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5374米的極地之巔!甘巴拉,不老的青春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胡曉宇責任編輯︰董
2017-11-16 15:08

讓他的精神和新芽一起拔節生長

這是每個甘巴拉人刻骨銘心的故事。

1988年深秋,貴州遵義兵許正兵,上陣地後高原反應強烈被送進醫院。“我是雷達操縱員,不上山,操縱什麼呀?”一出院,他又要求上陣地。

再次上山,高原反應依然強烈,許正兵頭疼嘔吐,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戰友要他跟水車下山,他雙手抓住床沿不放︰“老兵說上陣地人人都得過這一關,扛過去就沒事了!”

哪承想,他躺下後再也沒能爬起來,高原肺水腫奪去了他的生命。這一天,是1989年1月13日。他18歲的生命永遠鑄進甘巴拉,他的話成為一代代甘巴拉人挑戰生命極限的心靈力量,成為“甘願吃苦,默默奉獻,恪盡職守,頑強拼搏”的生動注腳。

那以後,每逢清明節,官兵都會去拉薩市烈士陵園看望戰友。2011年春,雷達站休整點搬遷,距離他遠了,大家便從拉薩河畔移種到新營院一棵新柳,取名“正兵樹”。“以這種方式把戰友迎回來,是一種追念,也是讓他和我們一起戍邊,讓他的精神和新芽一起拔節生長。”雷達站第25任教導員姚有東深情感慨。

“無論搬到哪里,你的精神永遠激勵著我們”“老兵不死,精神永存”……官兵飽含深情寫下“心聲條”拴上樹椏。許正兵犧牲那年才出生的衛生員徐亞軍,將自己的心聲掛在最高的枝頭︰“你是我心中的英雄,我要像你一樣把青春奉獻給甘巴拉。”

2013年酷夏,許正兵的哥哥許正林代表全家上高原給弟弟掃墓,他摟著“正兵樹”熱淚橫流,“弟弟離開我們24年了,看到這樹,感覺他還活著,永遠年輕!”

有人說,在生命禁區旋轉了半個世紀的“鐵樹”,浸染了一代代甘巴拉人的赤膽忠誠和青春年華。雷達技師、二級軍士長王勝全很欣慰,因為這其中嵌入了自己22載青春和堅守。

一年隆冬,他在陣地值班時,雷達轉動軸承卡死,天線無法工作,只能靠輔助雷達保障空情。為盡快排除故障,他和戰友連夜拆卸天線防風罩,再用滑輪把天線轉盤齒輪吊起來修理,加班加點一干就是十幾天,體力透支的王勝全發起高燒。

“趕緊下山治療!”總值班員命令他。可“鐵樹”沒轉,雷達技師怎能離開?他硬是靠藥頂著,直到天線轉起來才下山,體重瘦了20多斤……

常年戍守甘巴拉,心肌肥大缺血等高原病魔鬼般纏身。領導考慮到他的年齡和身體狀況,想把他調整到海拔相對較低的雷達站工作,一向堅強的老兵流著眼淚請求︰“讓我留下吧!能讓我呆在這里,就是對我最大的照顧!”

在甘巴拉站還流傳著一個“甘二代”的故事。主人公是堅守陣地13年的老兵龍扶國的兒子龍兵。當年母親帶他來隊探親時,王勝全還抱過他。2009年底,17歲的龍兵從四川蓬安入伍,不僅上了甘巴拉,還子承父業當了炊事員,當兵第二年就當了班長,被評為優秀士兵。

父子兩代兵,相隔22年,同在海拔5374米的高度當兵,這是生命的薪火相傳,更是精神的薪火相傳。

如今,王勝全和新一代甘巴拉人站在同一個隊列,年齡已有20多年的跨度。他渴望“鐵樹”永遠蔥郁,更渴望“甘巴拉精神”向更遼遠的天地拔節生長……

2017年11月,官兵在陣地重溫入黨誓詞。郭超英 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