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正平︰平時親如兄弟,戰時生死與共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微信公眾號作者︰單大毛責任編輯︰董
2018-01-18 09:01

與我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年國民黨領導下的舊軍隊。即便若干年過去,許多起義的原國民黨士兵提及在舊軍隊的遭遇,依然哽咽難言泣不成聲。一位起義士兵當年被國民黨軍官用扁擔打折了手指,終身不能再伸直,幾十年後老人依然感慨萬千說了兩句話。一句雖然低語輕聲,卻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國民黨太壞了!”另一句雖然也聲輕調平,卻是從內心深處流淌出來的︰“不管怎麼說,毛主席太偉大了!”

“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溪;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同樣的扁擔,國民黨軍官拿來打斷士兵的手指,而當時紅軍總司令朱德扛在肩上和士兵一起勞動。愛兵,才能帶好兵,愛兵才能打勝仗。兩支軍隊的不同作風,注定了兩支軍隊的不同結局,也注定了兩個政黨的不同命運。

在新時代實現強軍目標的歷史征程中,以情帶兵依然是築牢強軍事業這座大廈的基礎工作。無論任何時候,只要我們扎實做好這項工作,就能在潛移默化中凝聚兵心兵力,破解發展的障礙難題,不斷增強部隊打勝仗能力。

面對具有鮮明時代烙印的新生代官兵,有的帶兵人片面強調依法帶兵公事公辦,疏于以情帶兵談心交心,沒有激發出官兵內在動力;有的對官兵實際困難滿口要求正確對待的大道理,官兵思想疙瘩化解不了;有的對思想上有點小問題、工作上犯了小錯誤的官兵,不是分析原因尋找癥結,而是指責埋怨推卸責任,導致這些官兵負擔壓力變大。

未來戰爭中,我們靠什麼更好凝聚兵心上下同欲?怎樣把準士兵脈搏增強合力?又如何十指握成拳給敵人重重一擊?

“戰友戰友親如兄弟,革命把我們召喚在一起……這親切的稱呼這崇高的友誼,把我們結成一個鋼鐵集體,鋼鐵集體……”《戰友之歌》唱出了革命軍人的深厚情誼,也很好回答了上面提出的問題。

將之求勝者,先致愛于兵。各級帶兵人應發自內心地把戰士當成自家人,“卒有病疽者,起為吮之”。對官兵工作上幫助成長進步、生活上解決實際困難、思想上化解疑慮困惑,大家就會擰成一股繩,部隊戰斗力必然提升。

以情帶兵關鍵是情,對官兵不講感情,就沒有資格帶兵。然而,如果玩起了感情交易,搞無原則的團結,就會使“感情”變味走形,反而影響部隊純潔穩定,不利于戰斗力建設。

試想,官兵面臨立功受獎晉升、入黨考學提干等熱點敏感問題時,不看規矩看關系、不講標準講私情;官兵違反紀律觸踫紅線時,不幫其改正錯誤,而是辯護開脫想方設法“護短攬過”;上級分配急難險重任務或需要局部利益做出犧牲時,討價還價以顯示自己的愛兵形象換取官兵感情……這些看似的“關心”,實則都不是以情帶兵。

軍隊是要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須堅持戰斗力標準,向能打仗、打勝仗聚焦。對帶兵人來說,激發廣大官兵投身強軍興軍、備戰打仗的熱血豪情,就必須牢固樹立“基層第一、士兵至上”的思想,切實把部屬、把戰士當成兄弟姐妹,真誠關心、真情愛護、真心培養,不斷提高部隊的向心力、凝聚力和戰斗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