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昆侖兵的真實記憶︰如果可以,想將前19年過成另一種模樣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王雪振 魯小博責任編輯︰任爽
2017-09-19 19:31

昆侖有兵初長成

王雪振 魯小博

當兵整4年,戚壯一直是深受同年兵艷羨的人︰參加過兩次閱兵,闖入過比武競賽前三甲,還是連隊最年輕的班長……

初入軍營的那些日子,戚壯俊朗的外表曾一度廣受關注。如今,他卻說︰“大家越來越重視我的內涵了。”

6人間的營房里,剛剛年滿23歲的戚壯回顧自己的軍旅生涯時,青春的活力與漸進的成熟,相得益彰。

“成長。”他用兩個字倏然收住萬般波瀾,算是他對軍旅人生的簡短概括。

蹉跎的過往

有人說,每一段日子都是值得被記住的。

在戚壯看來,如果可以,他真的特別想將當兵前的19年,過成另外一種模樣。

前19年,這個身高1米84的小伙子走了一通“平凡之路”︰出生于河南信陽,瘋玩瘋跑中度過少年時光,厭學情緒下,成績自然不出眾,混了一個中專文憑。

畢業後,一心想獨立創業的戚壯,終究沒有擺脫家人的掌控,父母一手安排,讓他在熟人開的酒店里清掃過衛生、端過盤子,還因個子高,干過迎賓員。

體力的消耗之下,戚壯瞅著緊巴巴的薪水,“看不到希望”。

“昏暗無光”的日子,在姐姐戚凡復員歸家後,倏然有了轉機。

刷碗、拖地、洗衣服……變得勤快的戚凡驀然間觸動了弟弟的內心︰“部隊究竟是怎樣的地方,可以讓姐姐有如此變化?”當兵的沖動,也因姐姐的改變,在戚壯心里變成了鐵打的主意。

商量之後,一家人決定支持戚壯的想法——讓他按照自己的想法闖一把。

揮別家人,奔波千里,從未出過遠門的戚壯,被運兵專列拉到了喀喇昆侖山腳下。

新的考驗,已然走到眼前。

煉獄

閱兵中的戚壯(左一)。

戚壯19歲的生日,是在新兵營度過的。

那天,正好是中秋節前一日。晚上一如往常,幾個新兵端坐在班里,練坐姿。

新兵班長劉昆遞給戚壯一份面、兩塊月餅,算是生日“特別優待”。戚壯把月餅和大家伙分了分,然後開始吃面,不知怎麼的,剛嚼了兩口,眼淚就啪嗒啪嗒掉下來了——想家!

劉昆看了一眼,遞給戚壯一個手機,讓他給爸媽打電話。畢竟一個多月沒聯系了,撥通後,戚壯邊說邊哭。

旁邊的幾個新兵也都是十八九歲,一看這場景,也都受不了跟著哭起來,吸鼻涕、抹眼淚的聲響此起彼伏。

軍營的難忘印記,在這里劃下了第一道刻痕。

戚壯說,印象最深的還是第一年,真的太苦了。其實那年,剛剛進入軍營的戚壯拿了很多比武競賽的名次,已經初步嶄露頭角了。

當時,有個同年兵問戚壯,你為啥能拿那麼多榮譽?戚壯說,晚上的時候,你來我們帳篷看看就知道了。

那時戚壯已經下連了,劉昆依舊是戚壯的班長。小練兵的時候,劉昆就把戚壯叫到自己身邊,俯臥撐、仰臥起坐、蹲起連番上陣。劉昆不說停,戚壯就不敢停,做俯臥撐的時候,等到戚壯做完,地下的石子上往往全是汗。

這種練法,鐵打的人也抗不住。戚壯有時候確實受不了,就偷偷哭,但是也不敢讓班長知道,就邊做俯臥撐,邊大聲吸氣,將眼淚盡可能地吸到嘴鼻處。

……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直到戚壯被抽調,參加“9•3”閱兵。

于義務兵而言,能夠參加閱兵,簡直是三生有幸。為了迎接這一刻,新的磨煉接踵而至。

戚壯的位置是方陣的排頭,要求那可不是一般的高。當時備份人員很多,競爭尤其激烈,因怕被淘汰,戚壯每次訓練都特別投入。軍姿一站就是3個小時,胸腔會因挺得太厲害透不過氣,疼得像骨頭扎進了肉里,腿也根本打不了彎。

當然也會出現古怪的“奇妙事兒”——遭到蜘蛛的“非法侵擾”。一次,有個蜘蛛就從戚壯的鋼盔上落下來,掉到耳朵上特別癢,戚壯一動不動,默默忍受。癢了一會兒覺得好些了,結果蜘蛛又來了,就在鋼盔和耳朵間爬來爬去,戚壯最擔心它爬到耳朵眼里,但後來就沒有感覺了,索性就不理睬它。

兩個小時後,軍姿訓練結束,身旁戰友在戚壯的耳朵和鋼盔之間發現了一張蜘蛛網。蜘蛛,就安然盤踞在網中。

苦累,由此可以窺見一二。其實還有合練,天氣悶熱如蒸籠,一站就是7個小時,散場結束,保障人員拿水喂戚壯,他的嘴根本就張不開……

當時戚壯的爸媽愛看中央七套,每次看到閱兵訓練,就抹眼淚,擔心自己的兒子也在受著這樣的苦。其實他們不知道,戚壯受得苦,比電視上播的,簡直多太多了。

閱兵那一天,終于來臨。

當習主席檢閱到自己所在方陣的時候,戚壯驕傲地抓槍、擺頭,動作刷刷的。

一生的榮耀,也在那一刻,完美定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