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評∣酒氣少一些,虎氣長一截!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微信公眾號作者︰單大毛責任編輯︰任爽
2017-09-19 22:50

前不久,一則關于“大學生飲酒醉亡”的新聞引爆網絡。

一名就讀于某985高校年僅19歲的大學生在一片“加油”聲中,3分鐘內接連喝下6杯雞尾酒後,身體開始不听使喚,頭一歪重重地倒了下去,後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19歲年輕的生命遭此不幸,留給父母家人的是無盡悲傷,留給世人的是慘痛警醒。

這樣的悲劇已經不止一次听說了,每次听到都是一樣令人痛心。這些當事者明知不能再喝,卻為什麼要失去理智不顧生死狂飲?除去逞能等表面原因外,可能還有人是因為礙于面子、表達誠意。當酒成為一種證明“膽量與誠意”的自我傷害工具時,悲劇往往就會發生。

喝酒作為一種生活方式,這些年在部隊也有所表現,以至社會上一些人對軍人的評價,往往脫口而出的就是“能喝酒”。這樣的評價並不全面客觀,但也的確說明一些問題。以前確有常喝酒、喝大酒的現象,有的因為酗酒、醉酒等出了事故、栽了跟頭,直接影響黨員干部威信,影響部隊形象。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出台了“八項規定”,軍委印發的“十項規定”明確指出,“要切實改進接待工作,不安排宴請,不喝酒”。中央和軍委的規定出台後,全軍上下對飲酒行為作出嚴格約束,廣大官兵積極響應,“不坐酒桌坐書桌”成為新風尚,違規喝酒問題在部隊得到遏制。但當前,仍然有些官兵認為“有的時候喝點酒是人之常情”,有的覺得“喝酒時控制點不礙大事”,這都是一些模糊認識。

喝酒傷身體,甚至殞生命。文中開頭說的大學生不是第一個死在酒桌前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每年我國都有超過10萬人死于酒精中毒。

一些同志在酒桌上礙于情面,不喝感到不好意思,最後把自己喝出了毛病。某單位有一個素質過硬的領導,他喝酒是出了名的豪爽。就在前不久,身體查出了大問題,整個家庭遭受打擊,他後悔也來不及。

喝酒誤工作,甚至致戰敗。自古以來,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三國時期,曹操袁紹官渡之戰,曹操依照許攸燒敵糧草之計,向袁紹糧草庫烏巢發動進攻。交戰中,袁軍將領淳于瓊正是因為與眾將飲酒大醉不能抵敵,導致烏巢糧草被焚燒殆盡,袁軍不攻自破。淳于瓊也被袁紹下令斬首。

在俄軍內部,因為“癮君子”酗酒導致的事故屢見不鮮。有媒體報道,去年一個名叫弗拉基米爾•巴達諾夫的步戰車駕駛員,因為喝了太多酒,在駕駛訓練中一直在踩油門,越開越快不斷超車,最終導致嚴重訓練事故。據幸存的炮手回憶,酒精上頭的巴達諾夫,根本听不進隊友的勸阻和無線電中指揮官的怒吼,悲劇眼睜睜地就這樣發生了。

軍隊是特殊戰斗集體,經常面臨各種突發情況,要執行緊急任務。喝酒喝迷糊了,就容易關鍵時刻人員收不攏,遇事干著急,任務完不成。

喝酒蝕正氣,甚至敗風氣。有時候,酒已不再單純是宴席上的飲品,而是因不同的心思被賦予不同的含義。有時它是不務正業、庸俗交往的途徑,有時它是疏通關系、謀求私利的手段,有時它是享樂主義、奢靡之風的載體,有時它是亂交往、拉“小山頭”的介質。如不注意,軍人的本色作風就會在酒局中消磨殆盡,軍隊的良好形象就會在杯酒間蛻化敗壞。

當一些人不講組織講義氣,不講原則講私情,不講肚量講酒量;當“酒場就是戰場,酒品就是人品,酒量就是能量,酒風就是作風”成為口號;當“酒桌上解決問題”成為一種習慣,那麼各種和平積弊勢必出現,一些拉拉扯扯、團團伙伙就會產生。

“易俗去猛虎,化人似馴鷗”,領導干部在根除部隊宴請喝酒問題上負有重要責任。向不良酒文化開刀、倡行新風正氣,自己帶頭不組織宴請、自己帶頭不接受宴請、自己帶頭拒絕違規飲酒,自然能起到很好的表率作用。

不喝酒並不傷感情。讓我們集中精力練兵備戰、干好本職,戒除飯桌上的“濃濃酒氣”,增添練兵場上的“虎虎殺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