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搭在小戰士肩膀上的手,分量有多重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孫曉青責任編輯︰董
2017-07-14 13:45

一張老照片,一只勞動者的手。中國共產黨最早感受到這只手的分量,深知士氣當鼓,民心可期。何謂中流砥柱?那是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于將傾的支撐。中流砥柱的基石,不是權力而是人民。請看《解放軍報》詳細報道——

你可知這只手的分量

■孫曉青

一只手,一只黝黑、粗糙、充滿質感的勞動者的手。

照片上的老人肩背微躬,滿臉滄桑,黑色的粗布棉襖上,右肘部有磨破的大洞,一頂北方農村常見的舊氈帽,標示出他的農民身份。

他的手搭在戰士的肩頭,像是輕撫,又像在用力。

孩子,你可記住了我的囑托?面帶稚氣的戰士微笑著,似乎在說︰放心吧大爺,您就等著我們勝利的消息吧!

《解放軍畫報》資料室珍藏的這張老照片,拍攝于抗日戰爭時期,原照片說明很簡單,沒有故事情節,沒有人物姓名,只有簡短的背景交代︰“我軍受到人民群眾的信賴。這是綏遠省的一位老大爺希望八路軍戰士多殺敵人為他報仇。”

與其說這是一張新聞照片,不如說它更像一幅宣傳畫,抑或一張電影海報,形象地闡釋出戰爭與人民、人民與軍隊的關系。

那是一個特定的年代,多少中國人正在經歷家園被踐踏、親人遭屠戮的國恨家仇!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日本帝國主義曾狂妄叫囂︰3個月滅亡中國。面對來勢洶洶的侵略者,有人估算了國家的財力、物力、軍力等“家底”,得出悲觀的結論︰中國最多可以支撐半年;有人受平型關和台兒莊等局部勝利的鼓舞,認為中國可以速勝;還有人把抗戰前途寄托在國外援助上,希望蘇聯出兵相助。“必亡論”導致投降、妥協,于是一些政府高官降日,組織偽政權,一些“國軍”成建制投降當了偽軍;“速勝論”則產生輕敵傾向,不願做艱苦細致的發動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的工作。

兩種極端,一個通病。無視這只手的分量的人,計算這計算那,唯獨對人民的意願和人民的力量充耳不聞、視而不見。

事實上,早在日本帝國主義悍然出兵強佔我國東北地區以後,全國民眾的抗戰熱情便日益高漲。中國共產黨最早感受到這只手的分量,深知士氣當鼓,民心可期。1935年,中共發表《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即著名的《八一宣言》,明確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正在長征途中的工農紅軍,將一次迫不得已的戰略轉移,轉變為主動“北上抗日”的戰略行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