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老兵”父親向我回了個軍禮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曹明敏 等責任編輯︰董
2017-11-10 10:26

那是我小時候

常坐在父親肩頭

父親是兒那登天的梯

父親是那拉車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飯將我養大

忘不了一聲長嘆半壺老酒

——《父親》

父親的信

熄燈前我習慣拿出父親寫的信反復地讀。

“其實,戰士們不需要自己的排長是個‘全能冠軍’,而希望你是一個帶著他們每天都進步一點點的人。作為兵頭將尾,你要多干實事,少講大道理。新排長一定要虛心,多向老同志請教……”我看著信紙上工整干練的筆跡,腦子里關于父親的畫面揮之不去。

父親是一名老兵, 20歲那年參加了1987年邊境作戰,現在家里還珍藏著戰爭結束時他立三等功部隊獎勵的影集。父親濃眉大眼,中等身材,對人忠厚老實,對我要求卻很嚴格。

上高中那些日子,天剛蒙蒙亮,父親便裹著大衣起來做早飯。每當高壓鍋響起嘶嘶聲音,父親的話語就會準時“撬”開我朦朧的睡眼,“娃,起來晨讀。”我揉巴揉巴眼楮不情願地起來坐在床邊讀背,他滿意地把大衣披在我身上,自己則在一旁翻看影集。他愛不釋手的是兩張泛黃照片︰一張是當年在貓耳洞里與榴彈炮的合影,他說這麼多年了,擊中目標時的激動之情依然那麼真實;一張是我小時候向他敬軍禮的畫面定格,他說看到了夢想的延續。

“早操”完畢後父親會催促著我盡早上學,山城隆冬冷得人走路也發抖,大霧里學校門口路燈發出微弱的黃光,我總是第一個到學校等著開門,那時我心中總會升起一種極強的壯烈感。

2012年的7月14號中午,我接到了國防科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那天父親忙得不亦樂乎,給親戚戰友打電話報喜,張羅了兩大桌好菜。他端著小酒杯招呼滿屋子的客人,觥籌交錯間,父親醺紅的臉上毫不掩飾地洋溢著自豪與幸福,仿佛打了勝仗喝慶功酒一般。末了,他對我說,“娃,在部隊好好干,以後爸爸沾光,也回部隊看看。”我使勁地點頭,本該高興的日子心里卻有些難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