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秋遇上國慶|縱時空轉變,家國情依舊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董 楊帆責任編輯︰董
2017-10-05 00:21

陸游︰六十年間萬首詩,位卑未敢忘憂國

南宋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錦官城的四月正春意盎然,被免去參議官的陸游就寄居在城西南浣花溪畔。春天總是給人希望,斗志滿滿。盡管已經病了20多天,這位病後初愈的老人又一次拿起了《出師表》,一看就是一整晚。記不清這是多少次挑燈夜讀了,此時此景更讓52歲的他讀出一種“通古今之變”的意味。于是靈感乍現,奮筆疾書︰“病骨支離紗帽寬,孤臣萬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天地神靈扶廟社,京華父老望和鑾。出師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燈更細看。”

“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軍書”,20歲的陸游希望自己是個馳騁疆場、運籌帷幄的文武全才;“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州”,可憐陸游滿腹經綸,空有一腔熱血,只能壯志未酬,多少悲憤與不甘更與何人說?“夜闌臥听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六十八歲了,一身病痛的詩人獨自躺在荒涼的鄉村里,已過過花甲之年的他回首過往,難免感慨頗多。年少時的理想、青年時的坎坷,歲月蹉跎......盡管人生匆匆而過,可他卻並不感到悲涼,一心想著的仍是替國家守衛邊疆。夜深了,屋外風雨的聲音听的分明,恍惚間那個那個身披盔甲、騎著戰馬跨國冰封的河流奔馳在北方戰場的少年又回來了......“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這是陸游臨終前留給後世最後的句子,直到生命的盡頭他的心里仍然魂牽夢系復興大業和國家安危,只是可惜王師北定中原的日子他終究還是看不到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