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座西北小城中,留下了我們戰斗的青春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米兜爹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14 13:39

始終想要靜下心來寫點東西,聊以致敬那個坐落在河西走廊中的小城——滿城。那里,有我九年的青春歲月。強自提筆,听著老夏彈唱的那首《我不傷春悲秋,只是懷念滿城》,眼角已然濕潤。

懷念滿城,絕不是停留在口頭。只有一個地方待久了,有感情了,才能談起。我自從2013年5月離開這兒,每年都會回來一趟,看一看這印著歷史影子的城牆,走一走那通往城門洞的一號公路,見一見曾經朝夕相處的伙伴們,感覺很踏實,內心很澎湃,心情很激動,因為這里曾留下我青春的痕跡,記載著我的成長點滴。

滿城,在我的眼里,已經不僅僅是個簡單的地名,她還包括唐家灣、榴樹以及平城,是永恆的青春符號。其實,我感覺,她更像一位母親,永遠用溫柔的臂膀接納著我們,陪著我一起成長進步,一起開心快樂,一起歷練磨難……

滿城的日子,充實而緊張。春夏秋冬,年復一年,其實,時間長了,總想著出去看看,但是真正離開時,才感受到她的珍貴,以及千般不舍與萬般無奈。打開記憶的匣子,我曾有兩段生活的經歷。一段是2005年10月開始,斷斷續續一年時間;另一段就是2008年3月開始,直到離開。

2005年10月之前,我在榴樹待了一年的時間。榴樹距滿城5公里,因為距離遠,每次去滿城辦事,總是感到很光榮,有點古代進京趕考的味道。現在印象最深的是,每次提著十多斤重的鐵凳子,步行到滿城開大會,那長長的隊伍揚起了漫天的塵土。

榴樹的豬圈、旱廁、老食堂、土路、高直直的白楊樹,以及遠處連綿不絕光禿禿的石頭山,還有那大澡堂幾個為數不多能用的淋浴龍頭,這些依然記憶猶新。“榮譽至上、戰斗第一”的連訓依稀還在耳畔響起,《亮點集》似乎還在緊張的校對排版,鵝毛般的雪花仿佛一直沒有停過。

指導員增民每天早上彈起悠揚的電子琴聲從俱樂部傳出,連長海青洪亮的口號聲直擊心扉,胡子拉碴的副連長武裝,反復用陝西話講著他的人生哲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聲說話”,還有一起共事的繼紅兄、彪哥,另外被胖胖的炊事班王班長打傷的司務長。當然,忘不了,曾經一起摸排滾打過的瘦猴志營、敦實的孫新、笑眯眯的大個,以及摔傷帥小伙董祥,還有……雖然已經很久沒聯系,但這些名字卻還是那麼的熟悉和親切。

榴樹的拉條子一直給我印象很深刻,即使後來我調到滿城,但凡一有機會,都會到榴樹路邊的小飯館,來上一碗拉條子。不論是加蛋還是加肉,我都很喜歡,因為實在、勁道,夠味。每次吃完都有種滿足感,生活其實就是這樣。離開幾年後,再也吃不到這種味道。我知道,榴樹的拉條子不是最正宗的,但卻能最觸動內心深處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