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一名女指導員的“育嬰日記”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丁慧蓮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1-11 23:52

1月23號凌晨1點,睡夢中突然被一陣腹痛疼醒。我沒有意識到那就是宮縮,翻個身準備再次入睡。過了大約半小時,又一陣腹痛襲來,這下明白了,徹底清醒了,有點興奮又有點害怕。

麥爸正在旁邊呼呼大睡,我想了想,還是不要叫醒他,一來以我對他的了解,八成根本就叫不醒,二來初產婦第一產程要很久很久,現在才半小時宮縮一次,堅持到天亮應該也開不了多少指。就這麼獨立堅強地干躺著,到了5點多天有點蒙蒙亮了,才迷迷糊糊睡著了一會兒。

6點多麥爸和媽媽都起床了,我告訴他們晚上宮縮了,準備去醫院。待產包早就準備好了,根據網友和同事的建議,收拾了一大行李箱,事後證明大部分都沒用上。 

我和麥爸分別請了假,麥爸找了一輛車,大包小包奔赴醫院。熟練地去四樓掛號、二樓產科檢查,一個醫生給做了內檢,說宮口松動、可容一指,給開了住院單。去住院處登記,領了一些洗漱用品,等了一會兒,湊了4個病人,由一個工作人員領著去外科大樓,中途2個病人被支去他們的科室,我和另一個孕婦被送到10層產科病房。媽媽被攔在病區外,只讓麥爸一個人陪。到了護士站又登記,登記的時候一個很久沒聯系的學長突然打電話問我們單位慰問除夕夜的值勤人員給什麼東西。我正在肚子疼、馬上住院生孩子了,他還在問我怎麼慰問!太神了!更神的是,我還耐心細致地回答了他的種種疑問!

(這位以臉大為特點的學長,如果你剛好看到這篇文章,如果你剛好還記得這段往事,是不是應該面壁3秒鐘?)

護士把我分到一個5人間,雖然病房里人有點多,卻是最後一張床位,後面再來的孕婦只能住在樓道。我住在靠近門口的床位,指揮麥爸把行李安頓好,自己把常用的東西放在床頭櫃。護士推過來兩個儀器,監測胎心和宮縮,我的宮縮值很低,即使肚子正在疼的時候也不高,護士懷疑到底有沒有在開宮口,但我還是保持半小時一次腹痛。

隔壁床的孕婦非常健談,熱情地為我介紹病房的情況。她是初產婦,才32周,胎心不穩,住院監護,她媽媽陪著,下午就出院了。接著住進來一個川妹子,長得挺漂亮,要是她不說有個5歲的女兒,都看不出來生過孩子,35周,瘢痕子宮,子宮壁太薄,保胎來了,老公是部隊的,下了班過來陪一會兒,兩個人卻不怎麼說話。再往里的寶媽前一天剖宮產一個7斤多的男孩,二寶,大寶也是兒子,寶寶非常愛哭,爸媽不怎麼管,可能為將來的兩套房子發愁還來不及呢吧,請了一個301的育兒嫂,整天抱著。她對面的床空了一天,據說一大早就去產房了,先試圖順產,順不出來又拉去剖,天黑了才回來,生了個8斤多的男孩,也是二寶,大寶是個8歲的女孩,寶媽告訴我女兒確實是貼心小棉襖,但是寶寶的奶奶卻喜歡大孫子喜歡得不得了,恨不得抱著不撒手,寶爸照顧寶媽很生澀,一點不像當了8年爸爸的人,當時心想麥爸8年後肯定也是那麼笨手笨腳的樣子,不過快一年後的今天,我對麥爸的成長充滿了信心。

晚上醫生查房,想扶寶媽翻身,寶媽疼得哇哇大叫,叫聲之慘烈把我嚇得不輕,之前偷偷想過,萬一順產疼得受不了就求醫生給剖宮產,但是看到這位寶媽疼成這樣,還是忍住順產吧。她旁邊的寶媽是初產婦,前一天順產一個6斤多的女孩,寶寶非常安靜,幾乎一直在睡覺,她家也請了育兒嫂,育兒嫂很專業,有空就給寶媽按摩通乳,還熱情地向我們科普新生兒喂養知識,我沒事就溜達過去看她家乖巧的小公主,心里默念希望麥麥生出來也能這樣省事。

媽媽過了一會兒也進了病房,醫院說是只讓一個家屬陪床,可是多來幾個也沒人管。給爸爸打了電話,他改簽了火車票,第二天就來。中午醫院給送餐,因為剛住進來,來不及登記,只有地方病號飯的標準2個菜,晚上就變成了軍人餐,還配一個高大上的飯盒。 

家屬沒的吃,麥爸陪媽媽去門診大樓的餐廳吃了水餃,他們趕上了年前最後一頓飯,工人們要回家過年,晚上餐廳就關門了。

下午被醫生叫到辦公室,詳細詢問了身體情況,尤其是不正常的地方。但是我的種種不正常,隨著麥麥的發育,自己都在恢復,到臨盆時基本沒什麼問題了,胎位也正,骨盆寬度也夠,B超預測的胎兒大小也合適,就等順產了。

宮縮還是十幾二十分鐘一次,一次持續二三十秒。根據孕婦課學的知識,沒事就讓麥爸陪著在樓道散步,時而面對面雙手搭在他肩膀上左右晃動腰身,宮縮的時候就蹲一會兒,過去了繼續散步。散步的時候在樓道遇見了郭尋,之前產檢也遇見過她幾次,她住在一個雙人間,提醒我們時不時去問問護士,如果雙人間有床位了趕緊搬過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