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秋遇上國慶|縱時空轉變,家國情依舊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董 楊帆責任編輯︰董
2017-10-05 00:21

俊安說︰“他至死也不願退過黃河!”

吾謙愛弟︰

來信收閱,備悉一切。“抗戰”是我們偉大的母親,她正在產生新的中國、新的民族、新的人民,我們要在戰爭環境中受到鍛練,我們要在敵人的炮火下壯大起來。抗戰是我們的神聖職責。我們的健康、智慧及勇敢要在抗戰中誕生,要在爭取抗戰勝利中光揚發大。我們要為驅逐日敵寇出中國抗戰到底,我們要為爭取中華民族解放事業奮斗到底。

俊安說:“他至死也不願退過黃河!”這句話令人听了如何興奮、如何激動!這種意識,不僅表現了他是我們的好子弟,而且表現了他是中華民族的好男兒,他是黃帝軒轅氏的好兒女!他不僅是我的兒子,同時他也成了我的戰友。因此,我當更對他關切、對他愛護,我托了朋友,抗戰的朋友,照顧他的生活了,祈你們勿念!

你是一位不滿十七歲的青年,正應當在人生的大道上努力前進!你現在度著教書的生活,我認為這是不利于你的前途的。我不願你把你教師的生活繼續下去,你應立即奔上抗日的戰場,在戰斗的環境中,創造你的人生,開闢你的前途!俊安是我的愛子,我既贊成他的行動,這決不是無意味的稱贊。你了解嗎?也希你打破庸俗人的見解,勇敢的走上民族解放的戰場,與俊安、與阿兄、與全中國抗戰的朋友們、與全世界擁護正義的人士們,手攜手的向光明、向真理的大道前進!

西娃念書是次要的問題,脫離舊鄉村、舊家庭,走上新環境、新時代的大道,卻是首要的事情。你了解我的意思嗎?人是環境的產物,客觀的環境是人們真正的學校,鐵工廠里出鐵匠,蒸饃鋪里出的蒸饃技師,宋家出的吊粉的,馮家出的擰繩的。封建的舊家庭產生的是家庭奴隸,大工廠里產生的是賃銀奴隸。在階級斗爭的過程中即產生階級解放的戰士,在全民族抗戰的戰場上,便產生了中華民族解放的英雄。以上的道理,你懂得嗎?我希望你們能把西娃送到陝北邊區去,或送到我處來,或送到西安紗廠當女工去,這都是正當的辦法。老實說一句話,西娃在家中待下去,必定要變成家庭奴隸。我記得西娃在小時是那樣的活潑,但在去年我見她時,她是那樣的不活潑而無生氣,真使我傷感。這不是某個人的罪過,這是時代的罪惡,這是環境束縛的結果。你倘若要在吾家鄉待下去,也要和西娃變成一樣的不活潑,所區別者,不過男女性的分別而已。

“四月解冰,八月飛霜”,這是人們形容遼縣氣候的話。可是我們住的和順,現在還是七月,早已下霜了,人們都需要穿棉衣,我們這里到冬天的寒冷就可想而知了。我不久要去河北省,特此告你,來信仍寄舊地。

附及

這封信是一九三七年十月廿五日,在和順石拐寫給老五的,距今已廿三年了。老五在抗戰時,在蘭村戰斗中負傷而後犧牲了。

一九六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孝慈識

王孝慈(1905-1992),原名向宗仁,陝西渭南人。1927年在西安中山軍事學校學習時,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參加渭華起義。1930年至1937年在北方從事地下工作。1938年後,在山西太行山區參加抗日斗爭。1945年4月,作為正式代表參加黨的七大。新中國成立後,歷任天津鐵路局黨委副書記、全國鐵路工會副主席、甘肅省副省長、甘肅省政協副主席和全國政協常委。1992年8月,在北京逝世。

這封家書是王孝慈于1938年10月25日,寫給五弟向宗聖的復信。收信人向宗聖原在家鄉陝西渭南教書,在王孝慈的感召下,于1938年底離開家鄉,奔赴山西抗戰前線,參加了八路軍。1942年5月23日,在山西忻縣蘭村與日寇的激戰中英勇犧牲。這封家書正文寫于1938年10月,信的末端有一段附及的內容,是王孝慈20世紀60年代回家鄉用鋼筆字補記的。

王孝慈以自己父子並肩抗戰來激勵五弟:“勇敢的走上民族解放的戰場,與俊安、與阿兄、與全中國抗戰的朋友們、與全世界擁護正義的人士們,手攜手的向光明、向真理的大道前進!”勉勵他走上革命道路,成為“階級解放的戰士”、“中華民族解放的英雄”。他還希望女兒也能脫離舊鄉村、舊家庭,走上“新時代的大道”。在抗日戰場上,有許多像王孝慈這樣的父子、兄弟,還有夫妻,姐妹攜手踏上革命征程,走向抗日前線,直面艱險、無懼死亡,因為大家有絕對的信仰,知道犧牲自己,是換取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並且確有把握一定達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