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寫給新兵弟弟的一封信︰當兵不怕苦,就怕……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慕佩洲責任編輯︰楊紅
2017-09-13 19:04

兵哥寫給新兵弟弟的一封信︰當兵不怕苦,就怕……

(一)

今天,舅舅家的弟弟去當兵了,胸帶著紅花,在一片鑼鼓喧天的熱鬧場景中踏上了遠去的客車,全家老小齊動員,都來送送家里的這位“小英雄”。

姥爺說,自己1954年當兵,支援國家建設去了東北,在一個空軍場站做了地勤兵,今天看到唯一的孫子也戴上了“參軍光榮”的紅花,突然想到了幾十年前自己的樣子。

舅舅說,自己的兒子太年輕了,必須去部隊磨煉,哪怕只有兩年,回來也一定充滿著兵味兒!

老哥說,他在部隊也十幾年了,咱家又出了第三個兵!

媽媽說,兒子,弟弟去當兵了,你這個哥哥,又是老兵,可得囑咐囑咐他。

我抽空和家里視頻通了話。城里武裝部門口烏泱烏泱的人,簇擁著一群鮮亮的迷彩,他們歲數都不大,臉龐寫滿了稚嫩。他們在四下張望,旁邊圍著的父母有的在偷偷抹著眼淚,有的一直舉著個手機拍照想留下點日後可以翻看的回憶。我一眼看到了老弟,他高高瘦瘦的身板在人群中很明顯,一臉青澀的樣子。

“大國志!咋樣啊,軍裝真帥氣!”老弟98年的,從小我們哥幾個就一起玩。“挺好啊!”他咧嘴笑,眼圈有點紅,是啊,19歲的年紀第一次離開家肯定有不舍與害怕。

說實話,弟弟去當兵我也有些放心不下,他從小嬌生慣養,以前在家中無人在意的稜角,來到軍營後會不會讓他很受傷?我想起了5年前的自己,拖著行李箱走進了軍校校門,一路跌跌撞撞之中,有不少流淚的日子,我深知昨天還在家玩游戲的老弟會面臨什麼樣的困難。

作為哥哥,我想跟他說幾句話。

(二)

弟弟,當兵雖苦,我最怕的就是你受不了,輕易想放棄。可是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你的心態決定了你的狀態。

哥哥也曾嘆息過曾經令人回味的軍校時光一去不復返,扼腕自己正在奔三的路上漸行漸遠,當然也惋惜自己那些未曾實現的願望和憧憬。

人生太過漫長,不可能有一成不變的歲月靜好,也沒有永久的幸福。它的真實狀況是一會兒希望、一會兒失望,周而復始。

我們所能夠做的,就是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苦中作樂,才能自得其樂。

(三)

當兵的地方不一樣,但生活總歸類似。

被子疊不好,班長讓你中午不休息去門口的地板上壓被子;隊列走不齊,反復來上幾遍,還得加上喊破嗓子的連續口令;吃飯你閑聊了幾句,班長瞪著眼讓你起立……這些才是你軍旅生涯最常見的場景,才是你面臨的生活。

後悔麼?想當逃兵麼?

當你自暴自棄,瘋狂想家的時候,如果你把自己的心態全放在了對部隊的抵觸、放在了討厭的事和人身上,等到有一天,你突然發現,同年兵都在進步︰3公里越來越快,還得了新訓標兵,所有人都迎著朝陽向山頂攀登,只有你自己站在山腳下,怎麼也動不了。旁人有旁人的成功和圓滿,而你卻仿佛被施了魔咒,毫無變化。

其實,你本可以的。你可以調整自己的內心。

被子疊不好,你就花上一周的休息時間反復練習,請教老班長,一個謙虛謹慎的你不會沒有人幫助;隊列走不好,你就听班長怎麼教你,認真學習動作要領;日常管理總是冒泡,你就默默記下每片“雷場”,做個有心人……

你無法改變現狀,那就去嘗試不同的生活方式,總能找到一個點,把注意力轉移掉,甚至忘記某些不愉快。時間久了,那些惱人的,漸漸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四)

作者本人。

其實,我們終其一生,拼的都是心態。

我也曾對自己的焦慮無法自控,杞人憂天地把未來幾十年的路都從頭到腳想了一個遍,發現除了更大的焦慮和困惑之外,一無所獲。

作家三毛說︰心之何如,有似萬丈迷津,遙亙千里,其中並無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愛莫能助。

于是,我想盡辦法自助,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

我們都在自我斗爭的這條路上往前,最終不是東風與西風的較量,而是要在一地雞毛的生活里收集蘊藏點能量,積攢著,囤積著,才好應對那些頹喪的歲月,才能支撐自己在太陽升起的時候,拿起針線,縫縫補補,重新開始。

老弟,軍旅生涯才剛起步,任爾東西南北風,調整好你的心態,當兵不怕苦,我希望你可以歷練成為一名合格的戰士,希望日後和你打電話你不要哭得太傷心,希望你也有一天笑著跟我說,你適應了部隊的生活,你的狀態很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