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教兒子當農民︰皮膚要像農民一樣黑,手上要有農民一樣的老繭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鄭魯南責任編輯︰董
2017-11-28 14:27

我可不想讓別人說,

我毛澤東的兒子搞特殊啊

毛岸英,是毛澤東與楊開慧的長子。8歲那年,毛岸英隨母親楊開慧入獄。出獄後黨組織將他和毛岸青、毛岸龍轉移到上海,由紅色牧師董健吾撫養。不久,岸龍病故,岸英、岸青為了糊口,撿破爛、賣報紙、推人力車,歷經坎坷。直到1935年兄弟倆才在組織的幫助下輾轉到了蘇聯國際兒童院。在組織的安排下,毛岸英入讀莫斯科列寧政治軍事學院,成為了一名普通的蘇聯士兵。隨後,毛岸英又進入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畢業後,他被授予中尉軍銜,在白俄羅斯第一方面軍坦克部隊擔任連隊指導員。在蘇聯衛國戰爭期間,毛岸英隨部隊參戰。1945年5月,德國宣布投降,毛岸英回到了莫斯科,在那里,他受到了斯大林的接見,斯大林親自送了毛岸英一把小手槍。

毛岸英在蘇聯時期的照片。

1945年底,毛岸英從莫斯科回到了魂牽夢繞的祖國。

在延安王家坪,毛岸英見到了闊別18年的父親。

看到分別時年僅5歲的稚童,經歷了顛沛流離和戰火的考驗後,已經長成了23歲的小伙子,毛澤東心里有說不出的欣慰。父子倆站在一塊,兒子的個頭,似乎比父親還要高,毛澤東高興地拉拉兒子的手,摸摸兒子的頭,情不自禁地說︰“好哇,回來就好!”

毛岸英笑著,向父親行了一個標準的蘇軍軍禮。毛澤東開心地把兒子擁在了懷里。

見到毛岸英的當天,毛澤東就興奮地揮毫潑墨,給遠在蘇聯的毛岸青寫信,抬頭就稱“岸青,我的親愛的兒……”看到大兒子,想到了小兒子,毛澤東憐子之心躍然紙上。

冬日的暖陽,照在王家坪院子的槐樹下,父子倆坐在石階上談笑風生。毛岸英向父親匯報自己的學習和工作以及對父親的思念。

那段時間,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都能感受到陽光、青春、朝氣的毛岸英帶給父親的愉悅,毛澤東多年的肩痛好了,吃飯香了,睡覺也踏實了。2012年,毛岸英的妻子劉思齊在接受某電視台采訪時曾說過這樣一段話︰“那些日子,爸爸正為中國革命憂心忡忡,岸英的到來,使他心情一下好了起來,房間和生活里,仿佛都亮堂了許多。”劉思齊還記得,剛回來的毛岸英,穿著蘇軍的軍服、西裝,和人交談的時候,還習慣地聳聳肩、擺個手。主席就讓他把那些衣服都換了,給了他一套主席自己穿過的舊灰布軍裝,他穿得晃蕩晃蕩的,因為主席比他胖啊,但毛岸英一點也不在乎,他高興地穿在身上。

毛澤東和毛岸英在一起。徐肖冰 攝

毛岸英僅在家里住了兩天,毛澤東就讓他和戰士們一起吃大灶了。毛澤東笑著對孩子說︰“我可不想讓別人說我毛澤東的孩子搞特殊呀。”

根據組織的安排,毛岸英到中央宣傳部當文書,翻譯外文資料,編輯中央參考。

懂英語、德語,會說一口流利俄語的毛岸英,很快適應了工作,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工作是愉快的,在毛岸英眼里,生活充滿了陽光。

周末,王家坪大禮堂舉辦舞會。舞場中,毛岸英穿著馬靴,一身筆挺的蘇軍制服,瀟灑自如的舞姿,贏得了許多人的目光。

雖然毛岸英不在父親身邊,但是兒子的一舉一動都在父親的眼里。

有一天,毛澤東听人夸毛岸英,說他很會騎馬,威風凜凜……毛澤東听著听著沒有多言,他讓人把毛岸英叫來。毛岸英興致勃勃地來到父親身邊,沒想到毛澤東開口就說,“我的謝廖沙同志,你很出風頭哇!”

毛岸英一時摸不著頭腦。

毛澤東接著說︰“听說你今天早上騎著朱老總的馬,在寶塔山下耀武揚威?”

毛岸英有些不好意思,低聲說︰“爸爸,是朱德同志讓我騎的!朱總司令還夸我騎得好呢!”

“朱總司令的馬你怎麼能隨便騎呢?那可那是朱老總的馬啊。”毛澤東語重心長地告訴毛岸英,叫你到延安來,是讓你學習延安的作風,沒有眼楮向下的興趣和決心,是一輩子也不會真正讀懂中國的事情的。

毛澤東隨意地拍了拍身上打著補丁的褲子,告訴岸英︰延安雖“土”,但這里是中國革命的“聖地”,到處都有你的老師,認識革命,就要從認識農民和土地開始。你在蘇聯喝牛奶吃面包,在這里要學會吃五谷雜糧。

毛岸英輕輕點著頭,用心領悟父親說的每一句話。

毛澤東又問︰“給你的書都看了嗎?書本上的知識和實踐有所不同,要了解中國革命的實踐,就應該補上中國的‘勞動大學’這一課。”

1946年春節剛過,毛澤東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讓毛岸英當農民,師從勞動模範吳滿有。

毛澤東征得毛岸英的意見後,特別囑咐,要自帶行李、口糧和種子,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