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路上,父親的“老繭理論”一直激勵我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作者︰王旭、喬紅旺責任編輯︰董
2017-10-25 11:15

當我離開家鄉的時候

分別時握著父親的手

厚厚的手掌滿是老繭

把我推到遠行的船頭

父親的手啊老爸的手

多少關愛在心頭

多少企盼在心頭

——《父親的手》

父親的老繭

30多年前,我出生在魯西南一個偏遠的村莊里,祖輩世代以種田為生。那時農村勞作都是手工。翻田,播種,除草,打藥,施肥,澆灌,收割,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歲月的打磨在父親的雙手上編滿了老繭。每次想到父親,自然就會想到他那雙大手,他手上的那些老繭。

父親厚實的大手粗糙並且堅硬。年幼的我,常常拒絕父親“老繭”的撫摸,每次父親總是稍顯無奈地笑笑。

作為農民的兒子,下地勞作幾乎是無法選擇的命運,可父親卻總是盡量把時間“省”出來,讓我讀書。玩兒心頗重的我卻不懂父親的良苦用心,父親的期盼亦沒有結出滿意的果實,我高考落榜了。成績出來的那天下午,我頹廢地癱在床上,悔恨的淚水不停地往外流。

當時,我特別希望父親罵我幾句甚至打我幾下,可父親只說了句“帶上鋤頭跟我到晾谷場翻地吧。”就這樣,父子二人一前一後,一路默默無語。

一下午,父親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刨土。滿懷愧疚的我,揮舞鋤頭使勁兒趕進度。

日落之前,半畝多的谷場已經翻完了,我手上磨起了水泡。父親走了過來,用那雙布滿老繭的手摸著我手上的新泡,眼神里飽含疼惜。我連忙用平日里“養尊處優”的手握緊父親的手。良久,父親打破了沉默︰“孩子,復讀一年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