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義務兵軍餃戴了兩輪,不虧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董
2017-06-27 13:26

又是一年征兵季,當青春遇上迷彩,會擦出怎樣的火花?今天,讓我們把目光投向這樣幾位二次入伍的士兵,看他們如何在火熱軍營演繹青春夢想的別樣精彩。他們的別樣選擇,想必會帶給你對當下軍營的全新認識。

空情偵察員周航

火炮“神眼”

灼熱的陽光格外刺眼,陣陣強風卷起沙塵。此時,盯著敵來襲空域長達兩小時的周航雙眼通紅,習慣性耳鳴又一次在腦海中“嗡嗡”作響。但他絲毫不敢懈怠,隱蔽在偽裝網下,與裝備融為一體,耐心地等待目標出現。

惱人的耳鳴是第一次入伍落下的毛病。

2015年,上等兵周航經過嚴苛挑選,成為“9•3”勝利日閱兵某新型戰車方陣的光榮一員。為了完成任務,他加倍訓練超負荷運轉,每天與戰車引擎12個小時的“親密接觸”讓他習慣性耳鳴,但也把他淬火成名副其實的“老司機”。

“東北小型機一架,距離20公里!”雷達站傳來的緊急空情讓氣氛驟然緊張,周航也顧不上耳鳴。“為榮譽而戰!”他在心里默念。

這是當年參加閱兵時,方陣長最常說的一句話。為了能夠駕駛戰車精準無誤地通過天安門廣場,他和戰友們每天都要貓在近50℃高溫的駕駛室里訓練,迷彩服上的汗堿結成白色的“盔甲”,但沒有一個人叫苦,憋足了勁要為榮譽而戰!今天的演習場上,周航要再次為榮譽而戰。

演習場上空,狡猾的靶機不斷機動,一個俯沖直降數百米,緊貼著樹梢向陣地襲來。

“不好,目標飛行高度過低,雷達無法捕捉!”听到這一情況,周航兩手攥緊指揮鏡握把,深吸了一口氣,他明白︰雷達丟失目標,現在自己就是火炮唯一的“眼楮”。

他瞪大了眼楮,汗水卻一個勁地向眼里淌,太陽也明晃晃的。這不禁讓周航想起了那年的閱兵場,烈日也是這樣的耀眼。

走下閱兵場,帶著一枚“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載譽而歸的周航卻因部隊改革、士官名額大幅度壓減而面臨退伍。那一刻,他腦子里只有“嗡嗡”作響的耳鳴。回家後的周航像著了“魔”,當兵的一幕又一幕經常浮現在他眼前。“如果能再回去,該有多好!”周航決定再次報名入伍,但不同的是,這次他卻被分到了某防空旅,成為一名空情偵察員。

“怎麼搞的?練了這麼多遍咋成績還是不及格?”面對質問,昔日的“老司機”失去了往日的榮光。

“偵察空情最重要的就是要耐心細致、沉著冷靜。”班長無微不至的關心和幫帶讓周航又想起了當年的閱兵場︰駕駛戰車需要保持恆定的速度和方向,身體稍微一顫都會造成偏差,當時能做到,現在也沒問題!

整治、撤收,每天反復操作數十次,雙手被銳利的部件劃得傷痕累累;識別目標,不眨眼捕捉150米外拳頭大小的移動目標,一練就是半天,眼楮經常疼得淚水直流……

周航收回思緒,把精力集中到現場。只見靶機不斷盤旋,聲音越來越近。他壓低指揮鏡,听聲音,算速度,判方位……靶機越來越近,速度越來越快,汗流浹背的周航有些手滑眼酸。他全身緊繃屏住呼吸,用指尖緊緊扣住握把上的縫隙以防兩手滑脫,被汗與淚模糊的雙眼透出的是堅毅。到了這個節骨眼,即使一個抖動都有可能丟失目標,功虧一簣。

“目標臨近,方位角27-50,高低角1-00!”周航報出精準方位,八門火炮死死地咬住目標。

“目標受創離遠,抗擊有效!”評測結果傳來,歡呼聲響徹陣地。

“你真是我們的‘千里眼’!”周航懸著的心這才安放下來。

(陳 豪 孫連偉)

為夢想執著前行

■周 航

從初入軍營到成長為“老司機”,再由“老司機”轉型成“千里眼”,每一次啟程,都是因為夢想,軍旅夢,強軍夢,也是我的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