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這個道理︰能夠讓我們遠離屠殺的,只有我們自己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作者︰蕎皮責任編輯︰董
2017-12-14 11:15

(二)

著名油畫《格爾尼卡》作于20世紀30年代,西班牙小鎮格爾尼卡遭德軍飛機轟炸後。

德軍想用這個小鎮訓練飛行員的閃電戰術,大量平民成了靶子。如果不是這幅作品,世界可能早已將這場慘案忘卻。

當初德國的軍官見到畢加索,問道︰“《格爾尼卡》這幅畫是您的杰作?”畢加索意味深長地回答︰“不,這是你們的杰作!”

二戰期間,世界各個地方發生過不止一起慘案和屠殺。這些血淋淋的悲劇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人們︰當人性淪喪,當良知死亡,人類能做下多大的惡。

然而戰火熄滅後,至今仍不願意為慘案道歉和懺悔的,唯有日本。

從南京大屠殺發生那一刻起,侵華日軍想到的就不是住手,而是掩蓋。

日軍當局只允許日本隨軍記者采訪與報道有關南京淪陷後的情況,並向世界發出所謂“南京獲得新生”“南京人民喜迎解放、感激皇軍恩德”的消息。同時,在南京的日軍,開始了大規模的毀尸滅跡行動。

電影《拉貝日記》里還原了這樣一個場景︰當各國大使和媒體記者回到被日軍佔領的南京,前一秒還在猙獰著屠殺平民的日軍,突然換上了一副仁慈的微笑,向媒體展示他們對無辜百姓的親善。

日本知名歷史學家洞富雄在《南京大屠殺》一書中指出︰“從戰場上回國的士兵也受到言論控制令的嚴厲約束,幾乎沒有人泄漏此事。”

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時,日本軍部命令各單位,“可當作戰爭見證的資料,必須全部銷毀”。

20世紀80年代以來,日本右翼更是接連出版了《南京大屠殺的虛構》《南京事件之總結——否定屠殺的十五個論據》等書,全盤否認南京大屠殺。

“我敢說,根本不存在南京大屠殺……根本就‘沒有目擊者’能證明,日本士兵屠殺了中國平民。”日本航空自衛隊前幕僚長、極右翼政客田母神俊雄曾面對BBC記者大放厥詞。

而就是這位歷史觀極度扭曲的政客,在參選東京都知事時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績,獲得了60萬張選票。最令人吃驚的是,在20歲到30歲的年輕選民中,他贏得了將近四分之一的選票。

張純如曾悲憤地寫道,在德國不斷向大屠殺的受難者表示歉意的時候,日本人卻在東京膜拜戰犯。一位在戰爭中受到日本迫害的美國人把日本人的行動形容為︰這在政治意義上相當于“在柏林中心為希特勒建造一個大教堂”。

《南京大屠殺︰被遺忘的二戰浩劫》一書出版後,張純如遭到了日本右翼勢力無休止的威脅和恐嚇。

是南京大屠殺的鐵證不夠充分嗎?

是幸存者始終沉默不語嗎?

是日本已經沒人記得住南京大屠殺了嗎?

都不是!

無論侵華日軍如何掩飾,日本右翼勢力如何狡辯,幸存者的口是封不住的,無論一個個萬人坑被埋藏的有多深,終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然而,即便許多侵華日軍老兵站出來承認大屠殺並公開懺悔,即便日漸老去的大屠殺幸存者一次次翻開痛苦的回憶,即便各國記者和當時在南京的外國人的各種記錄不斷被發掘,即便東京審判和南京審判已經給大屠殺下過結論,日本右翼勢力仍然對這些視而不見,百般狡辯。

“不能正視歷史,就會重復錯誤。”說這話的不是別人,就是一個經歷二戰的日本老兵。

而對中國來說,則是另一層意義——

面對一個拒不承認拒不道歉的日本,誰能保證歷史的悲劇不會重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