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區的“燈塔”︰沙漠深處,有這樣一群雷達兵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賈沖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2-30 10:12

新年將至,堅守在海拔5374米的甘巴拉英雄雷達站官兵迎著初升的太陽欣賞高原美景。(郭超英攝)

無人區的“燈塔”

■賈 沖

年終歲尾,巴丹吉林沙漠滴水成冰。在西部戰區空軍某雷達旅邊防官兵眼中,這片遠離都市的無人區,是他們砥礪斗志、磨煉意志的天然練兵場。

12月26日晚,一場沙塵暴席卷大漠,雷達站成了“信息孤島”。二級軍士長、通信技師王恩賞一頭鑽進沙暴中,沿著裝備線纜一根一根仔細檢修。狂風夾雜著沙礫打得臉上生疼,他全然不顧,迅速將松動的線頭固定好、用膠帶纏好破皮的電線……隨後,他又在雷達陣地和指揮室之間巡檢了好幾趟,這才放心地長舒了一口氣。

“只有保證線路通暢,邊防線上的空情才能盡在掌控。”眼看著一批批空情傳向指揮所,王恩賞抖了抖身上的沙塵說︰“冬季沙塵肆虐,越是惡劣的氣象條件,我們越要提高警惕!”

狂風尚未平息,一等戰備警報驟然響起。雷達站戰勤“1 號班”官兵迅速集結,頂著風沙直奔雷達陣地,增開另一部雷達裝備。

四級軍士長、操縱員梁聰是連隊駐守大漠時間最長的兵。每當遇到緊急任務,他總是第一個奔向戰位。他端坐雷達方艙,雙眼緊盯雷達屏幕,在大量目標回波中仔細搜尋,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幾番變換雷達顯示方式,調整裝備性能參數,目標出現在方寸熒屏,他迅速敲擊鍵盤,編批上報。

防風罩內,雷達電波不斷傳向遠方,“每天這樣堅守戰位,是連隊官兵的常態。”指導員蔣陽說。他還說起一段自己的親身經歷——

那是2012年夏天,他返回廣東老家探親,身上長滿濕疹,多方問診無果。那年休假結束,當他乘坐30個小時火車、跋涉3200多公里返回雷達站時,身上的濕疹竟“不治而愈”了。“不見邊關想邊關,不見雷達想雷達。雷達站早已成為我們日夜牽掛的‘家’。”

“雷達故障!目標信號缺失,需立即維修!”當天任務中,擔負戰備值班的裝備突然“趴窩”。“故障不解決,雷達就成了‘睜眼瞎’。”技師李鵬迅疾帶領搶修小組沖上雷達陣地,測參數、量電壓、查線路……10分鐘過去了,故障位置依然無法定位。

李鵬心急如焚,他再次拿著手電筒、萬用表,對復雜的裝備線路進行仔細排查。此時,巴丹吉林沙漠氣溫為- 23℃,李鵬蜷縮著身子,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凜冽的寒風吹得他嘴唇發紫。最終,他檢測出了線路不通的原因。

沙海孤島,艱苦錘煉戰斗作風。當天的空情保障任務一直持續到深夜,雷達兵們始終堅守戰位,挺拔的身姿仿佛大漠中的胡楊。

凌晨時分,大學生士兵袁爍走下陣地返回宿舍,他一筆一畫地在日記本上寫道︰“在青春的世界里,沙礫要變成珍珠,石頭要化作黃金。”

夜深沉,雷達屏幕上的航跡點悄然移動,數架民航班機載著返鄉的旅客飛行在大漠上空。他們或許正在飛機上讀報,或許正暢想著與家人團聚的幸福畫面……但他們也許並不知道,在飛機匆匆掠過的沙漠深處,有這樣一群雷達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