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譯︰畢竟是當了10年兵,一穿軍裝就會想念

來源︰一號哨位微信公眾號作者︰王諍責任編輯︰董
2018-02-27 17:06

“畢竟是當了 10 年兵,一穿軍裝就會想念。”

張譯的倔,更在于 “成為”史今後執意地放下。“演完《士兵突擊》後好多人說,這個演員演得真挺好的,但很可能是本色出演。我當時不服氣啊,一定要演一個我來塑造的角色,演了《我的團長我的團》里的孟煩了,後來又有另外一種聲音說,這也是一種本色出演,這是他另一種‘本色’。我就說那不行,還得封住你們的嘴,所以就一路演不一樣的角色。直到忽然有一天,我發覺找到了一種快感︰不停地變化自己的角色,似乎就是我做演員的目的。”張譯說,現在他想感謝這個行當,“這些導演都特別愛我,經常把一些急難險重的角色給到我。”

賈樟柯導演約見面,讓他演《山河故人》,他畢恭畢敬,“我非常喜歡您的每一部作品,從小就看您的《故鄉三部曲》。但如果現在讓我演一個煤老板,我身上沒有爆發戶的特質。”

陳可辛導演約見面,讓他演《親愛的》,他掏心掏肺,“我生活中都不是爸爸,演不出來一個有孩子的父親和孩子丟了以後的感受,這個對我來說太難了。

在拍攝過程中,每個主演都有孩子,休息的時候大家聊天都是孩子經,我只能把養的貓們的照片給大家看。”

正在演的這部《刀尖》,高群書導演一樣特別信任張譯,“但他每次信任我的時候,我都會覺得肝兒顫。我始終覺得自己和這個角色中間有巨大的鴻溝,當然不只是這部電影如此,我每部電影都是這樣。”

影評人孤獨島主認為《親愛的》是張譯電影表演事業發展的分水嶺,“他飾演的男配角在生日宴上聲明放棄並決定重啟人生的戲份中,張譯賦予角色一種超越隱忍本身的隱忍感覺,顯示出其將角色情緒與背景做一種緩慢極端化浸入處理的出色能力。而在《山河故人》中的張晉生,張譯事實上是通過一種平和的方式凸顯角色的不平和,用沉默是金集中表達張晉生滿身的戾氣,來達成推動敘事的潛移默化效果。”

十年間,張譯在大大小小二十余個角色的兜兜轉轉之後,眾人忽然發現他們曾經熟悉的“史今”再也沒有出演過任何一部反映當代軍人生活的影視劇。這是為什麼?我不禁要問。

演完《士兵突擊》後,我覺得自己開始不熟悉部隊了。听到過戰友們的講述,部隊現在的變化,待遇越來越好,裝備越來越強,尤其是我听說兵源素質大幅度提高,一批一批的大學生士官進入軍隊,這樣的新鮮血液對整個部隊素質的提高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張譯說他特別擔心一件事,除了史今班長之外自己還能塑造出什麼樣的當代軍人?“讓大家覺得既是他們心目中的軍人形象,又和過去(飾演)的有所區分,我怕分不開。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內心當過軍人的這個結。畢竟是當了 10 年兵,一穿軍裝就會想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