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將、赤子!余戈︰我眼中的陳明仁將軍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余戈責任編輯︰董
2017-06-29 17:40

文中“恃愛妄言”一句,頗堪玩味。實際上,作為黃埔生中的佼佼者,陳明仁深知校長蔣介石對自己有個基本評價,因之“恃愛”是有心理把握的。但他的憤怒是,對當時處處可見的不公和亂象,校長大人卻沒有辦法,且似乎還縱容加劇了這一境況。在此背景下,可能大多數同僚都學乖了不願吭聲,陳明仁卻忍不住要犯顏“妄言”。這番苦心孤詣,若能被“俯察”“納諫”並有所改觀,相信陳明仁會心甘情願地把這個“錚臣”做到底。遺憾的是,到後來他卻徹底失望了。1944年,在東線豫湘桂戰場喪師失地、滇西戰場燭光微照的背景下,陳明仁在日記中寫道︰

十月三日 星期二

“午後二時外出購物費了一萬貳仟元,歸來一算,僅值戰前四元八角。紙幣如斯低落,拿薪俸過生活如我輩軍人者,非凍餓而死不可。不甘凍餓者,又非舞弊不可。國家前途毫無光明,可悲可慮。主國政者受欺瞞蒙蔽,等于木偶。縱有忠直之士,告以實事,則非受處分不可,並必摒于萬仞之外,一輩子不能翻身。欺騙逢迎之輩,即是王八蛋,都是大官達顯,國家就亡在這輩人手里。臣固亡國之臣,君亦亡國之君,中國不亡,必無天理。”

十月四日 星期三

“十時早餐後,督飭家人種菜,並到金雞村購買柴火,藉可減少家用。以安分守己的我,只有儉中又儉,才不至于餓死。自問今日之軍人都能如我廉潔而有正氣,抗戰必勝,建國必成。但國家偏偏不用我,奈何奈何!”

十月廿三日 星期一

“晚閱地圖,湘省七十五縣已有三十余縣淪陷矣。中國軍隊之無用,如斯可見一斑。不任能與賢,國亡必矣。今日握兵權者,多寡廉鮮恥,唯利是圖,見敵即潰,使敵如入無人之境。豫湘兩省淪陷之速,可為明證。”

實際上,不必拖到內戰時期,僅看在這抗戰勝利“序幕”階段陳明仁所記,即可大致預測其此後的心路歷程。由此觀照其1949年的湖南起義,就是順理成章的自然演變過程。對陳明仁來說,這正是其對“認準的道理”的選擇,沒有半點功名利祿的考量。

四平之戰時的國民黨第七十一軍軍長陳明仁。

在日記中,陳明仁從沒有對自己的軍事才能有過半點自傲,他認為自己的底氣就是“不要錢、不怕死”這兩條。實際上,自黃埔畢業之後,正是憑著這兩條他早早就戰功卓著而“木秀于林”。但其愛憎鮮明、寧折不彎、快意恩仇的個性,也注定了其晉升之途幾乎是步步坎坷,總是在不予提拔就要影響“輿情”的情況下才坐了“末班車”。

由此可見,當和平鑄就,面對毛澤東征詢其所願時,陳明仁以“沒要求”回復,正是其心理演變軌跡上的水到渠成。在洞察人心方面,毛澤東自然不輸于蔣介石。對于陳明仁的人品、個性,應該說蔣、毛均有“識人”“容人”之才,因為這位將領的內心幾乎是通透的,當得起耿直無雙,真誠無敵。蔣最終失去這位門生和愛將,是因為他不能給予他最基本的信念支撐,而非師生情誼上出了裂痕。而毛贏得陳明仁的信任,也是陳明仁從毛及其所代表的新政權身上看到了新希望,而非要依附這位“湖南老鄉”改換門庭當大官發大財。

作為軍人的陳明仁,其思想情感有時真純到令人以“可愛”二字冠之。1945年8月初,當听聞戰爭有可能以日方投降結束時,陳明仁竟然焦慮不安。“8月10日……午夜接電話,聞日賊有無條件投降之消息。因此胡思亂想,不能入睡。予素主殲此頑敵,免貽後患,一勞永逸,斬草除根。若果任其投降,實太便宜了倭奴,太苦了吾同胞也,仇不能伸,乃為憾!”“9月23日……日賊可惡,非殺盡盡不能消憤也!”想想多年來日本右翼對于戰敗于中國的種種不甘心、不認賬,中國人能不為他的這份赤誠之心感慨萬端乎?他也許不懂今天人們所講的“政治正確”,但你得承認,他的感情和直覺總是那麼正確。

如果要對陳明仁做一個簡單概括,筆者以為虎將、赤子兩個詞再恰當不過了。“虎將”評其功,“赤子”論其人。其“功”已銘記于史冊,其“人”仍由其後人傳承著風範。陳湘生先生曾對我說︰“公公(陳家孫輩對祖父的稱呼)總是癟著嘴,發起脾氣來可嚇人了。”陳明仁的這副“癟嘴”,他的幾位外貌酷似他的孫輩都繼承著,而且他們也像爺爺一樣嗜酒,生活簡單而性格陽光。為了把這本日記出好,筆者介紹好友、民國軍事史專家胡博加盟。這位我稱之為自民國“穿越”而來的“軍政部銓敘廳廳長”,與陳湘生先生協力,把日記中那些密集提及的歷史人物、重大事件注釋得清清楚楚,這一手功夫在國內幾無二人可以替代。

我曾與陳湘生先生開玩笑說︰“余生也晚——倘若你爺爺在世時,我和胡博能有幸與他相識,大家與老爺子一起喝著小酒擺弄昔日戰場沙盤,漫話當年紛紜人事,也許會被他接納我們為忘年交呢。”陳湘生先生哈哈笑道︰“那是一定的!”緣此,筆者才不揣淺陋,壯著膽冒昧為這位“虎將赤子”的日記作序,並希望他在天之靈能有所感知,並癟嘴一笑。

2017年6月6日于北京平安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