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義務兵軍餃戴了兩輪,不虧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董
2017-06-27 13:26

傘訓骨干楊晨

倔強“傘痴”

在生命中最危急的時刻,楊晨對跳傘的“痴情”也絲毫沒有減少。

“嘀!”隨著撕扯般的長鳴聲,楊晨像出欄的駿馬,弓身低頭,朝著機尾方向奔去。忽然,他感覺眼前一亮,身體就開始失速下沉。幾乎是在剎那間,耳邊轟鳴的馬達聲戛然而止,一切歸于沉寂。

“0001秒,0002秒……”楊晨像往常一樣開始默數秒數,計算著傘開的時間。

“0005秒,0006秒……”數過5秒後,楊晨的心里開始有些急躁。以往的跳傘中,其他戰友主傘延遲開傘的情況時有發生,“難道我也踫上延遲了?”

“跳傘員楊晨,迅速打開備份傘!”這時,他頭盔電台里突然傳來對空指揮急促的呼喊聲。

接到指令,楊晨不假思索地抓住備份傘手拉環,猛地一--,只听“砰”的一聲,一團白花花的傘衣就飛過了頭頂,綻放藍天。

經歷過主傘不開這樣的重大特情,性格倔強的楊晨非但沒有退縮,反而越挫越勇。他2年進了2次空降空投骨干集訓隊,跳到了別人三五年才能達到的跳傘等級。

那年冬天,當入選空降兵特種兵的願望落空,楊晨頭腦一熱選擇了退伍。然而,每每听到頭頂上飛機的轟鳴聲,楊晨就感覺血往腦袋上涌︰“不行,得想辦法去跳傘!”

他找到一家地方跳傘俱樂部,考取了跳傘執照,從一名傘兵轉身成為職業跳傘教練。雖然在俱樂部跳傘有著不菲的收入,但跳了一百多次後,楊晨還是覺得“不是那個味兒”,心中又燃起一團火。

巧的是,二次入伍的楊晨竟然又回到了當年的新兵連。“白白耽誤2年,又成了新兵!”已經是下士的同年兵張世勇為楊晨打抱不平。“這也是一種不同尋常的經歷嘛……”這樣的“尷尬”讓楊晨有點始料未及,但只要能跳傘,他覺得什麼都值了。

新訓結束後,楊晨如願分到了空降引導隊。一次隊里組織新引導員“三無”(無地面引導、無氣象資料、無對空指導)條件跳傘訓練。跳了兩百多次傘,楊晨覺得別說什麼“三無”,就是閉著眼楮也能安全著陸。離機、開傘、觀察地形,一切正常。

到達中低空後,楊晨投下一枚煙幕彈試風,看著飄散的煙霧和越來越低的高度,他調整好方向和姿態,準備著陸。剎棒,著陸……就在預判著陸的瞬間,楊晨感覺雙腳踩空並沒有觸地。他稍一遲疑,“咚”的一聲悶響,雙腳砸地,像是黑夜里不小心踢到了一堵硬牆。

這是他為自己誤判著陸時機付出的代價,同時也讓他意識到,很多方面,自己還真就是個新兵。

“戴什麼餃,就練什麼功!”楊晨藏起自己的經歷,一心鑽研跳傘。

今年6月,他第4次走進了空降空投骨干集訓隊,參加空降兵部隊新傘型訓法,他迎來了跳傘生涯的第300次跳……

5年間,義務兵軍餃戴了兩輪,楊晨卻覺得不虧。“雖然走了回頭路,風景卻不一樣!”眼看又到了選擇走留之際,這次楊晨決定留下,與剛在改革中煥發新生的老單位一起“二次創業”!

(作者︰劉漢帝 圖片攝影︰張 鑫)

沒有一條路是重復的

■楊 晨

有些道路似曾相識,但沒有一條路是重復的!只要用心走,就會遇見獨特的風景,收獲別樣的成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