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不怕晚,大齡女軍官非loser

來源︰中國軍網責任編輯︰董
2017-06-16 15:33

提干是很多大學生士兵的夢想,但能夠提干者卻是鳳毛麟角,尤其女兵提干比例更小。那麼提干之後是否就能走上軍旅坦途,收獲鮮花掌聲呢?今天我們听听中部戰區陸軍某部通信連女兵排長李燕治怎麼說——

大齡女軍官 “綻放”不怕晚

“你是本科畢業,年齡比其他新兵都大,怎麼背個電話號碼還這麼慢?”比我小3歲的話務班班長毫不客氣地“熊”著我這個“大齡新兵”,那嚴厲的語氣,簡直把我的自尊當成了空氣。我的眼淚不爭氣地往下流,在學校拿過國家獎學金、校園十佳大學生、辯論賽最佳辯手……怎麼來到部隊卻還不如那些“娃娃”,這不就是人們常說的“loser”嗎?

幾年以後,當我經過軍校培訓,成為老連隊的一名女兵排長時,我仍然深深記著這個場景。它時刻提醒我,年齡、學歷甚至我的性別,這些都不是我的優勢,反而使我時刻處在“聚光燈”下,時時處在與他人的比較之中。要走出自己的出彩軍旅路,我必須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汗水。

這一年我已經26歲,比同期畢業的排長都要大3歲左右。此時擺在我面前的並非“坦途”,除了要盡快完成從一名士兵到軍官的角色轉變,我發現基層女干部能選擇的崗位也十分有限。自己學的通信專業,就算日後正常晉職晉餃,團里也沒幾個崗位對口。到底我能干點啥?未來真是一片渺茫。

一次上級賦予連隊班戰術課目示範任務。連務會上,連長點將的時候卻犯了愁︰各班都有戰士在外執行任務,選來選去竟然沒有一個班能勝任。看到男兵班的班長們一個個面露難色,我覺得這既是為連隊分憂、也是為女兵班“正名”的好機會,就主動請纓,請求由女兵班擔負示範任務。“讓女兵上,她們能行嗎?”“就是,才當排長幾天,逞什麼能,別給連隊‘現了眼’。”听完我的話,大伙兒炸開了鍋,七嘴八舌全是質疑聲。

“完不成任務,我向連隊做檢討!”立下軍令狀,我便帶著女兵班開練。為了給女兵打氣,我還把自己的“糗事”抖摟出來︰“我當新兵時,1000多個電話號碼不是背錯就是記混,短跑和單杠這些‘力量型’課目怎麼努力也及不了格……現在不是全把它們攻克了?困難就像‘紙老虎’,你進它就退,只要咱們用心用功,肯定能比男兵們做得好。”

一個月後,全師班長骨干都來參加示範觀摩。長期擔負話務值班任務的女兵們攀爬跳躍、抵近偵察、躍進接敵樣樣拿手;在叢林地帶、開闊道路、山地峽谷等多種地形條件下的班戰術行動有板有眼。看到女兵班的精彩表現,大家都發自內心地鼓掌贊嘆︰沒想到女兵們戰術動作這麼規範,為全師班戰術訓練樹起了標桿。那一刻,我真正體會到作為一名女兵排長的價值所在。

轉眼間,我任排長已有兩年。在此期間,我主動學習並掌握了北斗導航儀使用、裝甲車駕駛等10多項軍事技能,所有課目均達到良好以上。雖然不時有人善意提醒我︰女軍官在基層發展可能會受限。但我認為,機會總是垂青有準備、敢于堅持的人。

在“脖子以下”改革調整中,領導擬推薦我到一個新組建的技術單位任職。新的崗位意味著新的挑戰和機遇,我有信心在新的起點再出彩。

(李連軍、本報記者鄒菲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