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突擊計劃”︰再和自己死磕一次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陳利責任編輯︰董
2017-08-10 18:50

擁抱大時代 重塑新的我

■李華

“仍有崗位在,卻感覺已‘失業’。”當改革調整“靴子落地”,上士吳付濤面臨的換崗壓力,不是個別現象。

在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的改革過程中,許多官兵都將和吳付濤一樣走上全新崗位,經歷轉型帶來的陣痛——

空降兵原某師司令部直屬隊工兵連集體轉崗,從保障部隊轉為一支新型作戰力量。後勤變先鋒,排長郭校形容這是一次“乾坤大挪移”。他們要重塑的,不僅是作戰技能,還有專業兵種的運用思維。

大學生士兵陳彬走下站崗執勤的哨位,成了武警四川省總隊直升機大隊的一名機務兵。正在某基地參加嚴格業務培訓的陳彬所面臨的挑戰,既在于掌握全新的本領,又在于將曾經的成績“歸零”……

換崗,不是一次普通的工作調整。它充滿挑戰,也蘊藏機遇。在新的一輪“士兵突擊”中,誰能夠更快適應新的崗位、鍛造新的能力,誰就能成為勇立改革大潮的弄潮兒。

換崗,不是官兵自己的小事,而是關系軍隊建設的大事——沒有一個個個體的自我重塑,哪來一支軍隊的換羽新飛?履職新崗位,每名官兵腳下都有一個與軍隊建設發展緊密相連的時代坐標。

事實證明,一個人只有融入時代發展,才能更好地塑造自我,彰顯其人生價值——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救亡圖存的大潮中,中文和歷史雙百分、物理卻只考了5分的清華學生錢偉長毅然“棄文從理”,致力于科技強國。最終,他成為中國近代“力學之父”“萬能科學家”。

上世紀70年代,36名大都只有初高中文化的水兵,最先闖入了我國核潛艇時代。他們中,有的人曾是抗美援朝戰場上的英雄,但一道命令之下便向科學技術的高峰發起沖鋒,駕馭我國首艘核潛艇馳騁水下戰場,再立新功。

2010年,即將到齡停飛的戰斗機飛行員李浩選擇了改飛無人機,一路見證中國空軍步入無人作戰時代,李浩也成了空軍“首席無人機飛行員”……

當然,轉型總是有陣痛,重塑從來不簡單。為補上理科短板,錢偉長廢寢忘食苦學一年,才使得數理課程成績超過了70分;為駕馭核潛艇,第一代核潛艇官兵學習了30多門學科知識,操縱上萬種設備;為飛好無人機,李浩經歷了4次轉隸、5次移防,從東部沿海一直走到西北戈壁……

有則寓言講,晾衣竿問笛子︰“同為竹子,為什麼我一文不值,而你卻備受歡迎?”笛子答︰“因為你只挨了幾刀,我卻經歷千雕萬鑿。”

是做晾衣竿,還是做笛子?是在改革調整的時代大考中敗下陣來,還是積極重塑自我、雕琢成器?這是換崗後,每個官兵都必須作出的回答。

願每位戰友都能擁抱大時代,重塑新的我。

(本文刊于《解放軍報》2017年8月10日第05版;原標題為︰上士吳付濤的“新兵突擊計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