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無法忘卻的那些巾幗女將︰錚錚鐵骨 寸寸柔腸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翟芸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3-09 09:39

“征衣穿上到軍中,巾幗英雄武士風。”

謝冰瑩,原名謝鳴崗,字鳳寶,出生于湖南省,她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女兵,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女兵作家。

她出生于書香門第。受舉人出身、從事教育工作的父親謝玉芝和三個哥哥進步思想的燻陶,她從小雅稱“崗猛子”的剛毅性格便具叛逆色彩,自發地反對與自己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封建禮教︰拒絕纏足,保護一雙“天足”免予致殘;四次逃婚,說服男方解除父母包辦訂下的娃娃親婚約;摒棄女子不能上學陋規,絕食三日得以與男孩同堂上課,後來破天荒參軍並不斷參加重大社會活動、進行文學創作。

1926年冬,謝冰瑩從湖南省第一女子師範考入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改名冰瑩,成為我國現代史上第一批213名女兵中的一員。1927年5月,她隨北伐葉挺鐵軍西征討伐叛軍,在行軍間隙靠著膝蓋寫下許多戰地日記、隨筆、散文等寄《中央日報》副刊連續發表,同時譯成英文在該報英文版連載,又結集《從軍日記》譯成多國文字出版,轟動中外文壇,被譽為“中國第一女兵作家”。面對窮凶極惡的日本軍國主義悍然入侵我國,富有強烈民族意識和愛國主義情懷的謝冰瑩,開始了她的特別抗戰。

謝冰瑩一家在抗戰中出了3名少將,為抗日救亡運動做出了重大貢獻,她本人也被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授予少將軍銜(當時授勛女將軍7名,其中宋美齡等中將3名、少將4名)。她一生在戰場和後方共創作了80余種近400部2000多萬字蜚聲中外的著作,其中以抗戰為主題的作品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彌足珍貴,她用文字講述著自己從軍以來的所見所聞,留下了珍貴的歷史資料。她先後主編了《和平日報》《華中日報》等副刊、《黃河》等月刊,並發表了許多各類抗戰文學作品,豐富了我國現代文學和抗戰史的內涵。這些精品力作最早向國際社會推介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東方中國主戰場的抗戰實況,至今仍是我們警示、揭批日本右翼分子妄圖復闢軍國主義的戰斗檄文。

謝冰瑩于1948年受聘台灣省立師範學院教授,1971年退休僑居美國舊金山,2000年1月5日溘然長逝,享年94歲。回顧這位巾幗女英雄的一生,她曾被日本特務逮捕,在獄中受到極為殘酷的腦刑、指刑、電刑的嚴重摧殘;她也曾在戰場上組織“戰地婦女服務團”,在火線上救助了大批傷員,並做了大量的宣傳鼓動工作。她以筆為劍,劍指日本軍隊的殘酷暴行,是一名真正的“文壇武將”,更是一名值得後人尊敬的巾幗英雄。

“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回望歷史,涌現出的巾幗英雄,並不僅僅是文章中提到的這些,她們用自己的人生,推動著歷史的發展。現在已不是腥風血雨的時代,但是她們身上所體現的熱愛國家、追求解放、渴望獨立、英勇頑強的精神,卻是任何時代都不可或缺的,跳出歷史,如何追求自我的獨立,實現內心的豐盈,是任何時代不變的思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