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胎考入同一所軍校,好暖……

來源︰“一號哨位”微信作者︰梁雲娟責任編輯︰劉航
2017-07-19 10:31

海軍小兄妹的成長故事

■梁雲娟

我們的故事,是從匆匆那年開始,駛向一望無際的深藍,故事的背景,是潔白的浪花……

她說︰我想和你一起,手牽著手去看海;

他說︰我想和你一起,駕著戰艦去遠航;

01

時間是一首太過倉促的歌,當我們還在回味旋律的時候,它就帶著長長的尾音,哧溜哧溜地跑掉啦,我們站在歲月的彼岸,駐足回望時才發現,一切美好都在光陰里沉澱,化成了解不開的結。

故事的開始,發生在一個平凡確意義非凡的日子——1996年11月4號,這一天,我和哥哥在媽媽肚子里實在是待不住了,爭先恐後地來到了這個世界。听說這一年的冬天來得格外的早,這一年的寒風也很凜冽,我們兄妹倆降生的那一天,漫天大雪,迎接我們的是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

我和哥哥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中的溫暖,開始了我們注定彼此牽絆的人生。有人說,我們注定要接受一些不能改變的命運,不管是好還是壞,我想,不管今後的命運如何,我們能有彼此的陪伴,走過一生,不管去經歷什麼,都不會覺得孤單吧。

哥哥比我早出生了5分鐘,為此一聲“哥哥”一叫就是好多年,小時候不懂事的時候,總覺得叫哥哥特別委屈,于是就會問媽媽,我怎麼不是姐姐呢?媽媽就會笑著說,小傻瓜,是妹妹多好呀,哥哥會保護你呀。後來上學了,老哥就扮演了護花使者的角色,這個類似于黑幫老大一樣的人物設定滿足了一個小丫頭好多天真而不切實際的幻想,我突然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幸運,就這樣我的小情緒變成了小崇拜,哥哥成了我的小驕傲了呢。

因為是龍鳳胎,媽媽的身體也很弱,我們出生後好一陣子媽媽才恢復過來。或許由于雙胞胎的緣故,我出生的時候左腳骨折,左臂血管發育也不好,沒幾天就被爸爸媽媽抱著滿世界看病。後來我哥懂事了,大家都和他開玩笑,說他在在肚子里就開始欺負妹妹,說的多了,哥哥就覺得這件事的責任全在他,讓我吃了這麼多苦,下定決心要好好保護我一輩子,誰也不許欺負我。那時看著哥哥一副小大人的模樣,我開心的不得了,覺得有哥哥的陪伴自己受再多的委屈也是值得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