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新單位,新規矩與老慣例不“合拍”咋辦

來源︰中國軍網責任編輯︰董
2017-06-06 17:36

方漢 繪

精準問責糾治“嚴而無度”

5月下旬,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戰士朱瑞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吃飯睡覺都不踏實。

5月21日上午,朱瑞突然接到電台值班任務,回到連隊時已熄燈一個小時,錯過了當天交智能手機的時間。考慮到因為值班原因還沒和家人聯系,他便將手機放在床鋪上,準備洗漱後偷偷打個電話。不巧,此事被來連隊查鋪的肖干事踫個正著,朱瑞頓感違反規定闖了大禍。

第二天交班,肖干事像往常一樣匯報了檢查情況。交班會後,該旅副政委王珂踫到部隊管理科楊參謀,叮囑道︰“這是旅隊成立後通報的第一起違規事例,一定要初始即嚴,並把處理結果反饋上來。”楊參謀立即將情況告知連隊︰“王副政委下了指示︰初始即嚴。”

連隊黨支部會議上,一班人舉手表決,決定向營黨委上報給朱瑞嚴重警告處分,初步處理意見也隨之反饋到王副政委處。

王副政委得知情況,隨即找到該營黨委書記︰“初始即嚴,並非嚴而無度、嚴而無據。旅隊下發的《手機使用管理實施細則》是旅黨委會上通過的,是各級處理相關問題的基本遵循。”營黨委責令連隊黨支部嚴格按照《細則》規定,重新拿出處理意見。

“暫停使用智能手機3個月,期滿後重新考核審批,方可再次使用。”最終,連隊黨支部按照《細則》相關規定,上報了對朱瑞的處理意見。

得知結果,朱瑞誠懇接受處理意見,並保證以後堅決不再犯類似錯誤。

調整改革中,各級黨委三令五申嚴明紀律規定,不能觸踫紀律這條“紅線”。但是,個別單位和官兵在理解和執行上出現偏差,有的把“嚴格”當“嚴禁”,有的讓“問責”成“連坐”,凡此種種,既違背了法治精神,又曲解了上級要求,對部隊法治建設造成傷害。

“責令保障基地主任黃強和值班員楊飛在旅交班會上做檢查,借調至基地的上士小邵返回修理所,並在連軍人大會上做檢查。”6月1日,某旅修理所所長梁軍軍得知這個處理結果,終于松了一口氣。

5月26日深夜,旅政委曹磊帶機關檢查組例行檢查時,發現擔任崗哨的小邵褲兜里揣了2罐啤酒。很快,旅保障部黨委拿出處理意見︰基地主任黃強和當日值班員楊飛管理失職、修理所所長梁軍軍對借調在外人員管理不嚴,責令其在旅交班會上做檢查;小邵返回修理所,並在連軍人大會上做檢查。

對于這個處理結果,梁軍軍覺得很委屈︰基地負責小邵的教育管理工作,據反映平常表現不錯;他自己每周也要和小邵通一次電話,反復叮囑他遵規守紀,單單因為小邵的編制還在修理所,自己就要被追責,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

“從嚴追責,更要依法追責,請依據事實和規定處理。”處理意見交到旅里,曹政委翻開旅里下發的《加強改革調整期間部隊安全管理超常措施》,在意見上作了批示。

爾後,旅保障部黨委對照《措施》,依據“誰主管誰負責、誰組織誰負責、誰使用誰負責、誰保管誰負責”這一款,取消了對梁軍軍的處理意見。

(鄒燎原、于航、解放軍報特約記者周鈺淞)

本文刊于《解放軍報》2017年6月6日10版,原標題為《初始即嚴,令出法隨開新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