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毛結冰難涼熱血,元旦中國軍人送你滿滿的安全感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張千 劉慎 等責任編輯︰董
2018-01-02 08:54

我們常說,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國泰民安,是因為有人背對繁華手執鋼槍。

新年悄然而至,

當人們悠然享受小長假,

團聚、旅行、訪友時,

有一群人,

他們依舊堅守在戰位,

守護著一方平安。

有的在幽冷苦寒的邊關巡邏警戒,

有的是遠離家人駐扎南沙的女軍人,

有的是過家門而不入的新兵

……

生在種花家,

任憑時間流轉,

軍人帶來的安全感永遠不變。

讓我們穿越空間,

來到奇乾、新疆、南沙、雲南……

看看我們的“衛士”元旦在做什麼,

也听他們聊聊自己的新年願望。

坐標︰奇乾

曾經沒上哨就恐懼得不行,而今他想帶出中隊最好的兵

奇乾,位于北緯53度,每年有4個月大雪封山,冬季最低氣溫零下50多攝氏度。武警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支隊奇乾中隊在這里駐扎了50多年。

北風烈,烈到可以在臉上刮出口子,北風寒,寒到可以拋水成冰。生長在天府之國成都,而今面對著山舞銀蛇的奇乾,唐敏怎麼也不會忘記第一次站哨的經歷。

還沒上哨他就恐懼得不行,內衣、毛衣、棉衣、大衣……他把能穿的全都穿上了,可是在這樣的溫度下,再多的衣服好像都沒有太大意義,因為10分鐘內就會徹底凍透。這還不是最痛苦的,腳下的寒冷順著地面沿著雙腿直沖他的心窩,把他那報名參軍時的一腔熱血瞬間凝固。當他抬眼看見對面那動也不動的老兵,他有點懵了。

難道對面的哨兵不知道冷嗎?一個疑惑的反問逐漸轉變成一個深刻的反思,當兵為了什麼?穿上軍裝時的驕傲哪里去了?想起那些汶川地震和蘆山地震時一個個從他身邊走過卻來不及看清臉龐的身影,他那凝固的熱血也開始慢慢融化,然後逐漸走遍他的全身。

轉眼兩年過去了,參與了7次滅火作戰的他,憑借優異的軍政素質已經順利晉升為士官,站哨也早就成為了習慣,成為了他的生活。

今天元旦,依舊有哨,前兩天他和同批兵夏雨聊天,夏雨說今年參加第一次總隊比武,由于經驗不足,沒有取得好的名次,今年再累也要進入前三,後年要當個“兵王”。

他自己也在盤算,再過半個月新兵就要到隊了,他要好好表現,爭取當個班長,帶出中隊最好的班,帶出自己滿意的兵。

(作者︰張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