不僅僅是一群人的集合,而是一個群體書寫創業史的過程,更是被歷史賦予的角色符號、信仰與忠誠鑄就的精神地標。

擔當從來都是主動行為。網絡流行“顏值擔當”,而對軍人而言更須“主角擔當”。主角是主動置身改革的角色定位,擔當是“要副擔子挑在肩”的改革氣質。從內地轉到邊疆、從空中轉到地面、從座艙轉到方艙、從舵桿轉到鍵盤,李浩以舍我其誰的主角擔當,把主業當主責擔、當事業干,吃常人沒吃過的苦,干常人沒干過的事,實現了從“王牌師”空中驕子到無人機首席飛行員的華麗轉身。

李浩上軍校的前身是老航校,有人曾賦詩稱贊老航校“第一茬人”的擔當︰創業嘗艱辛,無暇論個人,名利雙拋卻,對黨赤子心。“第一茬人”的擔當氣質里蘊含著空軍人築夢空天的詩與遠方,沒有人是改革的旁觀者,如今,恰逢改革大考,尤其需要孕育“第一茬人”的擔當氣質,發揚“第一茬人”的擔當精神,萬不可把自己當不起眼的“群眾演員”,切不能做圍觀的“吃瓜群眾”。

時代需要中流砥柱的磅礡力量。到中流去擊水的考驗中成為中流砥柱,便沒有不能抵達的遠方。

奉獻之“得”是“值得”

2010年,李浩即將達齡停飛,可選擇的路很多,但他挑了一條最難走的路,“給再多錢也不如為部隊做點事值得。”這個“做點事”可不是小事,是李浩為戰斗力換羽新生、展翅高飛默默奉獻的大事。

李浩的奉獻厚植精神沃土,是推動新質作戰力量建設的精神底色;李浩的“值得”是奉獻之“得”,是置身改革的歸屬感、幸福感、獲得感。提起奉獻,人們往往會想起“犧牲”。改革如戰,不同的是,改革可能會犧牲個人利益,而戰爭犧牲的卻是鮮活生命。然而,在李浩眼里,“個人有一些犧牲更是正常的”,他提得更多的是“值得”二字,“能親身經歷並見證改革強軍的偉大征程,也是很值得驕傲的事”。

奉獻從不過時,無論何時都會閃爍時代光芒,選擇奉獻也就選擇了高尚。如同李浩,為打贏燃燒著自己的生命,一輩子干自己熱愛的事業,是很幸福的事。如果這種幸福的奉獻換得部隊戰斗力水平的綜合提升,軍隊轉型建設的大踏步前進,那麼所有的奉獻都是“值得”的。

李浩有一個“小目標”︰如果身體允許,組織還有需要,他還想再多飛幾年。把個人的飛行夢想和新質戰斗力提升緊密聯系在一起,讓奉獻的火炬繼續在改革強軍征程燃燒,這個“小目標”,真不小。

改革當前,如果每名軍人都能為加速推進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和新質戰斗力生成制訂自己的“小目標”,將個人小世界融入強軍大格局,在與時代同向、與改革同行、與強軍同步中,敬業奉獻,以行踐言,必將匯聚成改革強軍的磅礡力量,加速實現強軍目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