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秋遇上國慶|縱時空轉變,家國情依舊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董 楊帆責任編輯︰董
2017-10-05 00:21

杜甫︰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還是在錦官城,還是在浣花溪畔,早在陸游之前四百多年的唐代,一代“詩聖”杜甫在他所棲身的草堂里發出了這樣的吶喊——“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那個八月的深秋之夜,怒號的狂風卷走了草堂屋頂上的茅草,隨後大雨呼嘯而至,沒有給他絲毫的憐憫。這樣的情景下,詩人不是在顧影自憐,而是為天下所有讀書人呼喊︰如何能得到千萬間寬敞高大的房子,庇護貧寒的讀書人,讓他們歡笑開顏?哪怕要我獨自受凍亦無怨無悔!我想起了俄國著名文學評論家別林斯基的話︰“任何一個詩人也不能由于他自己和靠描寫他自己而顯得偉大,不論是描寫他本身的痛苦,或者描寫他本身的幸福。任何偉大詩人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的痛苦和幸福的根子深深地伸進了社會和歷史的土壤里,因為他是社會、時代、人類的器官和代表。”如此說來,他也算得上是杜甫的知己了吧。

“今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干。”又是一個中秋月圓之夜,被困在長安的杜甫望著天上的圓月發呆,想著此刻的妻子應該也在望著月亮思念遠方的詩人吧。故鄉之月親切,他鄉之月惆悵。本是同一個月亮,如果不是這戰亂又怎會使得一家人兩地分居,引得無限思量?那一夜的月光很冷,月華如霜,凍結了奔騰的峽江水,也斷絕了團圓的路。何時才能結束這離亂?

他也曾想建功立業,但伯樂難尋,只能空嘆“諸葛大名垂宇宙”,羨慕諸葛先生的機遇。可現實卻是“秋月仍圓夜,江村獨老身。卷簾還照客,倚杖更隨人。”又是一個月圓之夜,江畔的詩人日漸老去,月光照在客人身上,可老人卻分明散發著光芒,他手中的拐杖,仿佛支撐的不是自己,而是在支撐中國人的脊梁!

我似乎听到了那年草堂里杜甫的吶喊,又听到了抗日戰士說的“至死也不願退過黃河”,又仿佛看到了那年隱姓埋名的程開甲院士……這種深值于中華民族骨血里的文化基因,雖是潛移默化,卻堅韌非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