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68歲生日,空軍人有話要對她說……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陳卓責任編輯︰董
2017-11-13 12:57

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進行迪拜航展首次檢驗性飛行。

“母親”68歲生日,空軍人有話要對她說……

一直想給空軍的生日寫點東西,作為一名空軍人,就像寫《我的母親》一樣,是一種內心的溫暖,是一種情感的必然,也是一種使命的召喚。

11月11日,免不了“網購日”的喧囂,“光棍節”的調侃。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個日子真正的崇高和璀璨在于——68年前的今天,偉大的人民空軍誕生了。

在這個寫滿精彩、充滿快樂的日子里,空軍人因為她而感到驕傲,中國人更因為她增添底氣。

每次唱起《我愛祖國的藍天》,內心總是熱血沸騰、激情滿懷,這就是中國空軍人最樸素的情懷。

要問空軍人最愛什麼?當然,他們最愛祖國的藍天。

不同的成長

英吉利海峽曾猶如一道天塹,讓擁有強大海軍的英國人無比自信。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對他們的空襲,讓他們第一次有了無力感。

屈辱倒逼改革。1918年4月1日,人類歷史上一支全新的部隊——英國皇家空軍誕生了。

同樣的無力感,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身上也曾有過。

在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經常有無數的敵機在天上肆無忌憚地轟炸。

人民空軍的誕生成長,背負著民族的希望。談起空軍,就必須從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說起。

所以說人民空軍的歷史很“特殊”,先有學校,才有空軍。

許多人並不知道,東北老航校建校之初,用的都是日本投降後在東北遺留的航空設備。

為我所用的,還有他們的人。當然,這是用共產黨人的胸懷、膽識和真誠感動並轉化過來的人。

有這麼一個故事,當時負責籌建航校的伍修權參謀長,在召見被我軍勸降收編的林彌一郎等日軍航空人員時,注意到林彌一郎不時盯著自己腰間佩戴的勃朗寧手槍。他毅然將從長征路上一直帶在身上的“愛槍”贈予他。用共產黨人的胸懷、膽識和真誠深深感動他。為了空軍的建設,每一個人都甘願舍棄。

孫子曰︰“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

杜黑說︰“空中戰場是決定性戰場。”

在那個年代,創建空軍絕對可以稱之為是具有宏大戰略眼光的抉擇。黨中央決定辦航空學校培養空軍人才,常乾坤、王弼等一批曾在蘇聯喝過“洋墨水”的同志,從延安出發,跋山涉水、突破封鎖,三個月後到達東北開始創辦航校。

白山黑水間,一群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白手起家,用熱血乃至生命鑄造了中國航空事業的搖籃。

從東北老航校一路走來,1949年11月1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部在北京宣告成立。也是在這一天,中國終于有了一支空中作戰的整體力量。

首任空軍司令員劉亞樓,上任伊始,以世界空軍建軍史上前所未有的建軍規模與速度,高標準地完成了建軍工作並使之投入實戰的艱巨任務。

一代代空軍人不忘初心、繼續奮斗,辦成了許多別人想不到的事情,解決了許多西方認為中國人解決不了的問題。

68年後的今天,中國空軍成為了東方乃至世界不可小覷的國防尖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