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有一個故事,里面沒有王子公主,卻有點動人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郭立斌 王偉洋 吳經緯 發布︰2017-10-17 15:55:10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資料圖片。姚順雨 攝

我們的故事說給你听

我是一個兵,一個來自撫順支隊八中隊的兵。我的部隊傍山而建,在這兒,有一群可愛的武警官兵,用青春與熱血守護著這一方水土。

著名藝術家閆肅曾說道:“軍人也有‘風花雪月’,但那風是‘鐵馬秋風’、花是‘戰地黃花’、雪是‘樓船夜雪’、月是‘邊關冷月’。”我知道,從我穿上軍裝那一刻起,肩上就扛起了一份責任。有人說,軍營是枯燥的,每天重復著同樣的生活,無聊乏味;有人說,軍營是痛苦的,每天摸爬滾打滿身傷痕,疲憊不堪。但在我的眼里,軍營是多彩的。在這兒,我和戰友們走過幾度春秋,執青春之筆寫軍旅故事。

中隊駐地沒有車馬喧囂、華燈璀璨,有的是炊煙裊裊、蟬鳴蛙噪。我們的任務很重、擔子很沉。長長的崗線,留下了一茬又一茬老兵的足跡;斑駁的監--,仿佛在訴說著這里發生的一個又一個故事;繁多的哨位,是屬于我們沒有硝煙的戰場。從第一次上哨時的如履薄冰,到後來的輕車熟路,我們漸漸和這路、這牆、這崗成為了熟悉的老友。老兵們常說,上哨的時候和這些東西打交道身心俱疲,但是當有一天要和這些“老友”說再見時,又會萬分不舍。哨本上一個又一個名字的背後是多少歲月的默默奉獻。我們將青春年華奉獻給了這千余米的路、斑駁的牆、神聖的崗。

中隊營房歲數不小,卻一直被我們收拾得井井有條。老班長們曾經說過,營房的歲數比他們的兵齡還要長許多。器械場上發亮的器械,是戰士們用布滿老繭的雙手慢慢磨出來的,這些鐵器曾經是多少人的“噩夢”。不大的學習室,不僅有那一堂堂嚴肅的教育,還有充滿歡聲笑語的晚會。當那些平時嚴厲的班長放飛自我,你會恍然覺得,原來他們這麼狂野。籃球場是周末最熱鬧的地方。都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一言不合就要在球場上一較高下。甩開膀子來一場球賽,一切煩惱壓力都會隨著汗水揮發干淨。當然,我們也可以成為安靜的美男子,咱中隊有一手絕活的可不在少數。吉他彈唱、毛筆書法、奇幻魔術、吟詩作賦。在這兒,我們“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可謂是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

中隊營區不大,幾十名官兵低頭不見抬頭見。我們一起上哨執勤、一起生活訓練、一起經歷風雨。互相幫持、互訴心腸,偶爾嘻笑怒罵,偶爾矛盾突發。老班長們開玩笑說,花在兵身上的心思可比在女朋友身上多多了。我們在這兒結下了高若天、深若海的兄弟之情。縱然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份情誼也從未離開這里。因為一聲兄弟們就是一輩子。

這就是我們的故事,它很平凡,也很普通,甚至還有些瑣碎。但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飽含著一份情、一份愛。這或許是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的一段青春故事,故事里沒有王子公主,沒有花前月下。但這里有默默地奉獻、熾熱的忠誠,有崇高的理想、暖心的情誼,有蓬勃的朝氣、拼搏的精神,它平凡卻又動人,無聲而又多彩。這就是我們的故事,我想把它說給你听。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