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听我說|游子雖思桑梓情,願祈蒼天賜母安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廖曉彬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3-09 09:39

我的母親,曾是織虹紡霓的仙女,她身居星河之畔,終日藏雲捉日,未曾煩心掛慮,她也曾驚訝于上天賜予的美麗羽衣,在青春的那份光華面前痴然如醉。然而有一天,她褪去了羽衣,卸下了動人模樣,換上了人間粗布——她已決定做一個母親。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毋庸置疑,我的拜訪,讓我的母親告別了女子本該的豆蔻芳華,告別了青年本該的事業奔波,從此變成一位家庭婦女。而我,很幸運地開始獨享她的寵溺,成為她的又一份牽掛。

印象里的母親,柴米油鹽沉浮了她的生活,鍋碗瓢盆束縛了她的詩和遠方,她似乎總在忙碌著,周而復始,從朝到暮,從青絲到華發。每每看到她那飽經風霜的臉頰,我總會勸勸她:“世界那麼大,您該多出去走走。”而她總是說:“等你長大了,我才能閑下來。”

雖然母親有一顆望子成龍的心,然而事與願違,我確實不是一個讓她省心的孩子。初中學校寄宿那會,我迷上了網絡游戲,近乎是走火入魔的地步。那時的我,夜深人靜時是刀光劍影、鬼神相伴,朗朗課堂前是陳摶附體、莊周牽夢。

渾渾噩噩的結果是:成績表上總是從後往前找我名字,家長會後總是被特指留下小會獨談。母親望著我呆滯目光下的黑眼圈,她沒有用一聲長嘆不了了之,她選擇了校外租房陪讀,她始終覺得我會懂事起來。最終還算幸運,我醒悟得早,終究沒有讓這位牽腸掛肚的母親再失望,我用自己的成績給了她一份滿意的答卷。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也許是從小學開始就求學在外的緣故,讓我對家、對母親有著特殊的眷戀和感情。

記得去院校報道的前一天,母親拉著我深夜長談,對于這塊心頭肉,她有太多太多的囑咐和牽掛:飯要吃飽,覺要睡好,有病要治,有苦要說……明知這是孩子蛻變成長的必經路,可心中還是諸多不舍,兒行千里母怎能不擔憂?在我的行李中,她偷偷放進了一張全家福,她怕孩子想家。

余秋雨說,一切遠行者的出發點就是與母親告別。臨別之際,我真正明白了什麼是一步三回頭,什麼是雙目滿思愁。這麼多年,母親早已習慣了圍繞著我轉的生活,當我真要飛往遠方,這空了的心巢,是多麼的落寞,我心知道!

提上載思載憂的行囊,踏上遠走他鄉的火車,我和母親揮手道別,當火車奔馳在綿綿古道,夏蟬的哀鳴也悄然靜下,母親的叮呤卻還在耳邊縈繞,正應了龍應台的那句:所謂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她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目送她的背影漸行漸遠。

今年,已經是我穿上軍裝的第五個年頭了,稚嫩的一道杠也加上了兩顆星。但母親說,孩子,還是當年那個孩子。在外的日子里,無論再忙再累,我都不忘定期給母親掛個電話,捎個平安,母親說:“功名利祿別看太重,平安健康就好!”當所有人關心著我飛得高不高的時候,她卻永遠擔心著我飛得累不累,在她心里,永遠惦記著那個長不大的孩子,那是她魂縈夢繞的牽掛!她對孩子的愛,像陽光一樣熱烈,像草原一樣靜默無邊,它能無私地包容、無限地給予,有它的寄托,靈魂都是輕盈的。

記得一名軍人給他的母親寫了這樣一首詩:“慈母萬滴血,生我一條命。還送千行淚,陪我一路行。愛恨百般濃,都是一樣情。縱有十分孝,難報一世恩。”作為子女,本該侍奉在母親身旁陪著她慢慢變老,就像是她從不願意缺席我們的成長。奈何身著戎裝,責任在肩,使命在前,自古忠孝難兩全,游子雖思桑梓情,願祈蒼天賜母安。

時光不曾擱淺,歲月不停流逝,當我們的青春搭上時光這列快車,遇到的,剛好是母親的遲暮,我在茁壯成長,而她卻與我背道而馳,願歲月對這位善良的母親溫柔以待。鴉有反哺情,羊有跪乳恩,雖然不能常侍左右,也願如孝經所說:立身行道,揚名于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