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半個中國去打你︰行軍作戰的傳奇你懂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建智 張賀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7-11-26 02:00

“整個戰爭藝術的秘密,就是成為交通線的主人。”上下五千年,我們先祖們的一次次經典戰例,不斷說明著一個道理——能否取得戰爭最後的勝利,快敵一步的行軍能力是關鍵一環。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部隊行軍的演變史,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趣說軍營衣食住行”之“行軍”傳奇——

一朝攜劍起,上馬即如飛

■王建智 張 賀

“行軍”一詞最早出現在《管子•小問》︰“吾已知戰勝之器,攻取之數矣,請問行軍襲邑,舉錯而知先後,不失地利,若何?”

自古以來,行軍和打仗,就是一對密不可分的 “兄弟”。春秋戰國之前,當然也有行軍,只不過不這麼稱呼而已。原始社會時期,部落之間挨得比較近,大家 “抬頭不見低頭見”。為了爭奪食物和領地,發生火拼打起架來,兩條腿綽綽有余。

隨著地盤逐漸擴張,舉著幾十斤重的石刀木棍東奔西走,就有點難為保衛家園的勇士們了。需要催生發明,到了夏朝,一個叫奚仲的人發明了世界上第一架由車架、車軸、車廂組成的獨馬車。

該車以兩匹馬作為牽引力,不但解放了戰士的雙手,而且運個物資、送個戰利品也方便了不少。

到了西周,馬車的系駕方法從二馬牽引發展出了四馬牽引,馬車的速度和機動能力應戰爭的要求有了更大的提高。自此“車戰”盛行。每到行軍打仗,戈戟如林、車馬交錯、八鈴鏘鏘的宏偉壯觀圖景綿延數十里,帥得一塌糊涂。在這個時期,擁有戰車數量的多少成為國家戰力強弱的標志,“千乘之國”“萬乘之國”的說法由此而來。

進入戰國,各國混戰不休。“穿越大半個中國去打你”的情況時有發生,戰場從過去的中原大地擴展到北方山地和江南水網地區,戰車因為笨重、遲緩等局限,逐漸無法適應多種地域下的行軍作戰。

于是,趙武靈王率先脫下了長袖博帶寬衣,穿上了短袖窄衣,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諸侯”。憑借“胡服騎射”,趙國掠地千里,一躍成為中原霸主,開啟了“馬背上的戰爭”序幕。

騎兵機動靈活,可以保證軍隊快速追擊、包圍、偷襲和馳援,而且騎兵借著戰馬奔騰的氣勢可以沖擊步兵方陣,戰斗力霸蠻得很。其余諸侯國紛紛效仿,自此“車戰”開始向“騎戰”轉變。

但是,騎兵不好當。兵書《六韜》中記載,騎兵需要“沖敵險阻”“絕塵跨溝壑”,這可難為壞了許多“新兵蛋子”,不要說上陣,上馬都費勁。直到魏晉南北朝時期,“馬鐙”橫空出世,才大大降低了“入行”門檻,“一朝攜劍起,上馬即如飛”成為了現實。不僅如此,為了降低騎兵戰損率,“甲騎具裝”成為潮流,重騎兵粉墨登場。人披戰衣、馬穿鎧甲、全副武裝,威風凜凜,比起步兵,簡直是開了外掛。

受生產力和科研能力所限,古代行軍主要的方式就是步行、車行、騎行和船舶運輸。“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詩聖”杜甫的這兩句詩,就形象描繪出了古代大軍出征之時車輪滾滾、戰馬嘶鳴、人來人往的場景。

現代戰爭從單一作戰方式向多維作戰方式轉變,建國後我軍開始向摩托化和機械化發展,全軍僅保留兩個騎兵營和幾個騎兵連,“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的場景成為千古絕唱。

如今,公路網、鐵路網四通八達,空運、水運形式多樣。科學技術的日新月異讓我軍行軍方式變得更加靈活、機動、高效,“日行千里”成為現實。“多兵種多地域遠程投送”頻頻見諸報端,更快更強更有力的大國行軍方式正在裂變升級……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