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這個道理︰能夠讓我們遠離屠殺的,只有我們自己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作者︰蕎皮責任編輯︰董
2017-12-14 11:15

(三)

2017年12月,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80周年和第四個國家公祭日來臨之際,大型史料畫冊《130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實錄》在南京首發。

讓人悲痛的消息是︰這本畫冊首發前不到一個月,大屠殺幸存者佘子清和楊明貞老人同日離世。

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前的銅板路上,曾鑄有222位歷史證人的腳印,佘子清的腳印就在其中。

而在12月10日凌晨2點,最年長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管光鏡老人也與世長辭,享年100歲。

管光鏡 來源︰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官方微博。

而今,登記在冊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導演郭柯曾拍攝過一部關于慰安婦的紀錄片——《三十二》。後來,他籌拍的另一部同題材紀錄片不得不把片名定為《二十二》。因為這期間,幸存者中有10位老人相繼辭世。

《二十二》以茫茫雪野中的一場葬禮結尾。郭柯說︰“每個人都會走到這一步,她們的離開給了我某種啟示,當時我正要開始拍攝《二十二》,她們就走了,如果我們再不看她們一眼,她們就像被一場雪覆蓋的山野,默默隱去。”

時間是殘忍的。更殘忍的是選擇性遺忘。

今年1月份,日本APA連鎖酒店在客房內放置右翼書籍事件在網絡上曝光,書里否認南京大屠殺和日軍強征“慰安婦”等史實,並稱“所謂日本犯下的罪行,是美國為投下原子彈而編造的謊言”。

APA酒店事件後,國家旅游局曾要求所有出境旅游企業和旅游電商服務平台全面停止與該酒店的合作。

當時,APA酒店社長曾底氣十足地表示︰酒店絕不撤書。幾個月後,人們就會忘記發生什麼事情,只會記得名字,而酒店可以靠這個知名度,扭虧為盈。

人們會忘記?

事件過後10個多月,有網友曝光,中國國內的一些訂票網站已悄然將APA酒店上線。有網友無奈地寫道︰“是的,人們真的忘記了。”

“或許平台們看著損失的合同皺著眉頭嘗試悄悄加回來,或許我們會默認 APA 爬回各家平台,或許明年今天,APA 酒店里又會住滿對此次事件一無所知的年輕中國情侶,享受櫻花、拉面和富士山。”

這難道不是南京大屠殺帶給我們的另一種悲哀?

一些人忘記的又何止APA的狡辯行為?

2016年12月10日,第三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的前三天,在大屠殺死難者叢葬地之一的燕子磯,出現了讓人憤慨的一幕︰一名青年男子身著白衣黑褲日本武士服,手舉木質武士刀,背對長江擺出劈、砍等各種姿勢;另一名青年女性則手持相機,一邊指揮男子調整姿勢,一邊進行拍攝。面對質問,兩人不以為然︰“歷史關我們何事?”

今年8•13淞滬會戰紀念日前夕,4名青年男子竟身著二戰日軍制服,在上海四行倉庫門口拍照並發布到網上,引起一片嘩然。最終,涉案人員均被警方處理。

知乎上曾有一個問題︰日本文化在哪些細節方面影響了你?其中有這樣的回答——

“慢,得體,優雅,深淺得當,做人的節奏。”

“謙卑、艱苦真誠、說一不二、傳承、禮貌、刻苦、上進、積極等等……”

一位網友給出的答案是︰讓我們慢慢遺忘。

這或許並不是杞人憂天︰隨著時間的流逝,當那些經受了苦難和回憶折磨的受害者一個個離世,當日本文化悄然滲透到青年一代,當日本右翼勢力不斷壯大並不遺余力篡改歷史,我們民族的苦難會被封印和遺忘嗎?

哲學家馬爾庫塞說過︰“忘卻以往的苦難就是容忍而不是征服造成這種苦難的力量。在時間中治愈的創傷也是含毒的創傷。思想的一個最崇高的任務就是反對屈從時間,恢復記憶的權利,把它作為解放的手段。”

銘記,不是為了復仇。但一個健忘的民族,不會在精神上真正強大。

如果連我們都不銘記,誰會替我們去回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