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到福州有多遠?這名“軍嫂”現身說法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楊春輝 林霞 李娟責任編輯︰董
2018-01-09 15:07

雙軍人、異地戀,簡簡單單6個字,卻飽含了辛酸與淚水。

從軍人成為一名軍嫂,需要的是一份勇氣。過去的2017年充滿驚喜和幸福,也讓我多了一重身份︰成為一名母親。但我知道,每一重身份的背後,都有一份使命相伴。

過去的一年于軍人家庭而言,是特殊的一年。軍改以來,多少家庭起起落落,毫不猶豫舉家搬遷;多少軍嫂辭去工作,堅定信念一路跟隨。正是軍嫂的大愛持家,成全了軍人的忠誠與奉獻。既是軍人又是軍嫂的我,卻因這場“史上最強軍改”,意外地和丈夫團聚了,實現了從異地到同城的“小目標”。

夫妻二人

從軍人走向軍嫂,要情緣,更要勇氣

2011年,南京,我與丈夫陳濤相識于軍校。我大一,他大四。擔任新訓班長的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穩重、踏實。雖然之後一直保持著聯系,但是關系也僅僅止步于師兄妹。

直到2013年12月,隨著陳濤畢業半年後帶來的“半邊落地”,讓兩顆“愛慕的心”越走越近——而那時我在陝西西安,他在廣東潮州。2015年6月,一直希望能分配到廣東潮汕的我卻分配至福建福州某通信團。從此,異地成為“板上釘釘”的現實。

與大多戀愛中的女孩有些不一樣,身為軍人的我,既理性又真切的懂得“異地軍戀”意味著什麼樣的艱辛與困苦。但對愛情的堅信不疑,賜予了我們滿滿當當的勇氣,毅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走到了一起。

電話系情絲。總被人調侃“和電話談戀愛”的我,其實內心深處也希望自己可以像普通女孩一般,有男朋友陪伴在身邊。但我們是軍人,工作性質的特殊,使我們的作息時間也時常錯開。經常是我有空了,他沒時間;他有空了,我卻在忙。對于各自單位的情況,只是通過電話簡單的了解過。一句“我這里挺好的”就像是口頭禪,讓我以為他工作的環境真的挺好。

直到有一次因為鬧別扭,正好休假的我偷偷地來到營區看望他,才知道他嘴里的“挺好的”是這般艱苦。

偏遠山區,五六十年代的老舊營房、不足十平米的單干樓,沒有空調、沒有熱水器、甚至連個飲水機都沒有,而工作則是“5+2”“白加黑”。通宵達旦的加班,使他看上去愈發蒼老,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哭了。單純的他卻以為我是嫌棄單位環境太差,其實我是心疼他。就在那一刻,我默默地告訴自己︰這個“不怕苦”的男人,令人依戀,更值得依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