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一名女指導員的“育嬰日記”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丁慧蓮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1-11 23:52

(四)

我們一邊看麥麥一邊小聲說話,不一會兒就到了6點,我給爸媽打電話,媽媽一听說我生了,立刻就哭了,應該是心疼加喜悅吧;爸爸也很激動,做了早飯,兩個人很快來到醫院。

早晨查房,一大群醫生浩浩蕩蕩地經過我床前,其中一個介紹我的情況,幾個醫生嘖嘖稱贊︰你太優秀了。我有點迷惑,大家不都這麼生孩子嗎?有什麼優秀的?難道是因為我進產房後產程很快?還是因為我沒有大哭大鬧大喊大叫?這個謎團至今沒有解開,哪位專業的朋友幫忙分析一下。

醫生還查看了我的側切傷口,說縫合得很好。消炎藥早就輸完了,護士拔走了針頭,醫生說後續不用開藥了,住院觀察3天就行。護士給我和麥麥量了量體溫,非常正常,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護理了。

爸媽來到醫院,和我們一樣,目不轉楮地端詳麥麥,一遍又一遍小聲贊嘆︰多麼漂亮多麼可愛的小人兒啊!嘴唇嘟嘟的,像媽媽;耳朵大大的,像爸爸。

 

(麥麥和姥姥、姥爺,穿著姑姥姥給織的小毛衣)

上午,爸媽說麥爸一夜沒睡,讓他回家休息,晚上過來換班,白天爸爸留下照顧。

中午剛吃完飯,護士過來說有個兩人間空出來一張床位,問我願不願意搬過去。我當然願意了,護士們連我帶床加麥麥和小床推過去,爸爸手忙腳亂地收拾行李。正好小姑過來看我們,幫了大忙,要不然爸爸一個人不知要忙活多少趟。小姑中午休息的時間很短,還專程趕來看我們,給買了一大袋好吃的好利來面包。

新“病友”是前一天剖宮產的二胎寶媽,大女兒是個漂亮的4歲小姑娘,拉著我看她白白胖胖的妹妹,無比驕傲地告訴我︰“我是她姐——親姐。”我仿佛已經看到不久的將來兩個小姐妹親密無間、無話不談、相親相愛、攜手長大。孩子的奶奶看我光著腳,提醒我穿上襪子、避免受風,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已經開始傳說中的坐月子了!趕緊回想上午有沒有沾涼水,還好醫院的衛生間都是溫水。我穿上媽媽給買的厚厚軟軟的襪子走來走去,隔壁的寶奶奶看我行動自如,她兒媳眼下還只能躺在床上,羨慕地說︰“還是順產好啊!”

小姑走後,爸爸讓我睡覺。數不清有多少天沒有好好睡過覺了,實際上從生之前幾天一直到寫下這些文字的今天,再也沒睡過一個好覺了。我確實累壞了,一躺下就睡著了。睡了不知多久,听見有人說話,睜開眼楮,原來是姑姑來了,給我帶了幾個自己在家用烤箱烤的巨甜的地瓜。姑姑馬上要坐火車回保定過年,雖然時間很緊張,還是第一時間趕來看麥麥。我們怕她誤了火車,催促她趕快去了西站。

(麥麥和姑姥姥)

麥麥幾乎一直在睡覺,下午醒來開始哭。我解開紙尿褲,一坨黑綠色的胎便躍然紙上。我們決定把麥麥抱到衛生間洗洗小屁股,可是她那麼柔軟,我和爸爸都不敢下手。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27年前有過經驗的爸爸抱起麥麥,我負責撩水清洗。胎便很黏,不好洗下去,我又怕搓疼麥麥,不敢使勁兒,笨手笨腳地半天才洗干淨,抹上護臀霜,裹上新紙尿褲,重新放進小床里躺好。

沒過一會兒,麥麥又開始哭,解開紙尿褲一看,又一坨。這次換紙尿褲的時候,不小心把胎便蹭到了醫院的小被子上。爸爸拿出媽媽給麥麥做的新被子裹上,把蹭髒的小被子洗干淨晾上。我嘀咕媽媽做的小被子是不是有點厚,爸爸卻生怕把麥麥凍著,裹得嚴嚴實實。後來醫生查房,看見麥麥滿頭紅紅點點的濕疹,嚴肅地批評我們︰想把孩子捂壞嗎?!嚇得爸爸連忙換成薄被子,後來再也不敢張羅照顧麥麥的事了。

傍晚,媽媽和麥爸都來到醫院。不久公公婆婆也來看小孫女。麥麥還在乖巧地睡覺,爺爺奶奶沒法抱,只能圍著看看,又討論了一番哪里像媽媽、哪里像爸爸,漂亮又可愛。

(麥麥和爺爺、奶奶)

公公婆婆走後,五叔、五嬸和虎虎也來了。虎虎正在咳嗽,怕傳染小佷女,戴了兩層口罩。大家勉勵虎虎,以前表現不錯,以後要為小佷女做好榜樣,繼續努力。

時間晚了,大家都走了,剩下我們一家三口。護士又來給我和麥麥量了一遍體溫,依然很正常。麥麥一天沒吃奶,晚上餓得開始哭。我用力擠出幾滴珍貴的初乳,把麥麥抱到跟前,可是她太小了、不會嘬,都蹭到衣服上了。指揮麥爸沖奶粉,奶粉是麥麥奶奶幾個月前去國外旅游買回來的,還買了奶瓶、奶嘴、潤膚油、痱子粉、洗衣液、牙膏、退熱貼、口水巾等等一大包東西,那時麥麥還在我肚子里,奶奶就已經把家當置辦齊了。之前在孕婦課上學過,出生第1天的嬰兒胃只有櫻桃那麼大,大約6毫升。想起有個同事說生大寶時,第一天奶奶給喂了90毫升奶粉,母乳下來後一直純母乳喂養,可是孩子頭幾個月常常拉肚子,有時還帶血絲,後來反思,可能是第一天喂的奶粉太多,把孩子的胃撐壞了。

(知識點來了,準爸準媽快拿出小本本記下來)

孕婦課的老師還嚇唬我們盡量不要用奶瓶,因為奶瓶比母乳容易吸出來,怕形成奶嘴依賴,孩子就不願意吃母乳了。我們牢牢記住老師的恐嚇,只沖了一點點奶粉,用小勺一勺一勺倒進麥麥嘴里。麥麥還不太會吞咽,本就少得可憐的奶粉大部分都流到了衣服上。其實後來很長時間,我都是先把母乳擠到奶瓶里,再讓麥麥吃奶瓶,並沒有形成奶嘴依賴,等她長大一點、吮吸力強了,直接吃母乳吃得好著呢。每個小朋友都有自己的個性,不能完全迷信別人的經驗,還得自己邊實踐邊總結。

 

麥麥稀里嘩啦地吃完,麥爸把麥麥扛在肩頭拍嗝,姿勢還挺像模像樣的。拍了一會兒沒拍出來,抱著麥麥晃一晃,又睡著了。我也趕緊睡下,麥爸用護士給的鑰匙打開折疊床,也躺下休息了。

半夜,隔壁的小寶寶頻繁大哭,寶奶奶一會兒起來沖奶粉,一會兒起來換紙尿褲。我擔心麥麥被吵醒,也跟著哭起來,但是並沒有。麥麥出生10天時,林立去家里看我們,我倆坐在床上小聲說話,麥麥躺在旁邊的小床里睡覺,林立驚訝地說麥麥睡得真好,她家天天小時候睡覺旁邊一有聲音就醒了,我還以為真是麥麥睡得好,可是麥麥很快也要求睡覺環境必須鴉雀無聲,可能是剛出生時听力差、听不見吧。到了4點多,麥麥也開始哭,麥爸又沖了點奶粉,用小勺喂下,拍嗝,哄睡,折騰到快6點才重新睡下。

7點多,媽媽來送飯。麥麥前一天捂出的濕疹在移走厚被子後很快就消散了。上午,護士來給麥麥洗澡,我們認真地邊看邊學,護士熟練地解開小被子,脫掉小衣服,把麥麥夾在腋下,撩水沾濕頭發,倒一點嬰兒洗發精搓搓頭發,用水沖干淨,再把麥麥放進小臉盆,撩幾下水,搓搓有褶皺的地方,撈出來裹進浴巾里,前後不過兩三分鐘。麥麥像一條黑紅色的小泥鰍,順從地在護士手間游動。護士又在麥麥的腋窩和大腿根撲上痱子粉,用棉棒沾一點酒精在肚臍里轉一圈。麥麥全程都沒哭,後來漸漸長大,越來越喜歡玩兒水,看來對水的熱愛是天生的。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一個護士給麥麥打卡介疫苗,細細的針尖扎進麥麥軟軟的小胳膊里,麥麥疼得哭了起來。其實麥麥非常勇敢,後來每次打疫苗,只有針頭扎進胳膊的瞬間哭一下,或者只是撇撇嘴,護士飛快地打完、我抱起麥麥一哄,馬上就不哭了。護士告訴我們一個月後針孔可能會紅腫變硬,是正常現象,洗澡時不要沾水,慢慢就好了。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一個護士給麥麥做听力測試,拿著一個儀器塞進麥麥右耳里,儀器連著的電腦界面畫出一條曲線,然而曲線沒有達到一道水平線,護士又測試左耳,左耳的曲線噌噌爬過了水平線,又返回來測試右耳,這一遍順利達標,護士說麥麥通過了听力測試。後來,出生7天時回醫院采足跟血,篩查是否患有先天性苯丙酮尿癥(PKU)和先天性甲狀腺功能低下癥(CH),一個月後登陸北京市衛計委官網查詢結果,麥麥全部通過了篩查。

至此,媽媽生完你啦!麥麥,祝你健康成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