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細細長長的訴說,伴我在軍旅里成長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作者︰吳郁德責任編輯︰董
2017-10-04 04:18

母親,我灑淚感懷的歲月

我的母親一直在田野里四季耕耘,把貧窮平淡的日子,過得熠熠生輝,年輕時做起農活來,不輸體壯的男人。

上個世紀80年代,鐮刀是莊稼人行走田地的佩劍。檢閱莊稼收獲的黎明,母親與父親並駕齊驅,佝僂沖鋒在麥地前沿,反手抓著一棵棵秸稈,“噌噌”聲起,齊刷刷地,用鐮一勾,旋轉身子,一排排倒下的麥秸排列在地上,一堆堆,一行行。風吹起伏的麥浪,母親遞進式檢閱莊稼的身影,一直建構在我的時光里。

時光流轉,兄妹長大了,都離開了家,母親說,你們不在身邊,這爐膛升騰的火也不旺了,做了一頓飯,和你父親要吃上一天,一天天就這麼過來,一刻刻就這麼想著,一家人一起吃飯真熱鬧呀。可是母親,當我穿上軍裝的那一刻,就注定不能長久的陪伴您的左右。

在入伍不久的青蔥歲月,我常常會寫寫家書,千里之外報個平安。母親不識多少字,每次收到家書,都是父親坐在身邊讀給她听。

那時的信走得慢,母親基本是一個月左右收到我一兩封信。她是听不出我“成長的煩惱”的,偶有青春的困惑憂愁,也只是力爭上游的宣示,大抵都是自己體質較弱,怕訓練拖了班里的後腿,還得更加奮力挑戰身體的極限,野蠻體魄,豐腴精神,鼓著勁進擊一個班集體的榮譽高地。母親不會寫字,讓父親回信時,大多都是告誡我,在部隊里別怕苦,莊稼人怕苦莊稼就沒收成,年輕人怕苦就要苦一輩子;“狗窩里放不住剩饅頭”,咱是窮人家孩子,不要貪婪,要節儉節約不浪費……碎碎念念的叮囑,細細長長的訴說,一直伴著我在軍旅里成長。

有一句話形容愛情,“只要你要,只要我有”。這句話用來形容軍人母親和兒女的供求關系,才更恰如其分。這些年,每次回家,母親總會一個人不知疲倦地為我準備小時候愛吃的,臨行前必須要帶走的 “寶貝”不一而足。我說現在雜糧魚肉商場都有賣的,您也不要擔心我吃水煮掛面配咸菜。可母親說,這是我和你爹種的,家里養的,沒打藥,沒喂飼料,吃著放心。每次回部隊,母親都會把親手播種收獲的糧食倒入簸箕,簸了又簸,篩出的浮塵和雜質凌亂地灑落在地上,引來咯咯亂叫的母雞爭相啄食。這些年,盡管我長大成家,可還是被母親執拗地用她的“綠色食品”供養著,每每品嘗這些大地、季節祭出的唇齒留香的美味,有時一瞬,就會淚目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