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空中遇險的殲-15飛行員,就在我的朋友圈

來源︰“當代海軍”微信公眾號責任編輯︰康哲
2017-08-19 11:04

如果不是撞鳥的新聞,我差點忘了朋友圈里還有個叫袁偉的飛行員。

那是2016年7月,為了采訪張超烈士的新聞,在渤海灣畔的軍營里,我和袁偉等殲-15艦載機飛行員有過一面之緣。

袁偉(右)

袁偉和張超是同一批選拔進艦載機部隊的,那年,張超29歲,袁偉30歲。渤海灣的冬天讓這兩個湖南老鄉凍得夠嗆。兩人穿著借來的毛坎肩躲在沒有暖氣的教室里,用跳繩繞著脖子和手掌,訓練“細膩的油門手感”……

後來,張超犧牲了,袁偉就成了“D班”最年輕的飛行員。

我仍然記得采訪的那個下午︰艾群拿著張超送的小電筒,念叨著“將來著艦時要帶上它”;曹先建還躺在北京的病房里(2016年4月遭遇空中特情跳傘後負傷),進行著漫長的康復訓練;王勇在宿舍的黑板上寫了一段話,默默勉勵著自己。

王勇寫在黑板上的字。

那是一段異常艱難的歲月,也是中國航母艦載機飛行員倔強前行的歲月。

2016年8月中旬,袁偉、艾群等“D班”戰友駕駛殲-15戰斗機成功阻攔著艦。

2017年5月30日,曹先建在重傷住院419天後,駕駛殲-15戰機成功阻攔著艦。

2017年7月,袁偉駕駛的戰機遭遇空中撞鳥左發失火的特情,最終成功挽救戰機並平穩降落。

“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這些飛行員配得上這句話。

艾群帶著張超的小電筒著艦。

2016年那次采訪,我還拍到了下面這張照片。

從左至右分別是曹先建、艾群、袁偉、張超。每次看到這張照片,我就會想起袁偉說的一段話︰

“如果當時是我登上117號戰機,那犧牲的就不是張超而是我。我們是這個國家航母艦載機事業的探索者,注定要承受這些意外和犧牲,我不知道下一次著艦是否平安,我只知道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使命。”

這張照片和這段話,讓我的胸口一陣陣發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